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现在的未成年正遭遇着“儿童色情”!简直颠覆三观!希望能救救孩子们吧!

96
酒柒酱 Excellent
60.3 2019.01.21 21:41* 字数 1938

如果不是这次偶然的机会,我想我还以为世界仍旧纯洁,十几岁的少年们穿着白衬衫,嘴角上扬地在温暖的阳光下奔跑,每一天都沐浴在天真无邪地快乐里,毕竟我也才刚过了十几岁的年龄,对于太多的美好尚且能记忆犹新。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是,有的幸福快乐也许只是假象,穿透一个人微笑的背后,你所看到的确是肮脏龌龊的一面。或许是世界太大,科技太发达,我们因一部手机越来越近,才让我把一些人看得那么清楚!

现在的社交交友平台App实在太多,你随便在应用商店点进去看,五花八门,琳琅满目。我在其中下载了一个叫“新漂流瓶—假装情侣”的软件,其实目前关于类似的交友软件真的很多!其实我建议软件开发商能够限制年龄,限制那些未满十八周岁的未成年。或许也不会发生接下来我要讲的“儿童色情”的传播!

通过这个社交软件,我在这个阴雨绵绵的下午第一次知道文爱,竟然还是一个只有十四岁的小男孩告诉我的,我好想站在一座高台拿起喇叭高声怒喊:“怎么现在连00后也懂文爱了?”

随着互联网时代电脑和智能手机的普及,文爱对象的获取途径也越来越丰富和多元化,从最原始的QQ、论坛、聊天室等IM工具到陌陌、微信等专业的陌生人社交应用,文爱这种新型的恋爱方式也被越来越多的人知晓熟悉。

图片源于网络

他们直接上阵直白露骨的色情语言,听其中一人说还和只有十二岁的小女孩玩过磕炮,这不是没有道德心带坏未成年吗?一个下午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这个社会怎么都这么污糟糟的!

在漂流瓶里我遇着一个二十八的女生,或者我应该称她为奇葩。我希望她有一天或许能看见这篇文章,能为她当时所说的奇葩言语而感到羞耻!

她说:“今天有一个十六岁的男生跟我在酒吧表白了,我还没答应,不过我挺想尝尝这十几岁的小男生是是什么味道呢。我闺蜜就曾经和她十六岁弟弟做过,听说爽死了,等我找这个小弟弟试试”

虽然不知道虚实真假,可这样的言论真的如雷贯耳,把我雷得分不清东西南北。果断卸载再也不要接触这类软件。

图片源于网络

色情这种事,从不缺宣传渠道,那“儿童色情”呢?

图片发自简书App

伴随着互联网的低龄化,它终于找上了孩子们。

这个以QQ和贴吧等为主要阵地的神秘领域,逐渐发展出了一套属于他们的独特语汇,专用于内部交流。

比如比“文爱”更高级的“磕炮”,其含义是指两个未成年人相互发娇喘语音。

食色性也,每个人都有权追求,但前提是他们已经成年。

孩子们不能在十几岁,甚至几岁时就沉迷于此,

更不应该被5块、10块的“有偿投食”所引诱。

不久前,B站15岁up主科里斯引诱10岁少女文爱的事在网上传的沸沸扬扬。

图片源于网络

事件里提到的「文爱」,是指用文字对话模拟性交过程,满足双方性欲。

文爱,它和“语爱”(电话、其他语音通话设备)、“视爱”(视频通话),组成了当今社会全新的一种性行为――“网交”。文爱参与者一般为一对一的形式在没有任何身体接触的情况下利用电话或网络及时文字会话工具,进行文字上的性挑逗、性刺激,满足对方的性诉求、或者配合自慰等,通过这种臆想中的快感,从而达到精神上的性愉悦,甚至生理上性高潮的过程。

它其实并不是个新事物,十几年前就有小黄文在各大贴吧流传。

现实生活里,文爱一般是异地恋人用来维系感情的一种方式,通过互传色情短信沟通,因为涉及对性的描写,不会也不应该在未成年人间流传。

图片源于网络

可它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出现,变成少男少女口中的游戏。

除了文爱,现在还有一种在未成年人中间很流行的玩法,叫「磕炮」。

图片发自简书App

网络用语一天一个样,「磕炮」的具体出处已不可考,可它却在十几岁的小学、初中生中备受推崇。

磕炮圈里,两个人连麦聊天几小时,最后开着语音一起睡觉,稀松平常。

十几岁的孩子,所处环境封闭,知识面狭小,合群和模仿是最好的交际手段。于是以娇喘为主要内容的「磕炮」,一传十十传百,刺激又特立独行。

他们甚至有自己的专业术语,专用于行内交流。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有关法律方面,那些恶意带坏未成年的人们你们应该熟知法律上相关规定,既然道德上你已经沦陷了,那法律是不会饶恕一个坏人的!

我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三条规定:

如果不是为了挣钱,传播淫秽物品的,同样触犯刑法。

而且,向未成年人传播,依法从重处罚。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不仅是引诱未成年少女,更是赤裸的色情交易。

更甚者,一些不法分子还会用裸照,语音进行敲诈勒索,甚至发生性关系。

对社会经验缺失的未成年少女来说,她们根本无力承担。

图片发自简书App

而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未成年人有了更多的途径接触这些超纲词汇,而他们往往三观还未成型。

她们不能也不应该在十几岁的年纪沉迷于此,更不应该被成年人引诱,不管她们是否自愿。

但错不在她们。真正的责任在于网络监管以及家长性教育,没有适时的教育及引导,她们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

不解决根本问题,封多少个号都没用。

今天,一个「磕炮」群体被曝光,明天可能换个名字,继续存在。

指责,打压从来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式,找到源头,解决它才是关键。

毕竟,孩子的理性是不断成长的,不要喂养他们,而要引导他们。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