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

字数 1124阅读 154

不记得谁说过这句话:“青春,是与岁月的一场初恋,坐在时光的脊背上,看着一张张路过的脸庞,不觉中一切已渐行渐远。”

赶在一场雨之前迎夏,一把伞成了雨季的救赎,梅熟雨中黄,郑州的一切慢慢偏离最初的轨迹。

青春的伞折叠多年后,收敛的伞骨像记忆般服帖,淡色的绸面代入那时的情结,从春天剥离的故事放进会议的筐。走进夏天,走失的记忆因为那个时间的一场雨,重新草拟原定的章节。

每个人都想和时间叙旧,或长或短,或深或浅,而我想着要勾勒出最美的翩翩时光。

看着嘀嗒嘀嗒的雨滴,欢快的垂落仿佛又回到了初识的那年,你站在榕树边撑着花雨伞在岸边看鱼儿欢快的游玩,许多年后这个画面成了我相册里最美的背影,也是我手里最完美的一幅画。

或许你不知道那时的我就在你的斜后方还好雨水并不大,我就这样站在路旁看着你微笑的看着远方,你背影的孤立让我忍不住的又动了动手脚,始终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夏天扑面而来,行走的人们总带着一把伞用来遮阳,当然也可以防雨。如果那时的漂泊是一种生存的需要,也算满足了少年心中抱着的三毛梦。走遍万水千山,春天的光景就那样轻轻过去,只是在那把伞撑起的六月,一次邂逅带来的因果给生命里刻下了痛苦的印记。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午间突如其来的雷雨驱散了路上的游人,她的长裙被风卷起,雨点崩落在荷叶上,手中小小的伞遮不住雨来风急。狂风吹散了手中的伞,湿漉漉的头发挡住视线,她就这样在风雨中慌张失措。那天鬼使神差的伸出了手,下意识地把她拽进身边的亭子,脚下一个踉跄,她却扑进我的怀里。

没人在意这样的场面,收起伞撩开遮挡的长发,刚才的狼狈唤作一声轻笑,彼此像熟悉很久的朋友站在身边看着雨点融入河水间。一起走在白堤上,风吹干你潮湿的裙裳和发丝,同在一个城市的游子,忽然有了相近的相惜,年华正好时从你身边经过,六月亦倾城.....

很多回忆的夜晚,那张湿漉漉的脸和熟悉的笑声破空而来,身影在雨中穿梭,却走不进今年的夏,记忆力的荒草换了地域,水土便断勒根,命运结出不同的果。无法奢望自己在别人的心底天长地久,迎接的夏天不在有温婉的软语,尽管遗憾顿足,总要沿着生活的轨道一直向前。有些人不能爱,有的人却不敢爱,一场相恋沦为凋谢的春红从悬崖上坠落,把夏天的江山留给了他人。

你还好吗?我久违的夏天,经历四季轮回,那场没有开始就结束的感情被理智斩断后,相信彼此的脸上还拥有一份笑容。

长发在苍茫的水色上摇曳他乡夏日的风情,挥去额间的一丝雨滴,拨开蒹葭的迷雾,拥有各自幸福的归宿。

依偎着季节,误入藕花深处亦是生命里的一场欢愉,此时,和风细雨,花颜梦残,一抹旅愁从三月的眉梢流转而出坠落在六月的湖塘。

想那次你到别的悲戚,油纸伞在你的掌心滑落的瞬间却盈泪含笑。

有生之年守一片沧海,看莲花朵朵开。

你 还好吗?

我的邂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