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乔传》| 宇文怀,你是上天派来搞笑的吗?!

自负的表情,自卑的心灵

文 | 风的衣裳

宇文怀就这样死了?我一度不敢相信。不是不愿意他死,只是觉得他死得有点太没悬念、太不惊心动魄、太不大快人心了。

原谅我如此地不厚道。可是对于宇文怀,我还真厚道不起来。

宇文怀是《楚乔传》里头号反派。我这样说,也许有人不认同。有人说,燕洵是头号反派吧,不不,在我心中,燕洵仍是那个阳光灿烂、鲜衣怒马的追风少年。无论何时,我都不忍心将他划为反派的阵营。

宇文怀出场,就毫无悬念的是坏人。人猎场上,他的狡诈与狠厉让人不寒而栗。如花的少女们,被成群的饿狼追逐撕咬,他的病态式的笑容,让人无比厌恶。当楚乔与狼奋力拼搏,他却又提议用箭射死楚乔。总之一句话,狼咬不死你,箭也得射死你!凶狠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怎样变态的心!

宇文怀的人生是一部充满算计的腹黑史。一出场,他对堂弟宇文玥就先施美人计,然后诛杀,只是他太低估了宇文玥的实力!

祖父宇文席一直以他庶出的身份而看不起他,又对他的办事能力存疑,时常骂他是个没用的东西,他对宇文席表面唯唯诺诺,其实心中暗藏怨恨。

心底里的悲凉

宇文家族是大魏谍纸天眼的掌管者,总裁是长房的宇文玥。宇文玥低调、内敛,而宇文怀张扬、跋扈。

同是宇文家族的人,他与宇文玥相比不论是人品,还是能力,都相差甚远。可他偏偏自视甚高,处处与宇文玥作对,可悲的是从未占过上风。他一直觊觎宇文玥的权利,所以,一有机会就会不遗余力地找宇文玥的麻烦。

他为人阴狠,貌似城府很深,但是他的高调却总是出卖他的浅薄,让人一眼就看穿了他的斤两。人猎场上,貌似是楚乔与饿狼的角斗,其实更是一场不同阶层的抗衡,还有同一阶层内部的博弈。

抗衡与博弈的结果,胜败已见分晓。楚乔活了下来,宇文玥和燕洵的出手相救,也让我们开篇就看到了人物间的对立关系。宇文怀一出场就是个笑话,他自以为是的皮笑肉不笑,出卖了他自以为的稳操胜券不过就是实力太过悬殊的实质。

随后,他又想在燕洵的生日宴会上大做文章,想借他人之手给宇文玥用毒。他又忘了,作为谍纸天眼的继承人和掌管者,暗器和毒药也是宇文玥的拿手技能。

随后的较量,挑起事端的是他,下不来台的还是他。

宇文灼的诈死,他明为吊唁,实为一探虚实,可动机太明显了些,让人一眼看出是来找事的。关键时刻,魏贵妃的驾临,不但轻松地为宇文玥解了围,同时还下旨他不经允许不得踏入青山院。看到他狼狈的样子,想起了一句俗语,“偷鸡不成蚀把米”!

一再的失利,不得不搬出祖父宇文席。可是宇文席来到青山院,给宇文玥带了几位美女做侍寝婢女,却被晚辈宇文玥几句话顶了回去。于是,在宇文玥这里碰了软钉子的宇文席更加看不上他这个庶出的孙子。当然了,在后边的剧情里,宇文玥告诉宇文怀,宇文席并非他的祖父,而是父亲,这就连宇文怀的身世都成了笑话。

曾经的豪情壮志抵不过心里的空虚

让宇文怀最灰头土脸的一幕是关于宋大娘被楚乔三姐妹推落湖中的无心之举。宇文怀自以为掌握了足够的证据,派了很多家丁在湖里打捞,就在他得意之时,竟不想宇文玥已经先他一步做了手脚。不但没有楚乔杀人的证据,反而将矛头指向了宇文怀的手下。

因为宇文玥对燕洵的一再保护,触怒了魏帝,魏帝决定启用宇文怀来掌管谍纸天眼。谁知,踌躇满志却不堪重用的宇文怀竟然还未曾接管,就被宇文玥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吓得启动了谍纸天眼的自毁装置。大魏数年收集来的各种机密,顷刻间付之一炬。在魏帝心中,这也为宇文怀自动贴上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标签。

楚乔成为宇文玥的侍寝彼女后,被宇文玥高强度训练,身体素质和思维都日渐精进。不料因为无意间听到宇文灼的话,误会了宇文玥杀哥哥临惜的动机和训练自己的目的。恰逢燕洵五次三番地要带楚乔回燕北,于是在约定出走的当日,楚乔杀了宇文席为亲人报仇。

恰在此时,宇文怀却正在执行一件让燕洵痛彻肺腑、生不如死的大事。等他办完之后,回到红山院,被告知祖父宇文席被杀害。他先是一惊,得知是楚乔所为后,方才震怒。他的怒不是为了宇文席的死,从他的心里,巴不得宇文席快点死呢。他的怒是因为一个小小的婢女居然一次又一次地让他颜面扫地。

他知道这都归功于宇文玥对楚乔的训练,才能让楚乔迅速强大起来。他对宇文玥是充满了嫉妒之心,他嫉妒宇文玥的能力和出身,也嫉妒魏帝对宇文玥的重用。

随后的治丧上,他嘲讽已经死去的宇文席,一吐他这些年的受压制和被践踏的尊严。他近乎扭曲的表情显示了他也是可怜人,只是这可怜却被他的可恨所掩盖。

不过,看到这里,你也别太小看了宇文怀。别看他在宇文玥那里从来没有讨到一点好处,那是因为宇文玥心思缜密又胸怀坦荡。可是,他的坏心思如果用在贪婪自私又多疑的魏帝身上,那可是屡试不爽的。

卑劣的表情下是一颗扭曲的心灵

他的几句谗言,就会让魏帝对宇文玥和燕洵等人心存疑虑。而他为燕世城设计的“ 魏帝将亡,燕主天下  ”这一句莫须有的造反宣言,甚合魏帝心意,直接将忠贞不二的燕世城定为反贼,并且在燕洵和楚乔商定潜回燕北的夜里,由他亲手砍了燕世城的首级,从而宽了魏帝的心。

将他的真小人的本质展现地淋漓尽致的,正是整个《楚乔传》最虐心、最高潮的九幽台上的惨绝人寰。他传旨要燕洵为家族成员验尸的一幕幕,将他泯灭人性的特质,毫无保留地呈现出来。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善,他的眼里和心底全是变态的扭曲。

只是,论斗智,他是从来玩不过宇文玥的。九幽台事件之后,他屡次要置燕洵于死地,无奈都是宇文玥从中斡旋,一次次将燕洵从死神手中抢回来。燕洵和楚乔莺歌小院的三年,也是宇文玥暗中保护。

即便是后来,宇文玥被派往边关,他都能因为握有宇文席和宇文怀与大梁私通的证据,威胁宇文怀自向魏帝请旨去守皇陵。这样一来,宇文怀的精力必然受到牵制。真心佩服宇文玥的深谋远虑,同是宇文家族的人,做人做事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眼看燕洵被禁莺歌小院三年期满,各方势力蠢蠢欲动。宇文怀挑起魏舒游和赵西风刺杀燕洵的行动。结果反被燕洵设计,折了赵西风,也赔上了魏舒游。于是,他又失去了两个与他狼狈为奸的伙伴。

他的种种看似高明实则愚蠢的行动反衬了宇文玥和燕洵的智慧,他就在与他二人的对抗中渐行渐远,每每留给我们一个孤独而搞笑的背影。

论智力和能力,他比不过宇文玥;论魅力,他更不敌燕洵。他对大魏公主淳儿真真假假的感情,让淳儿讥讽地丝毫不留颜面。剧中对他的感情所言不多。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镜头,却也让观众不甚了了。

他给淳儿献殷勤,反被淳儿出言驳损;他曾偷看大梁公主萧玉换衣服,之后与萧玉合作时,也是一副觊觎美色的样子;他曾对他安排在宇文玥身边的婢女锦烛起了侍寝之心,无奈锦烛只想为宇文玥侍寝,这也成为他屡次被宇文席奚落的笑柄。

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落寞

他真心喜欢淳儿吗,我看未必,他更看重淳儿的公主身份;对于萧玉,他也不过是要与之更好的合作,为了受到重用,不惜和他祖父宇文席一样甘为大梁的间谍,将家国利益置于不顾;对婢女锦烛,更是从未怜惜,不过是男人的生理需求而已。

不过淳儿对燕洵的感情,也更燃起了他要置燕洵于死地的欲望。

他不曾爱过任何人,他心中只有他自己,任何人与事,他都可以拿来当做晋升的工具和手段。他亦不曾自信,他骨子里是深深的自卑。他的自卑来源于母亲是婢女出身,来源于宇文席对他的鄙视与责骂,也来源于与宇文玥的鲜明对比。

当萧玉想要与他合作,他问萧玉为什么选择他,所以这样问,就是因为他不自信,他心底里觉得自己的能力不足以让萧玉看上他,萧玉回答因为他有野心。

是的,他有野心,他想成就一番事业,只是他的能力与他的野心不相匹配。自卑的人,通常用自大来掩饰自己的虚弱。他嫉妒宇文玥的出身和能力,其实,宇文玥童年也并不幸福。

宇文玥本是二房子弟。母亲在宇文玥很小的时候就蒙受不白之冤而死,父亲更是把他过继给长房,成为了宇文灼的孙子。宇文玥为母亲的惨死而痛苦,虽因此染上严重的寒疾,可是心理却很健康。更是在宇文灼的教导之下,文治武功都非常出众。更为可贵的是,宇文玥善良自律,富有同情心!这些都是宇文怀所不能比的。

燕洵在与淳儿大婚当日谋反,杀出重围后,弃曾经背叛燕北后又归顺燕洵的秀丽军于不顾。楚乔得知后,单枪匹马营救陷在包围里的秀丽军。宇文怀此时出现了,他见到楚乔,邪魅地笑着,为他终于可以抓住楚乔——这个让他又恨又怕的女人。

只是,他又高估了他的能力,楚乔早已不是人猎场上任人宰割的奴婢。他不知道,这次与楚乔兵戈相见,是他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几乎是被楚乔秒杀的,临死之前,他的脸上是不可思议的表情,不会想到,燕洵谋反之日,竟是他命丧黄泉之时。他就带着那一脸的不可置信倒了下去。

我也有些愕然,他没有“人之将死其言也善”的可圈可点,也没有“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壮语豪言,竟然就这样死去了。他欠燕世城的一刀被楚乔还了回来。曾经人猎场上,高高在上的生杀予夺,咬牙切齿的的贱婢之称,曾经他做过的一切恶事,就在这一刀之下,作为偿还。

表面的尊贵,难掩卑劣的心灵

与他临死前那丝邪魅狠厉的笑相比,他的一刀毙命倒显得有些仓促了。尽管,如今,剧情早已没有了宇文怀的身影,可是我眼前却时常闪现他临死时的情形。多行不义必自毙,为了这个永恒的命题,我觉得必须花点笔墨写一写这个人物。

纵观这部电视剧,只要有宇文怀出场,仿佛都带了搞笑的情绪。他的行为就是喜剧的情节,加上悲剧的色彩。他的人生就是一出悲喜剧,以自以为是的恣肆,渲染了一场总要落幕的凄凉。

抛开电视剧,饰演宇文怀的演员演得真是不错,将一个人演得这么遭人恨也是本事。据说,他演得有点性格分裂了,都怀疑这么坏的人居然是他演出来的。甚至还有报道说他妈妈看了都不让他回家了,当然,这也许只是八卦而已。

真实与否暂且不论,总之先给演员一个大大的赞!

最后,用一句现在流行的口号来结束今天的话题,“宇文怀,导演让你领盒饭!”嘻嘻,大家懂得的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