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人进洞房,媒人不好当

新人进洞房,媒人不好当

文/ 木棉

“叫那贱人出来!”

“她不在这里!”

“我不信!”

“不信你自己进去搜!”麦子往门边一让,大手一挥。

“搜就搜!”大鹏居然大步冲进屋里,把每个房间都跑一遍,心急火燎的差点撞到麦子的小女儿琪琪。

麦子牵开女儿:“怎么啦?你不要那么激动嘛,是不是又吵架了?”

“我一点都不激动。”大鹏额头青筋直冒:“我冷静的很,今天我非跟那个贱女人离婚不可,不离我是狗!我都打电话问好离婚的程序了,她竟然半路跑掉了。”

“发生什么事了?”

“那贱人偷拿家里的钱,不是打麻将输了就是给其他男人花了!”大鹏大声喊道。

“那你没问清楚?”

“你们认识那么久,她什么样你会不知道?”大鹏把脸一板,对着麦子。

“我,我知道……”

“经常夜不归宿,整夜整夜地打麻将,家被她搞成这个鬼样子……”

“可是,那是很久以前。”麦子打断道。

“那她以前还和你们老板好过呢,这件事谁不知道?”大鹏抬起头,双眼一瞪:“你说!那个贱人和你们老板还有么有往来?”

“我不知道,那是你们的事。”

“哼,你这个媒人怎么当的?把她介绍给我,简直害我一辈子!”大鹏手指着麦子:“把她逮到,新账老账和你们一起算!”说完就气呼呼的冲出屋子。

大鹏刚走,麦子还手扶门框发愣呢,小町就呼的一声冲进屋里,关好房门,扑在麦子肩头哭泣:

“他怪我拿了他的钱去打麻将,还诬赖我给别的男人花,可是我根本没见过他的钱。谁知道他藏了那么多私房钱……”

“哎,男人嘛,总想着藏一些私房钱,可以在外面搞鬼,你又不是不知道。”麦子递给她一张面巾。

“可是我没拿他的钱啊。”

正说着,电话突然响了。

“八成是他打的,你不要去接电话。”小町恨恨道。

麦子摇摇头,小女儿琪琪却抢先一步接了电话:“嗯……在啊……叔叔再见。”

然后琪琪跑来仰着小脸,咯咯地笑了。

又过了不久,敲门声响起。

“肯定是他来了,我先到卧室躲一会。”小町一转身进了卧室。

果然是大鹏,但是这次态度却完全不同,他满脸泪痕声音沙哑:“小町,小町,我错了,你在哪儿?钱我找到了……“

这才过15分钟,大鹏和小町本来非要离婚的两人,居然手牵着手、又搂又抱的从麦子家出来。

“你们回去不要再吵架了,好好过。”麦子关门时,仍不忘伸着脖子叮嘱他们。

“好好过。”大鹏学着麦子腔调重复一遍:“你这是什么朋友,以后少来往!”

……

“她说你好赌,还和他们老板有染,不该介绍我们两认识。”大鹏一脸不屑。

“那你认同吗?”

“肯定不认同啊!”

“她说你们男人都藏私房钱,想在外面搞鬼。”

“我藏私房钱,是想在情人节给你一个惊喜的礼物!”大鹏搂了搂小町。

“我就知道你不是那种人!”小町跳起来亲了一下大鹏。

“真是唯恐天下不乱,想所有人都和她一样!”

"就是。”小町咬了咬牙:“她还真混蛋,居然想不接你电话呢。”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最怕一生碌碌无为,还说平凡可贵 站酷网看到一篇这样的文章,写的是爱情,感触颇深! 今天又刷屏的“逃离北上广” 引发...
    啡常识阅读 121评论 2 1
  • 一不小心,鼻敏感又犯了,鼻炎在这季节变换的时刻总会出现,比天气预报还准。 有些事情的变化是可预告的,可...
    寓居北鹿阅读 158评论 0 0
  • 来讲一个别人的故事吧。 这些天她有些累,可能是处于生理期,可能是因为肾结晶导致的腰疼,不管什么原因,在她下班时就有...
    白云朵阅读 125评论 0 1
  • 七八月的哈尔滨,和合肥并没有什么差别。 空气里的闷热渗透进每一个行人的心里。“再深沉的唯心主义者怕也不能在这样的烈...
    芦柑阅读 231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