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高古碑风 作翰墨意趣——著名书法家骆飚临张猛龙碑欣赏

楷书无欺,没有经久磨砺,难以拥有真功夫。当代楷书,能深师碑帖取得上法者稀有鲜见。著名书法家骆飚先生则有坚定研习楷书之法的执着付出,起笔落笔,写得一手金书锦字。是当代书坛诸书皆成的贤才,楷书功夫更是法不欺人,功不欺世!


习成楷书,多以欧、颜、柳为帖本。唐楷是楷书的成熟法帖,笔法与结体的规律性比较明显,所以习书唐楷易于上手,即便是书性一般,也可以经过法帖临习初得其形。书性超人者习成楷书,则不走寻常路!骆飚先生就是一位书性超人的书家,他的楷书习成所取法本是张猛龙碑!



人们尽知欧、颜、柳,张猛龙碑却久蒙尘埃知音少。习唐楷法本是入门之选,习张猛龙碑是书法文化研习之功!常人练书法,师颜筋柳骨。贤能谙书道,必究张猛龙。骆飚先生是文化、历史、书法、丹青诸门大家,研习张猛龙碑不但是其修书道所为,也是传承文化的勇气担当!当代书坛并不缺少写颜柳的书家,非常缺少像骆先生这样读碑临碑,循张猛龙碑而寻得源本的文化学者。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骆飚与张猛龙碑结缘,是书法文化龙脉可以古今永传的幸事!


如若人人尽写颜楷柳楷,毫无疑问楷书的习成的结果往往就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书匠为多。事实上,当代楷书无论是欧、颜、柳的习练,都已经呈现出了印刷体的流弊,写得上下方整,左右齐平,平曲相似!楷书已然失去了太多的书写趣味,千字一面,匠气十足,奴性十足!反观骆飚写张猛龙碑,笔墨原生的艺术趣味扑面而来,以方笔写阳刚之盛,以圆笔写丰姿多神,方圆相济,阴阳调和!


古人写楷书,除了要写正大气象,还追求无所挂碍,拘束尽无的遂心应手!骆飚写张猛龙碑,尽得此意!所以他的字里有活力、有生机、有性灵!左右非齐平,上下非方整,平曲有别!把碑学的骨力传移过来,又把毛笔软毫的书写性放纵出来,心与笔合写碑字,情与墨涌追古风!这种楷书临写,就是远离匠气,不写奴性的“心笔合一”。心之所想,笔之能达,笔墨抒情的意象,可以把楷书原本的形神复建到惟妙惟肖!


追高古碑风,作翰墨意趣。张猛龙碑很难写,如若不作书法文化研究,只是要写“周正”一些的楷书,写欧、颜、柳足够。但是要把书法创作的艺术本源搞透彻,张猛龙碑很难写也要写,不写不知其所以然!骆飚写透张猛龙碑,收益颇深。如今筑杏坛而为贤师,教弟子习成张猛龙碑寻源琢本,自然有非常高远的培养目标:张猛龙碑是本是源,由源而趋,因本而生,在骆师门下修真谛,碑学功在育栋梁!


书画评论家 史峰 2021年2月21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