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终结篇)

简介&目录
他们曾是世上最平凡的青梅与竹马,也是世上最幸福的情窦初开的少男少女。她以为他们可以一直幸福下去,却在二十三岁那一年,猝不及防地迎来了所有残忍的真相……
1、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一)
2、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二)
3、青春若有张不老的脸(三)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十三岁

今天是我的二十三岁生日,上海竟然飘起了数十年难遇的小雪。

每一次生日,杨肯都会定YG的专属定制玫瑰送过来。记得去年的时候,我拿着手机,按照他的指引走到了外滩边上,大大的花束背景板上,用玫瑰拼成了我的名字,小熊人偶围着我跳笨拙的舞,对我单膝下跪递上礼物,模仿着求婚的姿势。

那天我不停地流眼泪,像所有狗血小说里面的事儿逼白莲花女主角一样,我对着黄浦江大喊:杨肯,我希望有一天在这里对我单膝下跪的人是你!

如果有那一天,我一定会说一万句我愿意!

我愿意我愿意!笑笑爱杨肯一万年!

而今夕今日,我穿着一件长款米色风衣,站在黄浦江边,我还是想等。

这件衣服是他送的,他应该一眼就能认出我。

上次电话里的歇斯底里之后,将近半年的时间,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但每次约定视频见面的日子,他的头像总会准时的亮起。

我的手机号从没换过。

他的微博已经很久不更新,那个女孩儿的微博也不再更新。

我执拗地想在这里等,我总觉得他会出现。

如果他还爱我。

可我,好像最终还是失望了。

黄埔江上的汽笛想起来,恢弘的灯火亮起来,可他,还是没有来。

“笑笑。”

我满怀惊喜回过头去,是捧着花儿的陈放。我没有接过他的花儿,要绕过他离开。可他突然伸手抚摸我通红的眼睛:
“笑笑,别等了。我在这里呢。”

“滚开。”我一把挥开他。

“笑笑,不值得的。”他从后面抱住我。

我反感极了,使劲挣脱,可他抱得很紧:
“我和杨肯打架住院的那次,我一直在等你来,可你没有。现在没有杨肯了,你是不是可以看到我?”

“你放开,要不是杨肯找你打架,你是谁我都不会知道。我和杨肯爱了二十二年,不会就这么结束的。”说完我的眼泪就掉下来。

“你放开我!”我吼了一声。

“我只要你好好看看我啊?”陈放抱的很紧,我怎么都推不开——

突然一声尖利的刹车声,伴随着一声顿重的闷响
——

“砰!”

霓虹交错的街道上,一个身体被高高的抛起,抛得很远很远,最终落在十字路口的中央。

我狠狠踩在陈放的脚上,他痛了才松了手。我气冲冲地朝前走,路口迅速被一群人围了起来。飘着小雪的上海,路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雪,我快步走过斑马线,视线扫过迅速围拢过去的人群。

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安静地躺在白雪中央。

那张青春的脸,与记忆里的无数个画面重合。

我推开人群,霓虹闪烁,照亮了他的面容。

那是,十五岁的杨肯。

睫毛微微的卷翘,一半脸没入黑暗的时候,线条清晰的,就像《西方艺术简史》里的雕塑少年一模一样。

一顶黑色的帽子远远甩开在一旁。

他静静的躺在白雪之中,一朵偌大的黑色花朵从他的脑袋下面,在幽魅的霓虹光影下,以迅疾的速度迅速绽开。

“有人出车祸了!快打120!”

周围乱成一片,各种口音的声音交错杂响,我的大脑却突然空白一片。

他的身体停留在十五岁,还是那么瘦,皮肤还是那么白。我缓缓附上那双每次都从浴袍里伸出来打游戏的手,他的手指微微抽搐一下。然后我听见他的最后一句话:

“快……放……放开她……”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他寄来的明信片上都只是风景,自己很少上镜,即使有,也只是局部的剪影。

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视频他都要裹上厚厚的浴袍,把房间的灯光打的很暗。

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的话越来越少。

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些年他都不来上海看我。

终于明白他说的那句,无论怎样,我永远爱着你。

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从来不说以后。

终于明白为什么,百春春打电话去投诉那家
C餐厅的时候,对方根据她的描述,怎么都无法查到这名员工。

终于发现,原来他早已在我身边很久很久。

终于明白,原来他一直在很努力的爱我,但爱的很痛很痛。

记忆铺天盖地而来。去年今日,当我站在灯火逐次亮起的黄浦江畔,看见用玫瑰拼成自己名字的大幅海报,手中的手机“嘟”的一声挂断。一个矮小的小熊人偶,从海报后探出头来,围着我跳跃、鼓掌。

它毛茸茸的手紧紧牵着我,让我误以为里面一定是个调皮的孩子。

那天他送我的项链,叫做“今生至爱”。

                        二十三岁

在满目镐白的医院里,我见到他的妈妈。记忆里那么美丽的女人,几年之间已经满目风霜,她在看见我的那一刻红了眼眶。

他妈妈告诉我,15岁他和陈放打架住院那次,他查出了遗传性的侏儒症,这种病潜伏在患者体内,任何时候都有可能爆发。而病发之前身高、智力会和正常人完全一样。

他的父母对这个结果不能接受,但检查结果显示这样的基因来自他母亲一方,属于隔代遗传,所以他的父母离婚了。杨肯是直到到了英国,才知道自己生了病。

他非常积极的接受治疗,但那时他并不知道,侏儒症发现的年龄越小,越有可能得到治愈,而他病发的时候已是15岁,且遗传性侏儒治愈几率几乎为零。

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和同龄人的身高差距越来越大,所以每次视频,他都会将房间的灯打到最暗,将自己包在厚厚的浴袍里。

所以我可以收到他来自世界各地的明信片,我责怪他飞遍全世界都不肯来看我,却不知道电话的那边,在一片苍白满是消毒水气息的医院里,他正在接受着痛苦的激素治疗。

他最终决定要做增高手术。

那是一种近乎残忍的手术,将腿骨打断,在里面装置拉伸仪器,让腿骨在痛苦中,一点一点长出增生的新骨来。

“笑笑,我知道他对你的爱……他每次为了和你视频,不管在医院有什么治疗项目,都一定要赶回家里去,关了灯,披上浴袍,把身体包进去。

他做腿部手术的时候疼极了,汗水把床单都浸湿了,可他在手术台上叫着你的名字。

笑笑,虽然肯不知道,但我每天都为他录音……”

她的录音器静静躺在我的手心里,录音记录,从五年前开始,那时我和杨肯刚刚18岁。

“Get out!why should I become like this!I don’t need any more hormones!”(滚开!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我不要再吃激素了!)

“Ken,you don’t like so bad,Ken……”(肯,你没有那么糟糕,肯……)

大量的激素治疗搞坏了他的胃,他不断的呕吐,头晕,虚胖浮肿。大量的激素使他暴躁异常,也使他数十天无法闭眼,无法睡着哪怕一分钟。

“Mum,give me a sleeping pill,I want to fall asleep……”(妈妈,给我一片安眠药吧,我想要睡……)

“No,you can’t eat like this,It’s going to be dangeous…No!stop!stop!ken!doctor!doctor!”(不行,你不能再吃了,这样下去会很危险……住手!肯,快住手!医生!医生!)

嘈杂的脚步声席卷而来,我听见肯困兽一般的哭嚎,“Get your hands off!”(放开我!)

“The patient is very dangeous,it is recommended to send a psychiatric observation period of time.”(这位病人很危险,建议送去精神科观察一段时间。)

“I don’t have a mental illness,let me out!I’m going to see yangyang!”(我没有精神病,放我出去!我必须去见笑笑!)

“My Ken……you got depressed,I will give you your cellphone,you can contact her.But,No metter what you do,I will love you,I just want you to be healthy,I think she will think so.”(我亲爱的肯……你得了抑郁症,我会把你的手机给你,你可以联系她。可是肯,无论你怎样,我都会爱你,我只要你健康,我想笑笑也会这么想。)

“No,I can’t match her at all.”(不,这样的我根本配不上她。)

他的妈妈哭了。

21岁那一年,他接受了增高手术,手机里听到最多的,就是他在说着:

“Mum,I’m in such pain.”(妈妈,我好痛)

“I’m not going to die?but I haven’t been to China to see her.”(我是不是要死了?可我还没有去中国看笑笑。)

“I miss her so much.”(我好想她啊)

“king,I’m so hurt,I’m not going to die?”(金,我好痛,我是不是要死了?)

“Ken,You are not optimistic about the recovery of the leg after surgery,Now only remove the bracket.”(肯,你的腿术后恢复的不容乐观,现在看来只有拆除支架,让骨骼重新愈合,你的身高无法得到改善。)

我听见什么东西摔碎的声音。

“Ken,All your antidepressant drugs were found in the gerden,you have three months did’t take the medicine,your situation is very gangerous…Not as your personal doctor ,but a friend,I implore you not to so treat oneself,even to the girl you love,you have to make myself better!”(肯,在花园里发现了你所有抗抑郁的药物,你已经三个月没有服用药物,现在你的情况很危险。肯……不是作为你的私人医生,而是作为你的朋友,我想恳请你不要这样对自己,就算为了你爱的女孩儿,你也要好好吃药,让身体好起来啊!)

“king,thanks.It’s eight pm in China.”(金,谢谢你。中国马上要到下午八点,笑笑在线上等我。我要回家去。)

“You can’t leave the hospital now,you need 24hours escort personnel.”(你现在不能离开医院,你需要陪护人员24小时陪同。)

“No!Today is the day when I was about to meet yangyang,Tomorrow is her birthday!”(不!今天是我和笑笑约好见面的日子,明天是她的生日!)

“Let me go!Let me go!you are crazy ,save me!she’s waiting for me!”(放开我,放开我!你们才是疯子!救我!笑笑在等我!)

嘈杂的脚步声,是金的声音:“Patient is emotional,use of sedative agents,need to be isolated.”(病人情绪激动,使用镇定剂,需要隔离。)

记录时间显示那天是2月17日,我生日的前一天。我收到他从多伦多寄来的明信片,照片中只有他眼部的剪影,那个叫做金的金发女孩儿在他的微博上点了赞。

我记得那天是他唯一一次上线晚了两个小时。

视频中,他一言不发,在打着电脑游戏。

我说:杨肯,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他在黑暗中愣了一下,转过头来看着我:怎么可能,笑笑,我是会爱你一辈子的。

我:你可以飞全世界给我寄来明信片,你有大量的时间去潜水、蹦极、越野,可英国飞一次上海只要几个小时,你却从没有飞回来看过我,你也不肯我去见你。每次上线你都在打游戏,我们已经六年没见过了。呵呵,杨肯,这就是你说的爱我?我从没见过这么廉价的爱!

杨肯:笑笑……

我:明天是我生日,你来上海,否则……你自己看着办。

杨肯的手垂下去:可是笑笑……

我关了电脑。

回忆像把刀,一点点撕裂我的肺腑,我握着手机,眼泪一颗颗砸在地上。

二十二岁,录音机里杨肯的话越来越少。

“King,I dicided to give up the treatment,I want to go back to China.”(金,我决定放弃治疗,我要回中国去。)

“But your condition is not stable,the leg has not recovered well,can not stand for a long time,You…decide to tell her everything?”(可你的病情并不稳定,腿也没有恢复好,还不可以长时间的站立。你……决定告诉她一切了吗?)

“Iwill notice.I want to see her every day.She’s twenty-two years’ birthday,I want to spend the day with her.”(我会注意的。我想每天都看见她,她二十二岁的生日,我想和她一起过。)

9月7日,我二十二岁生日,小熊牵着我的手,在黄浦江畔跳跃,旋转,然后单膝跪地,送给我“今生至爱”。

我对着黄浦江大喊:

杨肯,我希望有一天在这里对我单膝下跪的人是你!

如果有那一天,我一定会说一万句我愿意!

我愿意我愿意!笑笑爱杨肯一万年!

“杨肯,你们C餐厅么大的全球连锁,怎么雇佣童工啊?还是个哑巴呢。”

他在那面,像是笑了:“笑笑,我可不是那家餐厅的HR哦,可别问我招聘的事。”

我砸碎了电脑,摔掉所有他送我的礼物,撕碎所有的明信片,痛哭着质问他的变心,他的背叛。

他没有解释,他无法解释。

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对我说:“笑笑,不管怎样,你要相信,我爱你。”

哪怕爱的很疼,很疼。

记忆交错轮转,那年我们十一岁。

我伏击在墙角下,大叫一声“狗贼!”,用冰激凌糊了他的脸。

然后我问他:你跟着我干什么?

十一岁那年的骄阳融化了杨肯脸上的冰激凌,像温柔的眼泪一样滑落下来,他晶亮的眸子看着我,认真地说出贯穿这一生的谶语:

“你不用管我,朝前走就好,我一直在你身后。”

全文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