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但喜欢攀比,还喜欢幸灾乐祸

文|徐暮雪

01

许久不联系的老乡不知从哪里问来我的电话,发来短信,她哥哥制毒贩毒被捕,现场搜出十几万现金,制毒的工具,制好的毒品。找我是因为我的一个好朋友的亲人,在这个事情上或许能帮上一点忙。

信息我看完就删了。她也没再联系我。不过陆陆续续地听到不同的人讨论起这件事。

“哎,我就说怎么来钱那么快,原来是干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啊!我们这些老实人,一辈子赚的钱都没别人的零头多!”

“听说有好几处房产,好几辆上百万的车呢,也真是该被政府好好治治,不然看他们一家人的气焰简直要上天了……”

“依我看,得判无期徒刑呢,找再好的律师也没用,事实确凿,还当场搜出毒品什么的。有关系的话,最多就是他们家那些亲戚可以免去被查的可能。听说,他的那些亲戚一个个也是一夜暴富,买房买车啊,肯定也是制毒去了……”

“可不是啊,我看他那舅子的奥迪车都卖掉嘞,开一个破旧的皮卡,肯定是避嫌。你说他舅子好几年都没干什么正当活儿了,天天就是四处闲逛,不是做这个勾当,哪来钱盖房子买车啊……”

……

制毒、贩毒本身的危害,在这么些言论里好像显得没那么重要了,大家喜闻乐见的是这样声名鹊起的一大家子人,最后如何在他们不关心的正义面前束手就擒悲剧收场皆大欢喜。

02

同学群里,莎子发了几张照片:莎子研究生的录取通知书、莎子和室友相拥而泣、莎子堆满书的课桌,莎子趴在图书馆的桌子上睡着了,莎子笑靥如花地摆了个胜利的pose。

群里先是安静了一阵,随后炸开了锅。满满的点赞,羡慕,祝福。莎子是勤奋出了名的,慢半拍也是。害羞地收着同学们的各种友好,忍不住地傻笑。

之后的几天好多的闲话传到耳边。

“家境又不好,读什么研究生,不好好找工作,不怕累死父母……”

“肯定是找不到工作才回去考研究生的啊,不用上班考个几年,怎么也能考上……”

“考上研究生有什么了不起,也不看看什么大学什么专业的研究生,我一个同学的姐姐是北大的研究生,可牛了……”

“哎,人丑就该多读书啊,可这一读还没完了……”

“研究生又怎样,要是能力不行,研究生毕业还不是找不到工作……”

……

我气得铁青了脸,却一点办法也没有。

想起当年,宿舍里,一个个有意无意地透露着自己的新包包多少钱,香奈儿的香水也不过如此,一千五百块的高跟鞋还磨脚。而我和莎子穿得村姑般,中午、傍晚在饭店里端盘子洗碗做兼职,晚上雷打不动地去自习到十点。

一天中午做完兼职,太累了回宿舍睡觉,结果睡过了头。恰好是辅导员的课,课堂上点名,好心的舍友说出了我们去做兼职,希望可以得到辅导员的一点同情,减轻处罚。于是同学们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我们勤工俭学的事。

舍友转述讨论情景时,一个同学的话深深刺痛了我:看她俩穿着就知道很缺钱啊!不过,我看她们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出息,市井气太重,洗盘子一个月能有多少钱……

那么多时候,我们对这样的一些人束手无策,只是想到既然共同生长在这样一片土地,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彼此,所有的不屑和对不屑的抗争,肯定就是此生修行路上的垫脚石。

不要把这个哪怕不美好的世界让给你不齿的人,把所有的努力用来消灭这些不齿吧。

03

最近几个月因为工作忙,往家里打电话打得少了。

半个月一次的电话,末尾妈妈总会念叨,生孩子的事情你们要考虑一下了,你以为还年轻啊!邮局斜对面那个你的同学,跟你一年结婚,前两天看着她抱着个七八个月的孩子回来。还有隔壁那条街的玉秀,上个月也生了个儿子……

我哼哼唧唧,没好说什么。

妈妈总会接着说,钱哪里赚得完?生孩子要紧。你没听别人怎么说……

她也没好说下去,急急搪塞几句,挂了电话。

我太清楚那些别人会说什么。

没考大学前,背地里说,哟,瞧把那家人神气的,像要出个能当主席的!

考上大学了,嫌弃地说,我还以为多不得了的大学呢,北大出来还有卖猪肉的!

出来找到工作了,不屑地说,人家东边那个翠翠可是企事业单位公务员铁饭碗,以后找个老公也是体制内的人,安稳无忧!

结婚了,翻翻白眼说,我倒说嫁那么远肯定得嫁个什么百万富翁,也不过个穷小子,贫贱夫妻百事哀,谁知道呢!

买房了买车了,他们还是有话说,哎哟,我以为买了别墅豪车呢!一把年级了孩子都没有,再有钱又怎样!

……

这是怎样的一些人,不但喜欢攀比,还喜欢幸灾乐祸,只要你过得没我好,我就有理由蔑视你。就算你过得比我好,也没什么了不起,比你好的人多了去了,再说了,以后的事谁知道呢,走着瞧!

这样一种传染性极强,且极难医治的牛皮癣,不分时间,不分地域地存在。文明的膏药升级到抗生素一类,也只能管一阵。

于我们,只管心无旁骛,只管坚定前行,最不济,时间就做那包治百病的庸医,我们就做那疯癫的俗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