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我来简书两周年之际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是简书发给我的,告诉我,我于2016年9月1日13时25分来到简书,时至今日,整整两年了。

简书就像一位家长,每一位简书成员就像他的孩子,家长不光记得孩子的生日,而且精准到几点几分,谢谢简书!

我入简书的情景,还历历在目。那天,我去养发馆保养头发,为我服务的小姑娘,跟我闲聊,说她写的一篇文章被简书收录了。

因我八月份开始在微博写文章,一篇文章字数限制在140个字,还要算上标点符号。要用140个字写出一件完整的故事,很是考验一个人的文字功底,和写作能力。因而我对她的话特别上心。

一方面我对小姑娘热爱写作感兴趣,另一方面,我对她说的简书更感兴趣。

我问她,什么是简书?简书是怎么回事?

她停下来,拿出手机,手指一点,出现了一个叫简书的页面,指着跟我说,简书是个写作平台,没有门槛,谁都可以注册,成为简书成员,简书成员在平台上写文章,里面有好多专题,小说,散文,游记等等,根据个人喜好,自由选择。

我一把拉住她的手,问,你能帮我注册吗?

她回答,当然可以!

现在,立刻注册,行吗?我央求道。

她说,没问题!咱们立马行动。

小姑娘是热心人,征得店长同意,停下给我做了半截的头发,我亦披头散着发,开始了简书注册。

她的手指在我的手机上轻轻的点来点去,我则配合着她,告诉她注册需要的有关信息,很快就注册成功了。

她现场演示,如何写文章,如何发布文章,如何向专题投稿。回到家,我把在微博上写的一篇《那不勒斯》,修改增添,凑够一千字,投到《散文》和《旅行在路上》专题。也许选对了专题,很快就被收录了。

小姑娘第一个给我点赞,留言。她是我入简书的领路人。她的简书名叫,龙梦儿,后来她因为要干别的事,就不写了。

小说《有个叫扎根的傻子死了》发表后,有个叫诸神的恩宠 - 简书的简友给我留言,她是写书评的,书评写的很好看,是优秀书评作者,已经签约某平台。可以说,她是我的良师益友。


图片发自简书App


说一说我的简友阿YAO - 简书老师,他是深圳人,英语老师,我跟他的缘分来自一个简书分享群,他有一副带着磁性的嗓音,有一副悲天悯人的情怀。是他把我的文字变成了声音。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阿YAO老师朗读过我的《卖菜的夫妻》,《都是因为心疼你》,《错爱》,《阿紫的前半生》,《卖卤猪蹄的夫妇》等几篇文章。我的文字经过他的声音,呈现出来另一种美,弥补了我文字中的不足,是对我文章的一种再创造,可以说,他是我的老师,伯乐。

断鹂 - 简书是我在父亲的背影征文比赛中认识的朋友,他对人善良,对学问严谨,为了给我修改一篇文章,直到半夜,我都有点不耐烦了,而他,不急不躁。后来他组建了一个写作群,叫竹桃苑,一个人太孤单,一群人走得远,是他的建群宗旨。竹桃苑成员,时常囊括简书征文比赛奖项,有一段时间,可以说拿奖拿到手软。要想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是他这只车头,带领竹桃苑成员日夜兼程,朝着目的地前行。

我来简书两年,写得文章不多,粉丝也不多,最大的收获是认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了,还是珍藏在心里吧。我喜欢静静地欣赏简友的文章,我看文章,不是走马观花,而是用心体会,我会想,这件事要让我写,我会怎样写。

有位作家说过,散文是写自己,小说是写别人。我觉得,写自己其实不好写,自认为很了解自己,其实不然,搞不好就会碎碎念,或者记流水账。

写别人则比较容易,站在局外,要冷静,客观得多。有一句话叫做,当事者迷,旁观者清。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不代表共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