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南路的优益C

“您好,请出示您的驾照,并下车配合检查。”

张帅站在停靠在路边的马自达驾驶室一侧,向车内的司机行礼。

司机打开门,顺从地出门并掏出驾照,张帅靠着车顶登记驾照信息,一旁的罗波向司机递上酒精测试仪。

“张哥,正常。”罗波将测试仪拿到张帅面前,测试仪下方五个二极管发出绿色的光。

“谢谢配合,”张帅将驾照递给司机,“请小心驾驶。”

马自达重新驶入车道,张帅和罗波继续站在他们停在十字路口的摩托车旁,盯着往来车流。

“张哥,我们为什么要在人民南路上查酒驾?”罗波问,“还是在与新光华街和红照壁街的交汇处?”

“所以说你要学习的还有很多,”张帅指了指身后的美美购物商场,这个奢侈品购物中心在灯光照耀下分外神气,“酒驾的司机都认为,我们交警会顾忌交通畅通,而不会在人民南路这样的主干道上设点检查,然而他们忘了人民南路是双向四车道,我们在路口设点, 让需要检查的汽车停在路边,并不会对交通有任何实质性的影响。”

“所以,那些只是司机们的一厢情愿?”

“那当然,小罗,我们只有与他们的想法反向而行,才不会被他们玩弄于鼓掌中。 说起来,你作为刚到景城的外地人,知道人民路是全景城最拥堵的道路吗?”

“啊?”罗波一脸惊讶,“不是说人民路是贯通景城南北段的脊椎吗?”

“脊椎?这个比喻,和人民路拥堵有什么关系吗?”张帅从摩托车挂包里拿出一瓶优益C,拧开瓶盖喝了一口,“你的逻辑还真奇怪,要我说,人民路就是景城的直肠。”

“直肠?”

“是啊,正因为人民路贯通了城市的南北,所以只要在它上面行驶,再在路口转弯,就能到达很多地方,而且南面是景城最繁华的地方,沿着人民路南下还能到政府最重视的有大量企业入驻的天府新区,所以这条路上随时都有很多车,再加上路上基本上是一个大十字路口安装一个红绿灯,因此这条路上拥堵也说得过去了。”

“可是……这和张哥您的比喻也没几毛钱的关系啊?”

“怎么没有?你想,如果你几天都没有……嗯……顺畅入厕,直肠里一直堆着排泄物无法排出,是不是就和这条拥堵的大道一样?”

“额……张哥,我只觉得你的比喻很恶心。”

“而我们,”张帅不理会罗波,自顾自说着,“就是人民直肠上的优益C。”

“张哥,能别再提直肠了吗?”

“你想,有时拥堵并不是因为红灯,而是一些不守规矩的车,让后面的车没办法正常行驶,就这样一直堵下去。而我们的职责,就是在这些车影响到交通前,将它们剃出来,让道路保持顺畅,您说,这是不是和优益C让肠道通畅的道理一样?”

“张哥,别说了,一会儿下班了我请你吃肥肠粉吃到饱。”

“你请?好吧,我……看你大致明白了,我那就不废话了,记得啊,下班的肥肠粉谁给钱,对了我还要加两个冒节子!”

“冒节子都还要……”罗波话还没说完,张帅突然打断他,指着从天府广场方向驶来的一辆卡罗拉说到,“小罗,让这辆车靠边停车。”

“好叻,”罗波向卡罗拉打手势,只见卡罗拉速度放缓,开始变道,罗波用手引导着。但下一瞬间,卡罗拉突然提速,向前方猛冲。

“有问题!”罗波大喝一声,左手一把拉住车门把手,右手使劲拍着车窗“快停下!”

然而卡罗拉并没有任何降速迹象,反而速度越来越快,罗波左手从把手上松脱,被前行的惯性带动摔倒在地。

“罗波,怎么样?!”

“张哥,我没事,快追!”

张帅早已跨上摩托,在确认过罗波安全后,手上东西一扔,握住手柄,油门一轰,与卡罗拉开启了一场追逐战。

夜晚九点的人民南路虽不比早晚高峰期,但路上的车流量依然很大,张帅跟在卡罗拉在车流里穿行,心想真像在拍追逐戏啊。

“有时遇上不讲理的车,突然加速跑掉,就让它们跑好了。”比张帅资历还老的交通警察曾这么交代过执勤攻略,“毕竟安全第一。”

也不知道是因为带着第一次上路的罗波,还是因为自己打的优益C比喻,张帅认定了今天一定要拦下这辆卡罗拉。

好不容易将卡罗拉逼到最右侧的车道,卡罗拉速度丝毫未减,可张帅的摩托已到了极限。

只能这样了,张帅在心里暗暗下了决定,心一横,将摩托使劲往前面一推,同时两脚朝前一蹬,整个人随着反作用力朝左后方飞去。

张帅摔倒在地上,连打了几个滚,眼看着旁边车道上的汽车越来越近,“停下来!”张帅高举双手,车上的司机使劲踩着刹车,汽车停在了张帅的鼻尖前。

张帅来不及擦掉额头上的冷汗,一爬起来往路边看去:卡罗拉已经停在路边,而刚才飞出去的摩托车刚好卡在卡罗拉前轮胎下面。

张帅走到已经熄火的卡罗拉驾驶席一侧,车门大开,车里空无一人,只有车载广播里女主播甜美的声音飘出来。

张帅探身到车内,细细检查车内陈设。随后掏出电话。

“派一辆拖车来人民南路三段华西医科大学门前!”

“小罗,你没事吧?”

“就是一点儿擦伤,涂点药就好了,张哥,没事。”

第二天一早,在景城锦江区交警队办公室,交警们七嘴八舌议论着张帅昨夜的玩命追击。

“你也太牛了!居然想出那么绝的法子。”

“飞摩托车,你还真拼啊!”

“不过还好你和罗波都没出事,哎,交警越来越不好干喽,国家是不是该考虑多给我们买两份保险啊!”

“要我说,还不如给我们升级装备,就算有钱赔,但你想出事啊?防范于未然最好!”

张帅没有继续参与讨论中,他看见从从办公室里送出一对年轻男女。

“真的谢谢了,谢谢你们帮我们找到了车。”年轻女子向着队长鞠了一躬。

找车?张帅提起了兴趣,最近没有找车的案件啊。

“没什么,”队长笑呵呵地引着男女向停车场走去,“都是应该做的,昨天车一停,里面的人一下就跑掉了,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哎,这位就是昨天用摩托车奋勇逼停失窃车辆的张警官。”

张帅站起来,男女走到他面前,诚恳向他表达着谢意。

队长和男女走向停车场,张帅叫上罗波跟在后面。

“车找回来了就好,你们以后也要小心点,短暂离开也要锁车。”队长向着走向卡罗拉的男女叮嘱着,“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开着车到修车店去检查一下车辆。”

“好的。”女人笑颜如花。她走到驾驶座前,掏出车钥匙,打开车门,坐进驾驶座将钥匙插进孔内,男人在一旁站着等候她将车开出。

“等一下!”张帅突然走到驾驶席旁,他用左手撑在车窗上,向车内的女人微微一笑:“我刚刚听到,您说您的车是在昨晚你停在路边到便利店买饮料的时候,被人突然开走的,是吧。”

“是啊。”女人疑惑地盯着张帅。

“您还说您那时刚出便利店门,看到一个男人突然打开门冲进车里,关上门开着车就走了,对吧。”

“对啊。警官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嗯,有趣,”张帅点点头,“既然他能直接开走,就像您说得一样,是因为您想到时间很短,拉上手刹再走进便利店。好,我先不追究您在您说的路段你是否是违章占道停车,我只想问,这个贼能直接开走,说明车里还插着钥匙,而我昨天检查的时候,车上的钥匙已经被拔走。那么您今天看也不看,就从包里掏出的钥匙是从哪儿来的呢?”

女人瞬间脸色煞白,“你……你想表达什么?我不懂。”

“不懂是吧,好。”张帅看着站在车旁的男人,他一脸没睡醒的模样,右手不停揉着后脑,“罗波,摄像机拿过来了的吧。”

“在我手上呢,张哥!”

“看到了吧,”张帅低下头,望着女人,“我们交警在执勤的时候可是有摄像的哦。昨天我只是因为,啊,站着的男人是你丈夫吧,你丈夫在变道时没打转向灯想查一下,没想到他反应那么大,昨晚的车里酒味很浓啊,拍下的视频里你丈夫的脸可是清清楚楚哦。如果及时坦白呢,或许后果还不会那么严重,好好想想吧,和交警对抗是没有好下场的。”

女人全身发抖,随后交代了昨天他丈夫因为酒驾怕被查而飙车的事,在被张帅的摩托车逼停后,他趁着张帅还没起身时拔掉钥匙就跑,在路上他打电话给女人让她赶紧向交警队报警说自己家汽车被偷。

“至少你们还记得拔掉钥匙,这是个好习惯,要保持啊!”张帅向着跟随队长回办公室的男人背影喊着。

“张哥,我们真录有视频吗?”罗波在旁边问到。

“笨蛋啊,昨晚你摔倒在地,我当时为了追车,将手上东西全扔了,怎么可能拍摄?是那个男人自己记不到了,嚯,昨晚车内那股酒味啊,真浓。”

“张哥,真有你的。”

“罗波啊,可别小看交警这个职业,能学的可多了!诶,我渴了,给我拿一瓶优益C过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