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头发,短头发,恍然一梦如年少

来自  水哥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学四年级之后,我的头发就再没超过六毫米,超过了就剃,就跟满清当年“留头不留发”一般,态度坚决无二。

说起来留短发,是从大四上学期开始。那时准备考研,但从身体到心灵,都十分排斥这项伟大活动。一面舍不得报考研班花的六百块钱,一面又对考研八股深恶痛绝,所以时常苦闷。于是,在一个苦闷的午后,我拿着手边的剪刀,朝着头上剪去。

我发誓,完全是无意识的行为。然而一剪刀下去,那感觉……好爽啊!我拿着剪刀,看着厚厚的头发手起刀落地落满一桌子。爽完开始发愁了,头上剪的狗啃一样,顶着一头豁子,怎么出门呢?

思索了许久,我决定彻底把头发剃光,最后拿剃须刀给修了一下,一个带着青茬的脑袋瓜就出现了。

剃了头之后,才发现好处多多。本来我头皮屑就多,藏在厚厚的头发下面,东一块西一块,净给我打游击。现在好了,赖以生存的头发没了,风一吹就无处遁形。原本头皮上被我抓伤的地方,也慢慢结痂,又疼又痒的症状也在好转。

大四开始实习之后,不能再留秃瓢头了,就到理发店理三毫米的圆寸,后来干脆自己买个推子,搁上半个月一个月的就剃一次。

回想起当初,为什么我会留长头发呢?这个历史就得追溯到小学初中了。那会儿流行那种长刘海儿的忧郁少年,男生头发都是长长的,柔顺而整齐地码在头上。但那会儿,有个人总是阻挠我的忧郁发型之路,那就是我爸。

在以实用主义为主的那代人眼里,到理发店理头发,理完头发还是很长,这是典型耍流氓。于是每次陪我去理发,都在我边上提醒着理发师:“短点,再短点。”好像不剃下很多头发,理发就没有意义一样。那会儿的我颇注重发型,对他这种行为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

现在回过头看初高中的照片,头发瘪瘪地贴在头皮上,并没有想象中的忧郁气质,屌丝气质倒是十足。

眼看奔三十的人了,自然不会在头发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再做纠结,随心就好。只是看着镜子里短发的自己,恍若有个长刘海的忧郁少年,穿越十多年的光阴,与自己对视,然后,相视一笑。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心中一个无以名状的以太空间
    尤里的小窩阅读 122评论 0 0
  • 「美味? 」 「是啊,《红发安妮》就像吃到饱的蛋糕店一样,有各种甜点的滋味喔。譬如在卡士达奶油上盛满刚摘下木莓的水...
    长长水阅读 462评论 0 1
  • 今天参加了女儿进初中的第一次家长会,嗯,有很多反思。 孩子上这所学校是扩招的,我从思想上对孩子有些担心,担心学习跟...
    雾霾走开阅读 4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