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来了又怎样

春天是无可争议的来了

上次那条干涸的小溪已有水流,定要借助踏石才能跨过去了

那条被落叶掩盖的小路边,已有嫩绿的野草零星

鸟的鸣叫仿佛也春了

我甚至觉得林中树洞中有松鼠在窥探我

整个郊野公园只有两个人,另一个在湖泊的对岸

是一个穿着草黄色外套的女子

她也正望向我这边,好像在根据我行走的方向决定她该往哪里走

于是我背对着她坐在路边的木质长椅上

把自己想象成一棵树,融入这群树中,融入这片天地万物中

回头,穿草黄色外套的女子已消失在满目枯黄的暮霭中


20200130吉安梨山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