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烟雨

    她是一个很念旧的人。都说人要向前看,于是她努力地想学会往前头看,却仍是念念忘不了过去。最近,有一种声音,让女画家很是怀念。这种声音有颜色——是赭色与金色的混合色;有味道——是雨后泥土与空气的味道。是什么声音?是雨落下的声音  听起来很可笑吧。每当她将这个故事讲给其他人听,有的人会扬起下巴,不懂装懂地假装附和几句;有的人则是直接转移话题;有的人根本不听,只是草草点两下头表示认可,接着举起手机漫不经心的戳着屏幕。

    至于这个故事,要从她的年代说起。

    她的家坐落在古城的一条巷子,这个老屋也算有点历史了。屋顶是青色的瓦片,墙是白色的墙,墙根是墨绿色——一大片一大片的青苔,每到雨季,便会绿得更厉害。家中小院的背后不远处就是山林。这山林会变色啊!春天的浅绿色、夏天的墨青色、秋天的深赭色、冬天的亮白色。而她最喜欢的,是“秋色”。

    每当下雨的时候,那干燥冰冷的空气被雨水冲洗的潮湿凉爽,天空是很淡很淡的浅灰蓝,仿佛她调色盘里掺了水的蓝颜料,渲染在灰白的天空里。她喜欢站在屋檐下,听那种声音:“叮叮当当”,像玉珠在瓷盘里滚来滚去;“叮铃叮铃”,像院儿里的风铃低低的吟诵......雨丝像花针、像牛毛,斜斜织在一起,是一张银色的帘子,包裹着古城。它落在墙后面那户人家门口的青石路面儿上,时不时那路面上会有几双红色的绣花鞋踏过,那红色仿佛活了似的在流动,晕染了一片。她一个人躲在窗前,看着那几个举着油纸伞的嫣红纤细的身影越飘越远,最后隐在了雨幕里,那画面跟她家书房里的宣纸一样薄而轻,在她的记忆里却拂不去。

    细细密密的雨帘被清风划裂,雨声“滴滴答答”的很是好听。凉凉的雨丝拂在年幼的她稚嫩的双颊上,冰冰的。

    雨幕薄了,远处的青瓦白墙染开了,清晰了,像水墨画似的,竟然山后的云彩她也能看得见了。这个时候,她会瞒着家里人跑出院子,翻了墙,溜进山林里踩落叶。

    小小的双脚轻轻迈进深金色的落叶堆,抬头远望,这一片色彩跟之前的完全不同:深金色的落叶一大片一大片,混着暗赭色、浓棕色,有点西方油画的味道,但却没有那么浓烈,还要淡一些,是被刚才的烟雨冲刷了的缘故?

    她不能躺下,因为刚下完雨,落叶是有些潮湿的,就算不会弄得满身是水,也会湿了裤角和袖口。但是,这也是好玩的。雨后清新的空气从树木间淌过,头顶的天光乍破了天幕,从叶子的缝隙里透下来,照着脚下的落叶堆。她感觉她已经到了画中,走着走着成了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快意。

    回家后,就得把自己的心思收收了。关上木门后,她会蹲在门口拨弄那串风铃,母亲会一边泡茶一边和阿姨们谈天说地,谈什么谁家的孩子生病啦、他家的猫生崽啦......每当茶泡好了,茶香溢满了屋中的时候,父亲就会翻出他那套棋,坐在小桌前和爷爷下棋。窗口还滴答着的雨水声和下棋声搀在一块,也是好听的。

  ......

    后来呢?后来,雨还会下,叶还会落,却在没有了以往的那种感觉。

    那栋老屋被拆了。她带着家人们搬到了城市里,还带上了那串风铃。钢筋水泥的灰色堡垒重重叠叠,连到了雨季,烟雨都会被它染成冰冷的灰,家家户户关着门窗,怎还会有旧时的味道?

    又是一年秋天的雨季。她关上书房的门,摊开空白的画纸,在脑内寻找杂乱的灵感。她突然觉得很烦躁,于是慢慢悠悠晃到了阳台,一屁股摊倒在摇椅上。“叮叮咚咚”......下雨了。她的心忽然猛跳了一下。

    她蓦地起身,小跑进书房,拿起笔在纸上“刷刷”画着。

    十五分钟,水墨已经晕染开,近处是青瓦白墙,远处有一小片赭色和金色的山林,有了烟雨和秋的味道。她,将自己的记忆小心翼翼的放到了纸上。

  咦?是她的错觉吗?她好像又听到了雨声,像玉珠在瓷盘里滚来滚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缓缓行走在陡峭绝地之高山,走过碧草连天之寂寂草原,淌过花朵流连往返之悠悠小河,相拥秋水长天一色之蔚蓝辽阔云空,驻...
    书卷女子阅读 48评论 0 8
  • 叁·苍耳 华山绝壁高高耸立,如盘古挥动巨斧削成,百米高的峭壁自上而下一气呵成。沄水围绕着华山蜿蜒而过,丝带般漂浮山...
    许秋也阅读 35评论 0 0
  • 第十八章:困难 短短几天收了将近一千多块,这在当时已经是个不小的数目了。 既然收了钱就要办事情。 国庆基本上不管帮...
    龙英不悔阅读 21评论 0 1
  • 马云,相信大家都知道!像马云这样的富翁,通常给人的印象是身材高大、脸圆圆的、额头光光的、鼻子大大的、耳朵长长的。可...
    算命老觉阅读 54评论 0 0
  • 今天培训了一整天,身体的疲惫是真的实打实,但是精神确实一波波的兴奋,一直难以平静。 很是佩服我的领导们,要讲一天,...
    梦游世界阅读 8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