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究竟想要去够一个什么层次的男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的前半生》,睡不着的夜晚,偶然间看到这样一部剧。在那个深夜,愈发睡不着,于是开始写文。我没有结过婚,只是一个21岁的黄毛丫头,我甚至都没有男朋友,但还是想要聊一聊我在这部剧里所看到的男人,女人还有婚姻。


贺涵---睿智的极品男人

似乎极品可能会被大家误解是带有贬义感情色彩的标签。贺涵,极其智慧的品质男人,在这类男人的身上,似乎没有一丝烟火气。无论你是普通还是优秀,都请你最好不要爱上这种男人。他时刻保有他清醒的理智,且永远都不会仅属于你。男人本身就是属于天地之间的生物,他们自愿或者被迫接受婚姻的捆绑,由女人将其拉回人间,再编织一个摇篮,于是生发出一个家,牵绊住一个男人。烟火气是一个与智慧成反比存在的婚姻必备物件。烟火气十足的男人绝对难以成大器,而着实,烟火气还是需要那么一丢丢的。

如果你问一个女人,你的终极归宿是什么?绝大多数会回答家庭。而我记得贺涵的回答,他说人生的归宿是健康与才干。对,无关女人与家庭。婚姻,在一些有思想,有主见的人身上,似乎仅是供选择的一种生活方式,绝非生活必需品。他希望这种生活方式能够使他不断新鲜自己,听起来有点功利。不由得想起贺涵的:人与人之间,归根结底是一种交易。假若你在某个深夜细细体味,你会发现,贺涵的话,是戳心窝的真理。

我们始终是有所图的,或许是金钱,或许是地位,也或许更高级一点,我们图感情。

现代社会不乏独立的优秀职场女性,如果我是唐晶,我也会爱上无所不能的贺函。无论说话还是做事情,他永远能够做到有的放矢。因为我不是唐晶,所以,注定够不到贺涵。准确的说,因为我不是唐晶,所以在最初,我便缺少够河汉的动机。

可能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唐晶是一个几近病态的独立女性,但正是那种少有的独立的灵魂,深深地吸引着贺涵。唐晶信奉婚姻虚无,爱情飘渺,远不如自己的独立与优秀来的强大。有时候还真的是惊叹上帝的鬼斧神工,他创造了这么多个性特鲜明的人儿在这世界游荡,彼此找寻。想必,一定会在某一天,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邂逅那个频率与你刚刚好的人。


陈俊生---真实的优秀男人

我最欣赏的男人是贺涵,但我最想嫁的男人,是陈俊生。对,剧中那个抛妻弃子,有外遇的男人。他是我心中,那个烟火气刚刚好的男人。而我也愿意为了他,做一个介于子君与凌玲之间的女人。

起初的我着实瞠目结舌,那个女人,外在着实逊色于家中养尊处优的子君,可他也确实无可救药地就爱上了那个女人。陈俊生,算得上一个不落俗套的男人,因为最起码,他并不是肤浅的的为美色所动。婚姻中,男人永远比女人更加瞻前顾后,他最终决绝的摊牌要与子君离婚,绝情的背后藏着被逼出来的活出自我的果敢。我知道果敢的有点自私,不过也有点心酸。凌玲每次,都让我有一种道德绑架的感觉,伪善地将陈俊生逼向绝路。当陈俊生告诉子君,他爱上了别人,还为那份爱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无可救药。那个傻姑娘,她说:你之前也是这么跟我说的。女人,应该永远保守心底深处的那份纯真,但绝非傻。傻到忘记了这个社会真实赤裸而可怕的人性。我记得陈俊生说过,当年的那个小伙,他想要将一切人世间的不美好为子君阻挡在门外。而多年后,那份与宇宙相逆的爱背后隐藏着深重的嗟叹与危机。然后,在某一天,轰然爆发。

誓言,只是偶尔才会兑现的谎言。作为女人,可以喜欢听誓言,但一定,不要傻到理所当然的去相信。

陈俊生的生命里,有两个女人,但都不适合他。适合他的是一个介于凌玲与子君之间的一种女人。因为陈俊生算得上好人,所以我希望他可以和天真的子君在一起;又因为他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优秀的男人注定孤独,他的背后应该站着一个像凌玲一样懂得为他抚平英雄创伤的女人。理想,终将高于生活。


老卓---真性情的真男人

有一种男人,即使不说话,也不自觉间散发出一种成熟男人独有的风韵。那个小女生,似乎喜欢上了这个大叔,如果我可以不世俗到忽略年纪,我觉得他们两个人还真的特别合适。对真性情人最大的馈赠与满足就是找一个同样真性情的人,率性的过一辈子。倘若真性情的人找错了人,那是于整个人生最大的悲哀与劫难。


白光---烟火气最重的男人

现实生活中,有很多像白光这样的男人,可更为可悲的是还有很多像子群一样的女人。于是,本来是毁了一个人,后来,殃及两个家庭,连带襁褓中的小生命。天真的以为有爱就可以,却忘记看清楚那个男人丑恶的嘴脸。当白光大吼子群的妈妈,那样一个男人,究竟有什么值得稀罕。

这样的男人 ,根本不需要去够。相反,需要你一退再退,直至无路可退。我见到过好多像子群一样的女人,如子群般,他们自以为还很幸福。女人,还真的是自欺欺人的乐观生物。


我在上述每个女人的身上都或多或少找到自己的影子,也从上述每个男人身上去认真思考未来的我想要与一个怎样的他并肩前行。我的前半生,究竟想要去够一个什么层次的男人?或许,是我先成为一个什么层次的女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