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桂花茶

   “咦?这是谁的放这儿了?”

   “店长说是有人预定好的,晚些时候来取。”

 “哦......”你收起抹布坐下,托着腮小憩。正是中午,一周小店里没什么人。

但这杯茶不知何被孤零零地放在桌子上,还在冒汽。顺着热气飘逸的方向,在清香中,看得见小店窗外的天。

正十月,天气实在是好。

白云躺在一望无际的碧空中,一团一团地发懒。它们厚实到有明暗的阴影,让人看久了老觉得云堆里有什么东西。再仔细看,云在缓缓移动,悄悄地平挪,像是藏着宝贝的机灵鬼,故作轻松地哼着细细的曲儿,掩护着它的秘密,从热闹的现场趁人不注意一溜烟跑掉。等再抬头找它,那天上一朵一朵,一片儿,一缕的,哪还能找得到?

   看,刚才问你的人也被吸引去,坐在落地璃橱窗旁的位置,呆呆地瞧着云去了。当你以为他趴在那睡着了,他突然兴奋地招手:

“来来,咱俩在这看茶一定很棒,还可以看云。”

反正闲着没事,就端起茶过去坐到橱窗旁吧。你得小心别晃漏了,一周的生意实诚,一滴都不愿少客人要的分量。

于是,这安静得连只猫打呼噜的声音都能听到的下午,你和好奇者面对着面。

不对,你最好别站那居高临下地瞅。坐下吧,就把脑袋枕在胳膊上,一边呼吸着衬衫上干净的味道,一边平视这杯温热的茶,这是最能观察细微的角度。

    而对面的他早已摸到这个门道,开始微醉了。他能看到什么?这杯中有个小天地吗?只见它带着点夏季余下来的阳光,透明的杯盖将窗外的天空照映得一清二楚。

哟,这么一瞧,杯中的天也同外面的天一样蓝得纯粹温润呢,不带冷意的蓝正配无瑕的云白。当风栖息在大地上时,天就静了,像一幅凝固了的油画。也许这杯盖真的以为自己是张画,竟堵不住一丝丝的热气还在探头探脑地出来,熏热了你的脸颊。

“嘿,伙计。这是杯桂花味的茶啊。”你惊喜地又闻了闻。

“嗯......”他已经莫名地沉醉到连头都不点一下了,只是发出一声满意的鼻音。

现在,你们是都在下午的桂花茶里沉醉了?既然闲来无事,那就来听听这杯茶的做法吧:

阳光暖软如蜜,但也缺不得连阴雨的酝酿,茶之所以温润美妙,可少不了精工细作。这杯茶是用了一周时间做出来的。

周一

在最开始连续不断的阴天里,你所不知道的事物正在悄悄变化,夏季的炎热终结于灰蒙蒙的天色,太阳早早地退离,迫不及待地去当西山下的隐士。

雨来了。在意料之中的不经意之间,像是小米,簌簌地撒进来,滴在伞顶,落在地上,清洗干净了草地与道路中的灰尘。这茶的原料要用清凉的初秋之雨洗干净,才能算是上好的原料。

这时,配料们都不躁动,只有风急急地赶来与雨会和,它俩是酿茶的老搭档了。

周二

基本一夜没停的雨淹没了桂花的头顶,所有的花朵都浸泡在雨水里。这些娇小的花,每一朵都含了一颗雨珠,甚至三五成群地接着要咕噜咕噜落下的雨。

图片发自简书App


雨越下越大时,风开始准备发酵,他和雨争吵到底要酿几度的桂花酒,最后雨算是败给喋喋不休的风了。它退一步说:

“唉,我们还是酿杯桂花茶吧,不做桂花酒了,免得喝下后跟你一样烈得似火。”

风哈哈笑着说好。

周三

到了酿桂花的下一步,雨有事先走了,留下风守在这里。桂花落了满地了,一只迷宫蛛躲到灌木的树叶底下,瞪大几双眼睛看它的网收获了多少雨珠与桂花。

“不少,不少呢,都沉淀了。”

见风过来了,蜘蛛缩回它的窝里。它知道风在收取蛛网上晶莹的桂花雨,它也很高兴。因为它织出来的网可是有灌木丛最自然的味道的。


周四

这天一大早,天不跟雨和风打声招呼,抢先开始往杯子里倒阳光,云层根本堵不住拥挤的光,只得给它们让出道来。

被晒醒的风在下面叫道:“喂!桂花还没润透呢!”

天不理会,一个劲地倒他的。眼看着将倒满了杯子,风急了,他吹来更厚的云,又叫雨来做好准备,可算是拦住了天继续倾倒阳光。

“要按顺序慢慢来嘛,心急不得。”风是这么说的,雨也赞同,看来酿桂花是对的,连风都被这慢过程磨好了脾气啊。

周五

差不多了,差不多了。风掀起桂树的层层绿叶,看到那一粒粒、一簌簌的桂花,无论是银桂、金桂、还是丹桂,都在雨里酿得差不多啦。

“多清幽的香气,真不敢相信是这么娇小的花朵们酿出的啊。”

风在陶醉,甚至在桂树下生长的小草也忍不住捧起几朵小小的桂花,学着风的模样轻嗅这醉人的味道。

周六

发酵讲究“慢工出细活”。风知道这点,他先遣散了云层,好让桂花能得到最佳的金色阳光。雨水浸泡还只是一步,接下来的阳光发酵同样重要,这可决定着桂花的香气会不会馨香到让人悠哉至忘我的境界。

在慢慢回热的天气里,风来回视察着桂花树,时不时盘旋着撩下几粒成熟透的花朵。无论是正当新鲜坐在枝头的,还是已经有枯萎迹象的桂花都“各得其所”才最好。

“境界!这种境界是最重要的。”风不知怎么知道这两个字的,反正它觉得这正和他的心意。

风还把他的心得告诉了天:“别忘了转告我的老伙计啊,那雨还真是懒起来也不来瞧瞧了!”

周日

“温度上升的阳光有助于让酿好得桂花香味挥发出来。”

风飘在空中醉醺醺地想,今天就可以收工啦,这杯桂花酿阳光茶终于要完工了,万事俱备,只欠温度让桂花的香气能持续不断了。

时间抖了抖身子潇洒地说这个我来吧。

于是一整个周末下午都被甜香的味道凝固了似的,缓慢地流淌。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从容不迫地过了一个安澜的世纪......

这就是全部的制作过程。

现在天黑了,一周的店里静候每位顾客的到来。干净的玻璃门被打开,进来一个身着黑袍的人。他的衣袍盖住了大半个身子,那丝绒似的表面上,从上至下是星辰如同银色的河流。

“谢谢。”

黑衣人并不可怕,他用温和的眼神看着店长,接过这杯桂花茶,宝贝似的放进宽阔的袖子里,又轻轻地离开。

“那是谁啊?”客人们交头接耳,有人问店长。

“夜晚。”

店长在吧台里头也不抬地说。他忙着思考下次要推出什么新产品。星辰布丁?或者秋风咖啡?青苔晨霜卷好像也不错。

而在距离这里不远的站岗亭,正值班的夜晚喝着手中的茶,口中的余香,也温柔地沁满了空气。他在寂静的墨色中,向一周的方向瞥了一眼。

那里喔,一周小店,“欢迎光临”的招牌还在孤芳自赏地亮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