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山外传之冷凝玉(89)

尸王湮灭

冷凝玉只见阵法中央沙尘滚滚,却看不清隆禧的身影,不知过了多久,天色突然开始变晴,黑云渐渐升高退去,天地也清朗了起来,双方也莫名的停下了攻击,都看向刘安隆禧,只见二人默默地站着,良久,隆禧突然转过身来,慢慢地向冷凝玉走过来,刘安却依旧站在原地不动,场面十分诡异,就连白攸都不知此时该如何是好。疆场渐渐平静了下来,冷凝玉终于看清了满身伤痕的隆禧,她的眼泪顿时就流了下来,隆禧快速走了几步,走到冷凝玉面前时,已经恢复了平时的模样,他抬起手,擦了擦冷凝玉的眼泪,说道:“凝玉,别哭。”

冷凝玉已经挣脱了隆禧的法术,还没说话,隆禧又说:“凝玉,七煞,已经控制不住了,你用桃木剑沾上自己的血,插进我的心脏吧。”他这句话说得十分平静,好像在说今天天气不错之类的话。冷凝玉摇摇头,说道:“不,隆禧,我用雨润万物!”

隆禧握住冷凝玉的手,说道:“凝玉,不必了,我已然是强弩之末了。”冷凝玉说道:“不!还有道长!他能压制七煞!”说罢回头对城墙上的白攸说道:“白攸!快!把道长叫出来!”可是白攸一族的人都望着楼下,没人动弹。隆禧的背后渐渐地冒出一股白烟,好像快融化了,他脸上的表情因为痛苦而扭曲了起来,冷凝玉抓着隆禧,哭喊道:“谁!求求你们!谁来救救他,白攸!我求你!通知道长一声!我求你!”

可是,这么多人,却没人回答她,白攸恨恨地看着楼下,下命令道:“照顾好道长,前方危险,把道长送到神坛。”“是!二殿下!”冷凝玉不可置信的看着白攸,白攸也看着她,冷凝玉痛苦的摇了摇头,说道:“血!我喂你血!”说着,割破了自己的手掌,隆禧握着她出血的手,笑了,说道:“凝玉,你不必这样了,我已经快湮灭了,给我个痛快吧!”说着握着冷凝玉的剑,向她的手掌抹去,还没等冷凝玉反应过来,便反手插入自己的胸口。“不要!”冷凝玉甚至没来得及阻止,便见隆禧缓缓倒了下去,她握着剑的手,也松了下来。

“隆禧!”

“凝玉,我现在感觉好多了。”隆禧缓缓说道:“我与他斗了个两败俱伤,也算……也算帮了你一点忙,可是……可是我不能……再保护你了。”冷凝玉看着隆禧身下的血水,已然泪流满面,她拼命的将手上的血送入隆禧嘴中,可是隆禧却再也喝不下去。刘安似乎真的收到了重创,居然一动不动,尚佳和墨儿也没有缓过来,整个战场,死一般的寂静,就连风也静止了。

“真安静啊,”隆禧说道:“真好,还能让我们安静的说会儿话。”“隆禧,你别说话!我会救你的,就算我死,也会救你的!”冷凝玉嘴上如此说,可心中已知归天无力。隆禧看出了冷凝玉的苍白和无力,笑道:“你是修道之人,应该能感觉到我命不久矣。”冷凝玉哭道:“对不起,是我,是我杀了你!”隆禧摇头说道:“不,是你让我解脱了。凝玉,有句话,我一定要告诉你,如果,我还能有来世,我一定不再辜负你。”冷凝玉说道:“你骗我,那天,你说这一世你愿意和我在一起!愿意和天争一争!你骗我!”隆禧说道:“对不起,凝玉,我没争过老天。”冷凝玉用力的抹了抹眼泪,说道:“如果你食言了,我会恨你的!”隆禧抬手抹了抹冷凝玉的眼泪,说道:“你若痛快,恨便恨吧。”

冷凝玉听罢,已然泣不成声,说道:“是我害了你!我命格不好,却要和你在一起,如果我没有认识你,你也不至于此!”隆禧摇摇头,说道:“凝玉,我死而复生,最好的一件事,就是遇见了你,只是,我不能再陪着你了。”说罢,隆禧全身开始冒白烟,如同要蒸发一般,冷凝玉感到隆禧的尸气飞快的散去,心已经渐渐成灰,只能无力的喊着:“不要离开我,隆禧,我求你了!救命啊!求求你们,救救他!”说着,她朝向白攸的方向,跪了下去,喊道:“白攸!我求你,救救他,算我求你!”说罢,对着白攸磕了三个响头,抬起头来,面门已然磕破,白攸紧紧的握着拳头,看着身后族人仇视的眼光,终究是没有回应她。冷凝玉绝望的瘫坐在地上,隆禧伸出手,握着冷凝玉,却再也说不出话,冷凝玉回望着隆禧,将嘴唇咬出了血。仅此一瞬,隆禧完全湮灭,白烟散去,七煞离体,冷凝玉面前只剩下一具穿着衣服的白骨,手骨还圈着冷凝玉的手腕,一阵风吹来,骨节松脱,落在了地上。

“隆……禧……”冷凝玉抬手抚摸着白骨的头颅,突然抬起头来,扫了一圈众人,她先看了看虎视眈眈的七煞,又看了看不知死活的刘安,扫了扫满场的幽灵,伸出手来,做了个结界,将隆禧的尸骨护在里面。随即缓缓的站了起来。“玉儿!回来!”白攸心知冷凝玉要给隆禧报仇,便想拉她回来,谁知法术还没靠近她,便消散了,冷凝玉回头看着白攸,说道:“你别着急,还没轮到你。”白攸看着冷凝玉的眼睛,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他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冷凝玉。“呵呵,”冷凝玉笑了笑,说道:“黄泉路远,你们都给他陪葬吧!”话音刚落,只见沙场一个震动,冷凝玉周边的幽灵便全部消散了,强大的气场让七煞都退了几步。冷凝玉将目光锁定在七煞身上,说道:“你们不是最爱寄生?今天,我就让你们尝尝寄生的下场!”说着脚下一个血红的八卦,便将七煞圈了起来,七煞在阵法中惨叫着,邪气压不过冷凝玉,此次再也无计可施,眼见七煞的腰都没入了血八卦中,冷凝玉的眼神越发怨毒,七煞甚至来不及反抗,便没入血海,冷凝玉残忍的笑了起来,说道:“畜牲们,成为我力量的一部分吧!”“丫头!不要!吸了七煞,你会入魔的!入了魔道便再也不能超生了!”

冷凝玉侧头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身后的归一道人,说道:“入魔便入魔!没了隆禧,谁还在乎永世不得超生!”话音未落,七煞已完全融入阵法中,冷凝玉吸附完七煞,整个人都变得阴邪诡谲。她眯着眼睛看着尚佳氏,说道:“尚佳?你不是很钟情于他,从前世追到今生,真当得起情深意长四个字,那一定愿意陪他咯?”说着轻轻抬起手,冷凝玉刚要施法,尚佳却突然消失,抬头望去刘安一众人已然不在,冷凝玉同时施法,将余下三个阵法破除,场上的亡灵顿时便消散了。

战场寂静得如同坟墓,千年不下雪的涂山突然飘起了漫天大雪,冷凝玉跪在隆禧的尸骸旁边,突然就觉得心中空空的,泪水便流了下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