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慈悲,写就宝黛千古情痴

前世的一念慈悲

在水一方的三毛曾经说过来生只愿做一颗树,一半在土里安祥,一半在风中飞扬。

未读红楼梦以前,我也曾对父亲说过,今生太过苦楚,来世只做深山一颗无忧无虑的小草,摇曳时光。父亲说人与物一理,树与草也会在黑暗中孤单,春旱秋枯,无人照拂比人更难。

及至读到红楼梦,看到灵河岸边的那株绛珠仙草,在三生石畔,得到了神瑛侍者的灌溉得以存活,我也理解了小草的悲哀。

四时的雨露毕竟有限,一株草的命运是不能自己做主的。绛珠仙草的世界也一样。

她很幸运,遇到了游走在灵河岸边的神瑛侍者。神英侍者看出了这株小草的悲哀。她长在贫瘠的石畔,从石缝的间隙里曲折往上,雨露在这样的环境根本无法长久住留。

一念慈悲,油然而生。

灵河之上雾气氤氲,每至清晨,竹林花木的叶片上就会凝聚大量的露珠。天地之间,这无根无尘之水,凝聚天地灵力,最助修行。

神瑛侍者慈心已动,每日天光初现,便去收集露水,以此灌溉,助她早日功德圆满,登临仙界。

草亦有心,既受天地精华,复得这样的辛勤滋养,竟脱草胎木质化为仙子。离恨天外,风光无限,绛珠仙子或与痴梦仙姑填词,或与钟情大士谱曲,有时与引愁金女酿造琼浆美酒,有时与度恨菩提棋中参禅。蜜青果的香甜是她食中的回味,灌愁海的清水是她的茶汤。

然而,越是逍遥,越是郁结缠绵。茫茫人世尚有韩信不忘漂母一饭之恩,离恨天外,绛珠又怎能不念神瑛日日灌溉之情?

人若有心,机缘便至,神瑛欲下凡造历幻缘,警幻仙说,不如趁此偿他灌溉之恩。绛珠柔肠百转,甘露之惠不是一朝一夕的恩情,也许只有随他下界为人,以眼泪还他甘露,以一世还他日日辛勤,才能等同偿还。

警幻说:泪由心生,来世必是尝尽千般苦楚,历尽心路坎坷,离丧过后,方是哀音,哀音不成,何来泪落?轮回辗转,你可受的?

绛珠淡然:绛为红,珠为泪,愿为他血泪流尽而亡,了却前尘今生,再修来世。三生过后,方是仙缘无碍之时。

今生的一世情缘

微茫的人世,前生许于眼泪,今生注定了经历不幸。弟弟小小的年纪就夭折了,前世的仙草,今生的黛玉,陪伴父母亲伤心饮泣。母亲终于经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将自己也打熬至黄泉相陪。先天的弱症,加之霜雪相逢的失去,黛玉的眼泪不停地流下。

远方的祖母疼惜,要接她而去。父亲同意了。他希望自己的孩子有个依靠,在未知的将来,拥有美好。黛玉万般不忍得走了,与父亲江边的别离成了记忆深处永远的定格。

初入贾府,黛玉见过了母亲口中种种大家族的规范,也见到了众人,同时一个熟悉的身影裹着宝玉这两个字走进了她的灵魂里。

这就是母亲曾说的衔玉而生的宝哥哥吗?黛玉吃了一惊:好生奇怪,倒像在哪里见过一样,何等眼熟到这个地步。

宝玉说:这个妹妹我见过。

天意注定了在这一刻,他们彼此落入对方的双眸。他们带着前世盟约的模糊记忆,在彼此的初见就认定了对方,一场凡尘的伤情沉梦拉开了序幕。

他们同吃同睡,青梅竹马,嬉笑窗下。

然而,一切因薛宝钗的来到有了改变。莺儿口中的金锁成了他们的心病,金玉良缘的梦魇上演了。

平日的亲密因为猜度有了嫌隙,他们常常口角,常常失落,在漫长的满是尘埃的岁月,两世的情毒日日游走在生活的褶皱里,忧愁与心酸的眼泪时时滴落。及至两人共读西厢,他们把未来都交予了无边的幻想。

黛玉葬花,泣残红悲红颜薄命,伤痛的羽翼在落花的掩埋中起落,宝玉在花阴倾听,伤心痛楚。可他并不知一切因宝钗而起,及至日常与宝钗玩笑,黛玉次次含酸。清虚观之行,因麒麟她又含酸湘云,以假情试探,宝玉早存了一段心事,二人因金玉相配再次口角。

封建礼教不允许他们互诉衷肠,原本互生爱慕,情发一处,竟然因为不能勾通生出许多故事。人世种种的创痛,黛玉早已经历看透繁华富贵皆烟云,她的心底只有最纯粹的知心人的憧憬。宝玉的一举一动都能牵动她的心,宝玉的一言一语,她都在意。

而宝玉也已认定的他的今生是黛玉,他理解她的葬花吟,他明白她桃花诗中的哀音,他卑微的软语劝慰,千万个好妹妹的哄她开心,不管怎样的吃食玩物都愿给予。因为他知道,林妹妹心性纯良的为他守护红楼。

他给予一片旧日手帕,黛玉领悟了他的苦心。等到紫娟以黛玉的离去试探,宝玉现出种种的痴傻荒诞,黛玉终于明白,宝玉所爱只有一人。但是她却又因没有为她作主之人泪落长夜。

一年又一年,近在咫尺的相思无法倾诉,也不允许诉说。她只能任由眼泪春流到冬春流到夏,一腔心事诉予诗文,成为了她的宝哥哥识别的符号。

他们的宝姐姐终于因种种的日常,从最初的心机相争,默认了这样的深情相许。

黛玉不像宝钗周旋于周围人的称许和满意,禁锢于封建礼教,她只在繁华之中静赏繁华。而宝玉原本就是为享繁华而来,他要的是盈握这样静赏的美好。

然而,命运是如此多舛,一切情痴还是败给了封建礼教和封建腐朽。他们的美梦破碎了。抗争对于那个没落的时代皆是枉然。木石前盟终是不敌封建礼教认可的金玉良缘。宝钗还是嫁于了宝玉。

深情凝固在黛玉最后的血泪。

从年幼的的青涩相识,到日复一日的泪流心动,林黛玉为她的宝哥哥耗尽了全部的光阴,终于还是一切成空。她已没有力量再去争取,她只有放下飘然而去。

那些遗落在尘世的深情,惊醒了繁华深处的贾宝玉的美梦。他一生只要一人竟那样难以满足!而他身边所有的如水般的女子也像落花一样萎于尘土,他没有力量挽回一切。

情起缘灭,缘起情灭。他还是走了,看破红尘一梦,于幻境大荒,了悟岁月。

曾经一个为惜花写下吟诵,一个因倾听泪湿青衫。曾经一个为别人假定的离别心痛痴傻,一个为旧日鲛绡心池摇动。

终于在这样的伤情中,我漠然沉思,和金庸笔下的杨过,琼瑶笔下的皓祯一样,发出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的感叹。

也许在女娲造人的伊始,情只是她无意流落人间的青丝,根植了灵魂的深处,生生世世,不灭的延续着永久的疼痛。也许如圣经所说,女人是男人的肋骨所化,彼此是永恒的牵动。

总之爱不深不动婆娑,情不深不堕轮回。

于宝黛,情起于慈悲,缘终于幻灭,已经是极致。那个时代但愿永世不返!这样的悲剧便可不再上演!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3,396评论 1 301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1,482评论 1 258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4,858评论 0 213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1,131评论 0 179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903评论 1 256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847评论 1 17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454评论 2 273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206评论 0 167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9,047评论 6 232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563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344评论 2 215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667评论 1 231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264评论 0 32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163评论 2 214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546评论 3 207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630评论 0 9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32评论 0 166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572评论 2 231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668评论 2 232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论红楼,莫漏红楼女子;论红楼女子,莫少“金陵十二钗”;论“金陵十二钗”,莫缺薛林二冠。 关于薛宝钗,其诚然是个出色...
    我的猫叫伍毫子阅读 6,509评论 25 75
  • 第112天/94次 2017. 6.26 觉察日记 事实:刚刚结束了一场微课的分享,因为第一次使用新的技术在千聊上...
    瓯姐姐阅读 18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