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抵触爹妈要二孩的熊孩子,现在在想些什么

by:老树画画

放假了,因为一场考试我留在了学校,其他的人回家的啦,兼职的啦,去其他学校找自家兄弟姐妹的啦都有。无奈我一个离家最近的人在宿舍和一堆考试资料作伴。

睡我下铺的妹子,来学校这么久,除了一次我们强拉她一起出去玩儿,就基本没有离开过学校。这一次破天荒地的说要出去玩儿,我们倍感惊讶。这货从来都是最宅的人也会出去玩儿?她笑笑说是去其他的学校找自己的两个亲妹妹,她那两个妹妹也是今年来到她所在的城市读大学,我慨叹,亲情的力量真是巨大啊,一个从来不出门的人出门了。

于是我们便聚在一起唠嗑,像极了几个中年妇人说道着家长里短。她家住在比较偏远的地儿,家里有五个小孩。我刚刚听到的时候震惊到了,似乎一夜之间到了解放前的感觉。俩儿子仨闺女,如今五个小孩子都在一个城市。

她去找她妹妹的那天起得格外的早,六点不到。这座城市春天的六点格外的舒爽,她换上清爽干净的衣服早早地就走了。

我们宿舍除了我一个独生女之外其余的都有兄长、弟妹。她们除了日长和家里的爹妈打打电话有时候还会和自己的兄弟姐妹通个视频。

于是,有时候我一个人呆在宿舍的时候就会想--

假如,假如我有一个弟妹,或许我应该是一个很nice的姐姐。关心她们的学习,关注她们的心情。春天来了,天气变化很快,昼夜温差大,发个信息告诉她们及时增减衣物,即使他们都知道,那我也要废话一番。给他们舒缓学业上的压力顺便告诉她们,姐姐我当年在哪些地方掉过坑,尽管我把书读得这么烂。

陪他们闹,找个好玩儿的地方闲暇的时候一起去玩儿,看一场很有趣的电影,分享一本好书陪着他们一起成长大概也会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如果他们是正处在青春期躁动不安的小伙子、小姑娘,那正好。摊上一个我这样一个神经质的姐姐,我会在每一个有微风吹过的明朗舒适的夜晚和他们去楼下走走或者去快要长草的天台看星星。黑夜里谁也看不到谁,适合聊聊我当年中学时干过的怂事儿,捣鼓过的恶作剧、讨厌过的老师、深恶痛疾的功课、奇葩的同学、和爸妈上演过的猫抓耗子般的日常,当然还有丝毫不避讳的和他们聊聊我曾经暗恋过的男孩儿。如果他们也正在经历着这般的感受,我必定不会去阻挠,会有一些感到开心的吧,和他们开玩笑调侃道:“我们家的小朋友长大啦,有心事。”

by:老树画画

再或者,我有一个兄长或是姐姐,那就扮扮成熟、顺带装装乖,卖卖萌。没事多去骚扰一下,有事也打扰一下他们的生活,深更半夜出来谈谈心刷一刷存在感。

突然发现这样也不错,哪像现在放假潦倒得不成样子,都没有兄弟姐妹可找。然而原来就没有发现过是个好事儿,小时候能自娱自乐自嗨根本不会想家里还有一个孩子会是什么样。以前可排斥这事了,那会儿就像是家里的小霸王,最烦别人开我玩笑说要爸妈再要一个孩子。当时这么开玩笑的人多着呢,家里但凡来客人就会有一些大人拍拍我的脑瓜子说:“让你爸妈再添一个小弟弟小妹妹给你可好?你看你一个人多无聊。”每听到这样的问题我都是心里五味杂陈,心里本能的排斥这些提没有水准问题的大人,一口拒绝“不”。后来问的人多了居然把我给惹恼了,以为爸妈不想要我了。我就是那个扬言爸妈要是要第二个小孩子我就离家出走和他们不相往来的熊孩子。

那时想事情极为简单,生怕第二个孩子会夺走我一些什么,不公平。

不过,现在长大了,这事不是对我不公平,而是对我爹妈不公平,越发觉得我爹妈是孤独的。

他们所有的念想都放在我一个人的身上,我好了,他们都好,我不好,他们跟着不好,除了我没有什么可以寄托的。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一个孩子反而更加的费心。

逢年过节别人家里灯火通明热热闹闹,我家里和平常一样,不过是形式上多了几道菜,一瓶饮料,还都是我喜欢的,其实三个人也吃不了什么,仪式感还是要有的。一家三口干杯日常,一年比一年平淡。

刚开始读大学的时候,他们和我扯淡说:“我俩以后也不要求你能养好我们,一个人过好,全家都好。”最近他们开始粗茶淡饭学习养生,锻炼身体。我妈说:“年纪大了,我们可是为你保养身体”。听罢表面上风平浪静心里已经是掀起万丈波澜,一个人躲进厕所,眼睛一红。

他们前半生小心翼翼的生活,后半生依旧小心翼翼的生活。

所以,这个时候我竟希望家里有另外一个孩子,并不是想要他将来和我共同担起一份赡养父母的责任,而是:

当以后,爹妈都老去的时候,不孤单。孩子们比孩子的重量重太多了。即便是我们都离开他们有各自的发展,爹妈在家里也会心安一些。

当有一天他们离开这个世界,还有一个可以让我牵连起所有关于家的记忆的人,有一个可以去牵挂的家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