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慢(文/那时青荷)

弦歌不辍云中漾,犹记风吹水上鳞。月是一颗岁月的眼睛,它珍藏着我们所有的过往。

‘’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玉兰花开,一身正气,坦坦荡荡。

喜欢木心这首《从前慢》。灵巧、精致、舒缓,字里行间氤氲着一种怀旧气息,弥漫着一种沉稳静气。像一幅泛黄的旧画,无言地存留在记忆深处,素朴而静谧,透着优雅从容的美。只慢慢读着,旧时日子,仿佛一朵碧绿的睡莲,于记忆的心底悄悄盛开,升起一种柔软的思绪,整个世界安静下来,缓慢下来,仿如老电影一样,朦胧而幽深。

月亮湖湿地。有些人,见到第一眼,用不着过多交流,就没来由的心生喜欢。"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萋萋。"你站在一旁,路过此刻,路过真心。 锦鲤怀梦,错繁归一,不忘初心。

那年我去乌镇,只知乌镇是茅盾先生的故乡,却原来乌镇也是木心先生的故乡。我想这首《从前慢》,写的就是旧日乌镇吧。试想那样的清晨,一个人,默默穿过无人的长街去火车站,所有街坊四邻都还未醒来,只有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火车站,注定是个离别与远行的地方。木心先生,一生从乌镇到上海,从上海到纽约,其路漫漫而修远,其中多少坎坷艰难,流离颠沛,多少宠辱不惊,去留无意,都自不待言了,唯有故乡小镇,从前的慢,从前的美,诗一样宁静美好,一直温暖着客居他乡的游子心。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有时我沉默,不是不快乐,只是想把心净空。有时候你需要退开一点,清醒一下,然后提醒自己,我是谁,要去哪里。

从前是慢的。那时,我们正当少年,还依偎在父母长辈身边,还在故乡低矮的屋檐下,安心学习,尽情玩耍,生活里没有远离,没有思念,只有青梅一样的年纪,竹马一样快乐的时光,只和亲人一起简单度日,无忧无虑。爷爷奶奶是诚诚恳恳的,说一句是一句,隔壁大叔大娘也是诚诚恳恳的,说一句是一句。春风、夏雨、秋月、冬雪也都是淳朴地顺应着季节,诚诚恳恳应时而来,来到我们的村庄和田野。桃花开在三月,桂子落在中秋,一切都刚刚好,不早也不迟。

懂事儿。一辈子那么长,一天没走到终点,你就一天不知道哪一个才是陪你走到最后的人。有时你遇到了一个人,以为就是她了,后来回头看,其实她也不过是这一段路给了你想要的东西。

从前是慢的。不久的后来,我们渐渐长大,记忆里很多次清早离乡,总是天还不亮,就匆匆起身,背着行囊开始一场场远行。我们坐火车北上京津,或南下两广,搭汽车越重山往皖南,要么过长江去江苏,有时是三五结伴,有时是孤身一人。无论身处何方,去往何地,那时我们的心中,无不揣着满满的思念,那时我们的身后,无不落下长长的旅愁。那时的绿皮火车,开得极慢,穿山渡水一程程,整日整夜都铿锵在路上,穿过千山万岭,前面依然万水千山……

你的眼神里隐藏着什么?没有什么人是绝对不可原谅的,也没有什么事是完全无法接受的!缘来不喜,缘去不悲——你来,青衫依旧;你去,兰舟相送。

从前是慢的。从前四季缓慢,日色悠然,没有电话,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没有车水马龙的喧闹,两地天涯的分别里,你慢慢写信、寄信,我慢慢等信、读信。那厢是“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这厢是“渐写到别来,此情深处,红笺为无色”,花开花落,云卷云舒,小半生就这样慢慢过来了,慢到只有鸿雁传书,鱼传尺素的山长水远,一生慢慢地等,慢慢地爱,且慢且缠绵,且爱且珍惜。

拥有美好的灵魂,才是富足。就这样一路逶迤看过去,便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从前是慢的。从前的锁,都是锁匠手工慢慢制作,慢慢做出精致好看的样子。一如从前的日子,缓慢、安静,一天天柴米油盐,一户户暖老温贫。各种各样的锁好看,各家各户的人也诚实,好看的锁是君子之腹,好看的锁是路不拾遗,好看的锁是月色清朗……就这样一路逶迤看过去,便是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长长的路,慢慢地走;深刻的事,缓缓地说;跌宕的日子,静静地过;世界太大,生命太短,当故事和年华已经缄默的时候,风还在流传。与其跌跌撞撞,没有目的的乱走,不如,找个温暖的角落,一杯茶,一本书,一抹阳光,生命依然可以悠悠地舒展开来……

更有一把连心锁,最好看最珍贵,千回百转的精致。若我爱了,你懂了,有一种相知默契了,就把精美的钥匙,连同一颗心郑重交给你,让你从此住在我心上,相陪着一起慢慢变老。从前是慢的,当下是慢的,今日往后,一生一世都是慢的了。

气质之美与其说是来自内心的修养,不如说它是来自一种对美好事物的欣赏能力。这份欣赏力就使一个人的言谈举止不同流俗。

慢的东西,最是精致;慢的事物,最是美好。刺绣是慢的,戏曲是慢的,书画是慢的,雕刻是慢的,春蚕吐丝是慢的,梅花含苞是慢的。一年,只够慢慢做一样事,一生,只够慢慢爱一个人。

时光,一路前行,怎容得下丝毫的倦怠?缘起缘灭,我们都是在这样的岁月河流中遗忘了彼此。犹如春尽,便是花落相惜。或许,岁月自有禅的深意,只待我们慢慢去参悟。流年似水,我在伊水之湄,等下一次的邂逅。紫陌红尘,只愿下一次轮回,默守清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