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与爱 之四、五、六

清平乐 时间与爱 之四、五、六

青春走散,礼貌无亏欠。贴耳一言犹抱歉,从此今生不见。
城南客站黄昏,行人车轨平分。飞落蔷薇几瓣,斜阳尚有余温。

也曾失态,也似曾相爱。也说江滩飞鸟外,也有夕阳无奈。
小窗还检来书,时间未尽删除。纸尾都无名字,一行号码生疏。

较量诗稿,都是伤心料。陌上荷花开未了,犹记回身拥抱。
垂杨水影单衫,流萤两两三三。也赌双星双蝶,夜凉人语江南。

------------------------------
“垂杨水影单衫”,原写作“当时褴褛衣衫”。初未注意“褴褛”太刻意,谢谢响石兄一脸问号。从小的习惯,手肘不露不换衬衫,脚趾头不露不换鞋。年轻时的样子,在脑中已经固化,完全没意识到这里表达的突兀断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