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华凤九同人之九心九结,靡不思君(56)

凤九回到房间门口时就见一个侍从正守在外面,于是不禁问道:“仙君有何事吗?”

侍从恭敬答道:“回禀殿下,蚌王殿下吩咐小仙将这解酒药交到殿下手里,还特意交代小仙,因殿下昨日睡得不好,今晨可能会起得晚,故特地叮嘱小仙切莫吵到殿下休息。”

凤九心中一暖,承吞确实细心,便道:“凤九刚去园子里走了一圈。有劳仙君了,还请仙君替凤九谢谢蚌王殿下。”

送走侍从后,凤九便将解酒药随意搁在桌上。她现在也没什么心情去解酒,虽然她的头确实还有些疼。

一大早又跟帝君这么闹了一场,真是伤身又伤心。凤九本想躺到榻上再休息一会儿,可是一闭眼耳朵里就不停传来帝君昨晚的严酷言辞,她的人则是越躺越清醒。凤九无奈的坐起身来,现在的她实在是缺乏勇气回顾昨晚的那场大战。

眼风一扫,凤九就瞧见了桌上的锦盒。枉昨日自己还耗费心意替帝君选礼物,真是送猪送狗都不要送给他。凤九气恼的将锦盒扔进了抽屉里,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一了百了。

待凤九重新在桌子前坐定时,便瞧见了头先随意摆放的解酒药和那匹承吞选好的布料。想到承吞素日里待凤九的好,凤九生出了个想法:既然自己睡不着,那不如着手替承吞制衣吧,他若是能早一日穿上自己所做的衣服,自己也会略感安慰。这样想着,凤九便开始裁剪布料。

果然,当凤九全心投入到一件事中时,其他旁的杂念也无法侵袭她的大脑了。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传来一阵笃笃的敲门声:“殿下!殿下!”

好像是小药童的声音。

凤九起身开门:“何事这么急?”

小药童跑得满头大汗,喘道:“因殿下今日未过来取汤药,小仙便直接端去给帝君服用,结果帝君拒不肯服,而帝君的伤情也耽搁不得,因此小仙想着请殿下过去劝一下帝君。”

凤九这才意识到一上午已经过去了,平日帝君的汤药都是用膳时分服用。听到小药童所言,凤九有些奇怪,因问道:“他不肯服药?为何?”

小药童抹了一把汗才答道:“小仙也不知,帝君不肯吃东西,也不肯服药,问他话也不回答,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小仙想着,素日里都是殿下照顾帝君,兴许殿下的话帝君能听进去,因此小仙便冒昧的来找殿下了。”

凤九有心不想去,早上她才和帝君闹得不欢而散,尤其还胆大包天,竟敢对帝君使定身咒,东华这会儿见到她一定不会给她好果子吃的,自己可没有送上门去给他骂的道理。

可是不去的话,还有谁能劝帝君?又有谁敢劝帝君?帝君的伤情若还不好好调理,以后只会后患无穷。

凤九看明白了,帝君这是成心折腾自己来逼她现身,不得不说这招狠极了,帝君可以不顾念自己的身体,凤九却不能不顾念帝君的身体。

此刻凤九的内心激烈斗争着,可最终还是担心帝君的想法占了上风,因此凤九放下手中的一切随小药童而去。

到得帝君房间,小药童并没有跟进去,似是知道有些话只适合两人独处的时候说。凤九尽力摒除内心的疙瘩走进房,就见帝君闭目躺在床榻上,一副不愿与人交流的模样,听到有人入房眼皮抬也未抬。桌上的汤药与食盒也是动也未动。

凤九不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无事样子,事实上她内心还非常介意昨晚的事,现下只是不得不来。因此凤九尽力弱化声音里的担心情绪,冷冷道:“为何不肯服药?”

东华乍听得凤九的声音猛然睁开眼睛,见到凤九果然在眼前更是藏不住眼里的吃惊与欣喜,口里道:“凤九你来了……”

凤九的目光并不看向东华,只是道:“为何不肯服药?”

东华不做声。

凤九像是自说自话一般,接着道:“该喝药了。”

凤九本以为还要同东华费一番口舌、经一场交涉后东华才肯退让,正在想要如何才能劝服他服药,没想到东华竟然配合的答道:“好。”

凤九微一怔,难道如此简单?东华可是最擅长讨价还价的。

东华见凤九仍未动,以为凤九刚进房所以找不到汤药,便提醒道:“药在桌上。”

凤九这才反应过来,觉得东华如此配合甚好,左不过耽误自己一碗药的时间。于是凤九自桌上端来那碗汤药,又走至榻旁扶东华起身,再将汤药递至东华面前。

东华本想自己接下药碗,但也许凤九习惯了近日给他喂药的形式,因此径直将药递至东华唇边,喂他喝完了一大碗汤药。

凤九是事后才看到东华想要伸手接碗的动作,心里暗暗懊恼自己真是有个除不掉的婢女属性,又做过头了。

凤九将空碗放回桌上时,又瞟了一眼食盒,背对着东华问道:“是否还未用膳?”

东华答道:“尚未。”

凤九未再问什么,打开食盒,取出里面的菜肴。因今日凤九生气未特意给东华做饭,所以小药童拿来的饭菜是由承吞带来的大厨掌勺的。

凤九看了一眼,其中有好几样菜都是东华不吃的。照顾东华饮食的这几日凤九也发现了,东华虽说对吃食不是特别讲究,也不会在一开始就讲明喜欢吃什么讨厌吃什么,但是他的舌头是最诚实的,若是他不喜欢吃的东西,任是你磨破嘴皮子了他也不会品尝一口。所幸凤九的厨艺过得去,于吃食又多有研究,各种菜系均有涉猎,所以即使如东华这般如此钟情偏爱某些吃食的神仙,凤九仍然有不少的妙招可以应对。比如说这些天,凤九也是变着法儿的做东华爱吃的菜。

在吃食里挑挑拣拣,凤九才算搜罗出一碗东华应该不会反感的饭菜。端着碗筷递给东华时,东华只得接过,可不敢张口让凤九喂,同时不禁暗暗懊恼之前喝药时为何要伸手接碗,如若不然,按照凤九一贯的性子,她肯定也会喂自己用膳的。

东华端起碗来,才发现里面的饭菜都是自己素日爱吃的。府里的大厨自然是不知晓,而这些小细节除了凤九之外,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格外在意,就连自己都不会去注意。难怪刚才凤九在食盒里捣鼓了那么半天,敢情是在挑拣他爱吃的菜,担心他会吃不好。

想到这里,东华心里头有些高兴,虽然凤九这会儿对着自己依然不假辞色、冷若冰霜,可她的心里到底还是关心自己的,她的行动已然透露了一切。

东华正打算开始用膳,却好像想起了什么,突然看向凤九:“凤九,你用过膳了吗?”

图片发自简书App


九心九结,靡不思君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