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名状的心情

晚饭后,打开平板准备敲今天的日更文章,消息栏突然跳出了这个通知。


看完内容,心里有一种不可名状的难过。两年,730天我才码出来417篇文,即便算上在其他论坛里的文章,也不超过700篇。问题是我还膨胀的认为自己很努力[打脸]


看过一期节目,傅首尔说她一直坚定的认为自己的文章可以改变自己曾经不美好的现状,最后她却靠嘴出了名。虽然出名了,但当她看到自己的文稿时,还是会悲从中来,忍不住落泪,因为只有她自己知道,每天码字到深夜,甚至凌晨时自己付出过多少努力。


前两年,我也几乎是夜夜码字、学习到凌晨时分,以至于一个老编辑跟我说:你是个很少见的高产作者。那段时间,每周都会交稿5--7篇,高产的最大的收获是落下了腰背常常痛到直不起来的毛病。


现在想来,事实上青春简直是个负担呢。它让你对生活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让你以为“世界归根结底是你的”,现在好了,这误解消除了,该干嘛干嘛去,把身体健康提到首位置摆正,身体协调能力差劲的我,也坚持跟着舞蹈老师学跳舞。


我有一种预感,我老了也会是个不枯燥的老太太。


          ——2021.3.1.

(张先生看到我写最后这句话,挪开椅子坐下幽幽的说:女文青就是矫情,老了也照样矫情。)[翻白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