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祸守恒定律

1

我是一个相信福祸守恒定律的人

福祸守恒定律,即拉克第一定律,是指一个封闭系统内的总拉克能保持不变。拉克能既不会凭空产生,也不会凭空消失,它只能从一种形式转化为另一种形式,或者从另一个物体转移到另一个物体,而总拉克能保持不变。

福祸守恒定律是存在于七维空间的基本定律,但是在某些维度,其作用会有一定的限制,如在空间的第四维度中不支持任何形式的转化和转移。

然而,很多人认为,福祸守恒定律只是形而上者的集体意淫,甚至带有强烈的宗教气息。有人说它是因果,有人说它是报应;有人说它是科学,有人说它是迷信;有人狂热地追逐它,有人避之唯恐不及。

2

作为一个理性、纯粹的唯物主义者,我却坚信它,这是因为:

我能感受到它

我不记得我何时掌握了这项技能,或者说是拥有更合适,因为我从记事开始,就没有刻意去获取或学习它,在这之前,我甚至都不知道还会有这样的能力。我想,它是我与生俱来的,是来自更高维生物予我的馈赠。神的馈赠。

我对它感受是直接的,反应是下意识的。那就像清风拂面,落雪无声,虽然不露痕迹,但确实真真切切。它有很多形式,不过两个极端,就是福与祸,被称作福拉克能和祸拉克能,简称福拉克和祸拉克,它们的聚集就是福势与祸势。

神无疑是掌握和运用福祸守恒定律的绝顶高手,甚至在给予我的同时,也用它限制着我——这并没有让我困惑,反倒让我敬畏。

它对我的限制在于:我的能力只能运用在部分的四维空间中,而且是混沌的。说详细些,就是,我只能做观察者式的感受,而不是控制者式的感受(四维限制);我的感受局限在一定的不确定的时空范围(混沌限制)。不过好在,我对它的运用是无意识的。

你一定觉得我疯了。放心,你不是一个人,之前我也告诉过一些人我的异能,他们也都这么认为,以至于后来我不再向别人提起,也不再解释。我只笑而不语。

3

今天。2016年7月22日。前一天不是一个辗转的夜,但是个多梦的夜,直到天已泛白,我还在梦的泥潭里挣扎。经历过多次朦胧睁眼,看到时间尚早然后倒头再睡之后,终于熬到了6:30的手机闹钟。

我想,如果你听到这闹钟的话,它只是普通的闹铃声。但我感觉这闹钟声与平日不同,其中充斥着警示之音。按掉它之后,我知道,今天并不太平。

福拉克已经在向祸拉克转化。但我看不清它们聚集在哪里。该死的混沌限制。

正常的洗漱,没有任何异常。又按掉40分的pad闹钟,我的神志已经慢慢清醒。去摸了下昨天洗的衣服,还是没有干透。虽然是七月天,但多日的阴雨导致空气湿度太大,我又能指望它们能怎样。我压根没有把这件小事当做是祸拉克在三维空间的投射,因为我此时感受到的量,不止于此。

快到7点了,准备出门。换条干净的九分裤,把皮带从昨天的裤子里抽出来,再穿好,然后在昨天的裤兜里找一卡通,左兜并没有。我意识到,原来这就是我今天不安感受的原点,也会是今天一系列祸现象的原点。

我又翻了翻右兜,仍没有,两个后兜也都没有,看来就是它了。

已经7点了。

4

我想起了醒前最后的那个梦。我安静地奔跑在大雨里。没错,就是安静地。安静的不是我的脚步,而是雨声。那么大的雨势,却听不到一丁点儿雨声,只有我的脚步声。我好像在跑向什么,又好像在躲开什么。可能还是因为7月近十天以来由南向北的这场强降雨在我梦里的映射吧。梅雨竟也落进了京城。

我打开背包,常用的几个口袋都查看了一遍,还是没有找到。7:03。是时候认怂下楼了。

此刻与祸势对抗,是徒劳无功的。今天并不太平。这点已经得到确认,并会延续。这时,混沌限制似乎给了我更大的自由度,我看到了:我今天会迟到

果然,公交就在我视线内停下又启动,留下空空的站台,和我。

我拿出我的备用卡。我总是会给自己留有备用计划,就像我手里现在的这张备用一卡通,它就放在我背包深处,很久没有用了,我记得里面还有两块。

这时我有些愤懑,因为常用的那张,昨天才充了100块。

上公交后,刷卡,就是只剩两块。有座,我在犹豫。因为我深深地明白,福拉克已经所剩不多,此时的座位是昂贵的,当然,是以福拉克为单位。

我还是坐下了,因为我知道:与祸势对抗,是徒劳无功的。不如好好享受当下福拉克的这片殷殷庇护,就像炎炎沙漠中的一股清泉,何不饮个痛快。

在地铁站充了一卡通后,进站,在下行的电梯上,就看到,车门刚刚关闭,我只得走到平时常上的那个车门,站定,目送列车远去。福祸守恒定律诚不我欺也

之前我上班是不用坐地铁的,一卡通也没有那么大的消耗。自从公司搬家后,天天地铁,通勤费多了不少,好在一个月内,地铁费累计消费到一定金额,可以有一定折扣。就在昨天,我发现一卡通的余额出现了8毛这样的零头,我就知道自己刚刚够上折扣的金额,可惜卡丢了,我又换了张新卡,又要重新累计了。想到这里,心情又有些阴郁。

从地铁出站时,我往常是走楼梯而不是坐电梯,因为楼梯人少。但是定律就是定律,是不可违抗的,迟到是必然。我乘了电梯。

果然,出了地铁口,就看到公司班车在街对面的马路上绝尘而去,我老老实实排队,去坐大厦的班车。

5

队伍挺长,我在第二辆车才能上去。我后面跟着三个女生,她们相互认识。我知道,她们不能全部上来,即使上车了,也得下去,因为班车不允许有人站立,每车荷载51人,而我早就数了我的位置,49。可能会出现我也没有看到的祸拉克,在更宏观的范围内作用——万一就是作用在大巴上,出了事故,可就不好了。

但是她们竟然全部上来了,其中一个坐在了另一个女生的腿上,蒙混过关。看她们淡定的表情,我想,也许她们中也有人和我有类似的异能,看到了福拉克占据着主动,所以才敢这么安心。修行应该比我更高,不然我怎么会没有感受到。应该是。

从一卡通找不到,到目送公交,目送地铁,目送公司班车,我终于辗转到了公司。结果是,我并没有迟到。

6

虽然办公室亮如白昼,但我感觉整个世界突然阴沉了下来,有种窒息的压迫感不讲道理地在我脸上胡乱地拍——我深知,这是种世界观崩毁的感受——是我的感受能力出现偏差了吗,还是因为我没有看透背后的某些逻辑。我困惑,迷惘,甚至有些惊慌而不知所措。福祸守恒定律是不可能出错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心好痛,要窒息。

百思不得其解间,我无意间瞄了下打卡时间,8:51。

我知道了,我今天还是会迟到。因为我在工作期间的打卡间隔时间必须够9小时,而公司下班的时候的班车是17:50发车。

拯救我的不是上班,而是下班赶班车。

7

瞬间,我感觉世界又变得清亮了。想到下班之后,我会错过公司班车,然后冒着还要排好长的队却仍可能乘不上大厦班车的危险,最终走几公里到地铁站,我自信地笑了——神还是眷顾我的,终于还是让我曲折但完美地迟到了。

我真幸福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要不要去坚持一些事情,要是先做,可是那些错过的会不会以另一个形式出现,
    李大人_44e4阅读 64评论 0 0
  • 梦中三次惊醒,三次不同的哭泣,不知道有多少的委屈,放在梦中释放,要变得坚强
    一切随意阅读 77评论 0 0
  • 倾盆大雨,哗啦哗啦的下
    丽丽我我阅读 95评论 0 0
  • 都是vcccxvvxcvzv 大师傅大师傅十分 士大夫士大夫 似的发射点发生 萨芬萨的说法是
    f7c6df8d327c阅读 33评论 0 0
  • 呵呵,居然给前男友发几条摸不着头脑,无病呻吟的消息。干吗犯这个贱
    Molly会飞的鱼阅读 8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