【连载】风萧萧毅严谨 第四十三章

混混的手愈加放肆,直接覆上了严谨的胸部,“梁小姐,你这么一说,我也不需要忍耐了。”

“不!!”尖叫声逸出咽喉,严谨前所未有的恐慌,“你不可以这么做,是犯罪。”

“犯罪?”梁洛韵讥笑,脸部五官由于报复的快感而狰狞,“你也知道你的风评有多差,之前整个学校都在传你勾引男人,到时候,人家只会认为你是自己跑来小树林和男人媾和的,反正没有目击证人。”

“呜呜呜。”梁晶晶嘴被堵住,发不出声音,听到如此歹毒的计划,也不禁悲鸣。

“不要叫!”梁洛韵把烟灰随意得弹在她身上,“不要着急,下一个就会轮到你。”

严谨的双手被抓住无法反抗,混混的手已经伸入她的外套,不安分得在她柔软的身体上揉捏着,就像是条冰冷的毒蛇紧紧缠箍着直到她的呼吸窒闷,接着带点口臭的湿热舌头舔上她的唇,她的脸颊,舌头粗糙的触感让寒意从脊椎窜出,深至大脑,扩散全身,她感觉自己正被一只蜥蜴侵犯,仿佛被拖入脏污的沼泽深处,耳边的污言秽语在混杂中渐行渐远,她绝望得闭上眼睛。

外套被脱下,上身的毛衣也被撩起,气温的低寒和动作的粗暴让冰冷和痛苦袭卷而来,好难受,难受得快要死掉。当粉色的胸罩呈现时,严谨的意识已经失控,她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叫她,遥隔在重山间的呼唤,是萧毅的声音,冷冷的,高高在上的,但却让她贪恋,就像贪恋冬日早晨被窝的温度。

萧毅也顾不上其他,飞奔过来一拳直接砸在左侧小混混的侧脸上,同时抬腿踹在右侧小混混的小腹上,瞬间解除了严谨的束缚。探手抓向左前方刚掏出刀子的小混混的手腕,用力一捏,刀子落地骨骼错位的声音随之传来。随即蹲下身子长腿扫向右前方的小混混,待他失去重心跌落之时,起身以手肘部位直接砸下,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就发生在风驰电掣之间。

冰山一块块的碎裂,掉入了冰河中,大地慢慢的裂开,黑暗的缝隙足以吞噬一切,世界慢慢崩塌碎裂。严谨如秋天凋零的树叶摇摇欲坠,脑袋浑浑噩噩的再也听不清周遭的一切。晃了晃,一头载了下去。没有疼痛,却被丝丝温暖包裹住,艰难的睁开双眼,萧毅俊逸的面庞映入眼帘,在做梦吗?有人说,崩溃边缘脑中浮现之人便是早已进入了心坎内的人…

“严谨,睁眼!”轻轻拍了拍她红的发烫的脸颊,心中那丝焦急并未在看到她后而减少分毫。看着怀中之人眼神涣散,身子软弱无力,萧毅猛然抬头,原本漂亮的双眸中此刻充满寒意。

好似周围的空气直接下降了几十度,导致梁洛韵身上的汗毛也一根根竖了起来,就如同在森林中被一头嗜血的野兽锁定住,无法动弹,毛骨悚然。看着萧毅降至冰点的目光,稍稍瑟缩了下,忽而又挺起胸膛硬撑出先前的气势:“没想到堂堂学生会会长还会为了个援交女英雄救美?”

“你这种人真可悲,从小生活的环境导致你那自以为是的愚蠢性格,像你这种女人无论做什么改变都比不上她的万分之一,就连看你一眼都怕脏了我的眼睛。”刻薄的话语从薄唇中不断吐出,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女子而有缓和的迹象。

梁洛韵原本强装出来的气势瞬间瓦解,粉拳紧握,小身子被气的颤颤发抖:“你…你说什么?你居然敢?”被自己喜欢之人说的如此不堪,问谁能受得住?

“如果你想再听一遍,我不介意再说一次。”冷冷吐出这句,听到后方的脚步声瞬间安了心,打横抱起了严谨:“梁洛韵,我就连同情都懒得施舍给你。”说罢头也不回的走了。

顾颜带着保安前来,几个保安一人抓住一人包括梁洛韵在内,向顾颜点点头后直接押走了。学校内的丑事自然不能直接报警,有损声誉,但问题已经涉及到了学生会,相信即便身为董事的子女也不会有好果子吃。

顾颜拉起梁晶晶,解开了她手上的束缚,一并取出了口中的小球,眼中的寒意并不比萧毅方才少上多少,难得一个吊儿郎当之人也会有这般认真严肃的时候,导致梁晶晶张了张口最后却是什么都没说,被他打横抱起离开了现场。

待人都走干净了,小树林再次恢复了寂静,一旁的树丛内钻出两个人,妖艳的妆容被周遭的树枝剐蹭的狼狈不堪,头上零零散散的还挂着些碎雪:“真是浪费时间,原本以为有好戏看了却没想到…”英雄救美这话她说不出口,萧毅在她心中是高大的男神,而那严谨只不过是个跳梁小丑,她不想把他们放在一起,就连嘴上都不行,愤恨的收起自拍杆取下手机。

一旁的黄衣女子比上她也好不到哪儿去,用手拍去了肩头的碎雪,一脸不耐烦道:“你说有好戏我才来的,现在浪费我大把时间不说,还弄脏了我的衣服。”说罢还不忘翻了个白眼。

严谨不记得自己在床上躺了多久,那天后来的事情的她从梁晶晶的口中听说了,只要一闭上眼睛,当时恐怖的画面就会填占脑海,无限膨胀,她头痛得快要裂掉。

翻转侧身,将被子拉过头顶,将自己整个蒙住,一片漆黑,好像可以将现实隔绝,当双眸逐渐适应黑暗,屋内的光线穿透了被褥,呈现出边界模糊的层次,那只侵犯他的手再次袭来,在惊慌无神的瞳孔里变得诡异扭曲,“啊!!”严谨惊恐得坐起身,大口大口得喘着气,清冷的空气呛入肺腔,这才发现全身一片湿冷。

“严谨,没事吧?”刚踏入寝室的梁晶晶连过来询问。

严谨低着头,咬着下唇,摇摇头。

“没事了。”梁晶晶的眼里有着心疼,“已经没事了,他们都被抓起来了,梁洛韵也被转学了,以后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

一阵沉寂,严谨低声缓缓说道,“对不起。”

梁晶晶叹了口气,“不关你的事,你才是受害者。”

“是我连累了你,对不起。”严谨将头埋在枕头间,声音闷闷得,带着哽咽。

“严谨,不要再说了,也不要再想了,我们去买火车票吧,回家过年,等再回来,一切重新开始。”梁晶晶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声安慰着。

可以重新开始吗?


【目录】风萧萧毅严谨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