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岁少年强奸未遂杀害10岁少女:“一放了之”,是仁慈还是纵恶?

地狱空荡荡,魔鬼在人间。

人间不仅有大恶魔,还有冷血残酷的小恶魔。

2019年10月20日,大连10岁女孩王萱被杀身亡。

小女孩的胸前被砍了4刀,身上有多处被殴打过的淤青。

而杀人者的身份是什么?

蔡某,一个未满14岁的初中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14岁,满手血腥,残害人命,是不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头皮发麻?

更令人悲怆的是,大连警方通报说,因为凶手不满14周岁,依法不予追究刑事责任。

虽然蔡某身高175,体重140-150斤;

虽然他残忍杀害一名天真可爱的10岁女童后,并且中间兼有虐待儿童、强奸未遂情节;

虽然他犯罪前后心思缜密,有着超高的心理素质。

而最终,依法 不追究 刑事责任。

何时开始,未成年人保护法竟成为了未成年犯罪的保护伞?

总有人说,孩子还小,什么都不懂,人格没有成型,所以犯了错要网开一面,再给一次机会。

我当然不否认。

但,所有的未成年人都该一概而论吗?

2004年,黑龙江通河县风山镇青山村,13岁的赵力宝奸杀了同村14岁女孩。

05年2月1日,受害者母亲将赵立宝告上法庭,通河县法院判定由于赵力宝依照相关法律,法院判决其监护人对受害人进行经济赔偿后当庭释放。

同年9月,赵力宝怀恨在心,夜闯女孩家,用刀将女孩的母亲残忍杀死。

两条人命接连被害,所谓的“网开一面”,并没有换来真诚的忏悔,而是更加得寸进尺的恶行。

无独有偶,福建莆田涵江14岁少年凌某,因犯强奸罪被判处缓刑,不到半年,竟然又强奸了一个未成年少女致使怀孕,仅判刑4年8个月。

这就是再给一次机会的结果。

更多的人遭受其害,而他们受到的惩罚,与犯下的罪行相比,几乎微不足道。

我们不禁反思:这样的“一放了之”,到底是残忍还是仁慈?

成年人多少还会权衡利弊,而小孩的坏才是发自内心、毫无保留、不加掩饰、纯粹的坏。

我们总是认为孩子还小,孩子的世界简单纯净,但我们很少意识到的问题是:

也正因为他们是孩子,因为这些未成年孩童的人格没有成型,因此他们的犯罪行为可以轻松突破常人的道德底线,恶行之残暴之冷血,可以超出成年人的想象。

2015年10月18日,13岁的刘某(初三)与两位玩伴赵某(12岁,初二)、孙某(11岁,小学六年级)在湖南邵东县廉桥镇新廉小学残忍地杀害了乡村教师李某,之后掩盖现场,照常上课上网。

原因是三人发现李某独自一人,想杀人抢钱。

在实施犯罪行为前,刘某说:“我们还不到14岁,就算打死人,也不用坐牢”。

三人被公安机关抓捕后送往了当地工读学校进行教育、改造。

你看,恶性犯罪的未成年人有多可怕?

他是法盲吗?他或许比你更会拿捏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七寸。

没有道德的枷锁,也无须受到法律法规的制裁。     

这些未成年犯起罪来,更令人触目惊心。

2018年9月,陕西神木15岁的少女被人带至宾馆强迫卖淫。

因为嫖客不满意,少女被脱光衣服,轮流被施暴者用皮带、拳脚、砖头等进行长达数个小时的殴打。

而在受害人死亡后,又将她残忍地肢解掩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女孩父母被带到殡仪馆认领尸体时,泣不成声。

眼前的尸体被分成几块,遗体趴着,没穿衣服,两条腿被肢解,身体发黑,脸已无法辨认。

最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强迫卖淫、肢解、埋尸......这样变态的作案手法,是6名未成年人所为!

年龄最小的,14岁,最大的,只有17岁。

还有2018年12月31日,湖南衡南县三塘镇发生的一起弑父弑母案。

13岁少年罗某,用锤子先后将其母亲谭某某、父亲罗某某锤伤,之后逃逸现场。

经抢救,伤者谭某某、罗某某因伤势过重死亡。

一桩桩一件件,仿佛惊悚电影中才会有的情节,在生活中切切实实地发生着! 

我们的一刀切保护了未成年犯罪者,那么那些被杀害的亡魂谁来保护?

我们豁免了未成年人犯罪,那被害人受到的伤害,就这样被抵消了吗?

现代社会不讲连坐,未成年杀人无罪,他们的父母亲友无罪,那也就是说,那些无辜死去的生命白死了?

什么时候“14岁以下”这几个字,正在成为恶魔的杀人执照?

 

图片发自简书App


年龄,不应成为逃脱惩罚的理由。

法律对坏人的仁慈,就是对受害者家庭的二次施暴。

这些手无寸铁的孩子,是我们家庭的希望,是我们国家的未来。

我知道未成年人犯罪视同成年人量刑是不现实的,在这里呼吁也于事无补。

那么,能不能规定未成年人的恶性犯罪可以从轻处罚,但不免除刑事责任呢?

痛心疾首的同时,更希望此类事件的发生推动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完善。

罪恶需要被审判,罪犯需要被惩罚。

不要让我们保护未成年人的法律,变成人渣的保护伞!


约稿微信号:drenchedZO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