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10.71-10.80

1字数 16950阅读 1395

10.71

还剩两日就是滚滚的周岁礼了,太晨宫也忙活了起来,司命这两日也没有来太晨宫,而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咿咿呀呀地唱着皮影戏,因为自那日司命领了任务,要唱皮影戏后,想着内容该是些什么?为了少帝君,他也不懂啊,思来想去,最后看戏的还不是白家人和墨渊上神那一家子,还有天君一家子,因为帝后说了,不想大办。所以苦思冥想了半日,总算想到了该唱出怎样的戏,还从特地从承天台选了台柱子乐菱仙姑来搭戏,为此也做了全新的道具,力求将这出戏表现得淋漓尽致。

 

因为每日都能听到司命练唱的声音,所以九重天总有些无事八卦之徒,没事儿打听打听,更何况,太晨宫如此大的动作,九重天凡是有些官阶的仙君,都在想着,过几日又可以去东华帝君面前露个脸,这九重天上第一次的办个周岁礼,肯定是相当隆重的,这礼物都该准备起来了,一个个翘首以盼,每日没事都会去太晨宫门口假意路过,还有撞着胆子,往宫里瞧一瞧的,可却没有任何收获,所以大家都在猜测,那一日东华帝君该如何操办自己儿子的周岁礼。想想当初的那惊天动地的婚礼,至今历历在目。

 

终于到了那一日,太晨宫张灯结彩,五彩的丝带,围着宫墙,又一次的盛宴正在开始,只是这一次,只是一个小家的盛宴。。。。。。

白家人早早地就来九重天,白奕夫妇不知道从自己的库房里,寻了什么样的宝贝送给他们的掌上明珠的宝贝呢。狐帝白止夫妇也是如此,就想着给这个曾外孙子,有个好彩头。墨渊少绾带着果果也来了,天君夜华,天后白浅带着团子和朵朵也来了,自然也少不了那个冒充白家一家人的老凤凰了,还是凤九的救命恩人不是。

 

“哈哈哈哈哈。。。来来来,给我抱抱。”折颜伸出手想要抱滚滚,没想到小家伙脸一撇,小嘴里“哼”了一声。

惹得白真又取笑了一把折颜,“看吧,老凤凰,小滚滚都嫌弃你。来,小外公抱抱。”

“咯咯咯。。。”滚滚听到白真的哄抱,居然很开心地伸出双臂,嘴里念叨:“抱抱。。。”

白真一把抱过,将滚滚举国头顶多次,笑得很是开心,“看吧,我们小滚滚很喜欢我哦。”

 

“一个小白眼狐狸。”折颜嫌弃的看了一眼。

“你个老东西,一把年纪,还跟我们滚滚计较,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凤九奶奶笑着说道,从白真手上接过滚滚,怎么看都喜欢,“这孩子,长得真漂亮。来,叫我一声太外婆。”

小滚滚嘴里叽里咕噜冒了几个让人听不懂的词,都得狐后哈哈大笑。

 

“奶奶,滚滚现在还不怎么会说话,不过啊,走路倒是学会了。”凤九带着念夏,端着点心过来了,说道。

“是吗?会走路了啊?来走到太外公这儿来。”狐帝白止也起了玩心,伸出双手,冲着滚滚拍拍手,招呼道。

谁知道,如刚才折颜一般,撇过头,趴在了凤九奶奶的肩头,就是不看他。

“看吧,看来着小家伙也不喜欢你,狐帝,用你的儿子刚才说我的话,来说,就是小滚滚嫌弃你。”折颜幸灾乐祸地瞧着狐帝。

“呵呵。。。”狐帝哈哈大笑起来,“我们青丘的孩子们都是放养的,我也没有正经带过孩子,嫌弃正常。是吧,老二?要不你试试,看看你的外孙子要不要你。”

“爹,上神说你呢,你怎么开起我的玩笑来了。”凤九爹有些尴尬笑了笑说道。

“怎么了?你不喜欢这个外孙子啊?抱抱怎么了?”狐帝有些不乐意了。

凤九见状,笑笑,“来,滚滚,我们去外公那儿,好不好?外公可喜欢我们滚滚了。。。”将滚滚放在地上,站稳了,朝向白奕的方向,谁知道。小家伙一转脸走向了白真的方向,白真赶忙伸手去接,得意的说道:“看吧,还是我们滚滚最识人,滚滚最喜欢小外公了,对不对。”

 

“外。。。公。。。”滚滚居然奇迹般地叫出了一声外公。

“哎呦,二哥,不好意思啊,这声外公,倒是让我给占了。。。滚滚,那才是你的正牌外公。”白真指着白奕笑笑说道。

“都一样,都一样,小九你也没有少照顾。”白奕倒是看得挺开。当初的种种,现在的幸福,一切终究遂了凤九的心愿,也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来,外婆抱抱。滚滚,你可知你出生就是外婆抱着的。”凤九娘看着他们闹腾的了半日,怕是滚滚该被折腾累了,“外婆哄睡觉好不好?”

小家伙居然打了个哈欠,乖乖地趴到了凤九娘的肩头,“好啦,外婆哄睡觉。”

念夏上前一步,“夫人,要不念夏带小主子去偏殿睡吧。”

“嗯,也好,守着便是。今日人多嘈杂,好好看着。”

“娘,没事的,放心吧,念夏细心,滚滚懂事。”

“嗯,那就好,来,念夏你去吧。这里不用你招呼了。”

“是,夫人。”念夏抱着滚滚回去了偏殿。


10.72

距离宴会还有些时间,白家众人倒是闲聊开来了,没多会儿,墨渊带着少绾,抱着小果果,来赴约了,天君夜华和天后白浅带着朵朵来了,却不见团子,课业繁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只听响亮的大嗓门传来,“祖宗我的女婿在哪儿呢,快来抱抱。”

凤九闻声便知,是少绾和墨渊上神来了,赶忙迎接了上去,东华因西方佛陀托人过来有事嘱托,便去书房出了,这会儿才出来。

 

“少绾姐姐,墨渊上神你们来了。呦,小果果,来九姑姑抱抱。”

“你们来了。进来坐吧,喝杯茶。”东华亦上前点头微笑。

“嗯。”墨渊点点头。

“东华,你这性子转变的有点快啊,搞得祖宗我都有点不习惯了,果果,来见过你未来的公公啊。记住了,就是这个紫衣银发的。”少绾脸上一抹坏笑,得意地看了眼一脸无语的东华。

“来来来,里面请。”凤九笑笑,招呼着少绾和墨渊进去了。

“你就看你少绾姐姐,还有我呢?小九。”

“哪能啊,姑姑,小九这不是来迎接您和姑父了吗?对吧,姑父!”

“自己人无须客气。”夜华略微浅笑,携白浅去拜见白家人了。

东华亦携着凤九走了进去。

 

“今日可真是热闹了啊。老狐狸,你也来啦!”少绾这不拘小节的个性,在场的各位都是领教过的。

狐帝白止更是昔日同窗,自然明白,只是笑着回道:“我重外孙子周岁礼,我这做太外公的能不来吗?你说是吧,滚滚他少绾姑姑?”白止假意捋了捋胡子,眼神飘了飘,得意地很。

“少绾始祖,墨渊上神来了,来这边坐。你们这都多大岁数了,见面就掐。”狐后打着圆场。

“今日儿祖宗我未来女婿过周岁礼,祖宗我开心,不与你计较。怎么滴,都是我们家果果的,是吧,阿渊。”少绾这嘴上还是不肯吃亏了去。

 

“这怎么就成你们家女婿了,这才多大的娃娃?”狐帝有些不乐意了。

凤九见状,松开了东华的手,赶忙上前进言:“爷爷,这是我跟少绾姐姐开玩笑说的,以后还得看他们自己,成不了夫妻,就做兄妹呗,反正我们关系都这么好。”

“原来如此,小九啊,以后多带滚滚回青丘,爷爷我要亲自教教他,别看歪喽。”

“小九九,经常来昆仑墟啊,来看我,看看果果,记得带着滚滚啊,我可以收他为徒。”少绾不甘示弱。

“好啦好啦,你们都别争了,这人家的爹是东华帝君,这人家还没有开口呢,你们争了有意思吗?”

 

“无妨,你们先争着,等滚滚稍微大一点,我自会替他选个好师傅。”东华笑笑,“集百家之长也未不可?是吧,折颜上神,若是他日滚滚喜欢你的伏羲琴,你可愿点拨一二啊?少绾,要是滚滚想摆弄你的朔叶枪,你可会不吝赐教?这昆仑墟仙气磅礴,龙气鼎盛,自然是修研术法的好地方,如果我将滚滚送过去,墨渊上神定不会有什么怨言吧。”

东华这席话,可是把折颜,少绾,墨渊都坑进去了,这场面的话,谁会拒绝。

“这个自然。”折颜硬着头皮说道,说不定心里翻了无数白眼了吧。

“好啊好啊,正好滚滚送过来给朵朵作伴一同习武也不错。”少绾这个时候脑子颇为简单了些,惹得一旁的墨渊,捉急得很,但是大家都在总不好说,不行吧,

“等孩子大些,再说吧。”

 

“好啦好啦,孩子们都还小,都别站着说话,喝点茶,吃点点心,先垫着。东华,要不你和墨渊上神,姑父,折颜,我爹,还有爷爷,去下棋吧,我带姑姑他们去花园做做,说说话,一切准备好了,司命会来通知的。不过四叔,你呢?”

“我就随便走走,不想下棋,太无趣了。”

“他是下不过我,所以不想下。”折颜打趣道。

“谁下不过你,我这是不想下。”白真瞥了眼折颜,“我出去逛逛,等会儿,我自己回来。你们自便啊。走了。”

“老二,走,陪爹下棋去。”

凤九爹起身,“是。”

“好,那诸位,请吧。”东华难得如此热情了,还如此客套。

 

“阿渊,你去吧,好好杀杀他。那个夜华,拔了那老凤凰的毛都没有关系的啊。赶紧去吧。”少绾一开口,折颜就不乐意了,“我说,我招你惹你了了,这就是你不对了。墨渊,你不管管?”

“帝君,请,下棋去吧,把上次的棋局继续。”

“好,请。”东华和墨渊一起走了。

留下老实巴交的夜华,“上神,请。”

“走就走,谁怕谁,小五和真真都是我教的,我就不信我还能输给你?”折颜白了眼少绾,走了。

 

少绾偷笑道:“娘炮。那个,小九九,上次那什么,马吊,是吧,还在吗?我们来几局?小十七,来不来?”

“师娘想玩,十七自然奉陪。”白浅看了半天戏,缓过来,幸好,没有唱到自己身上。

“在的,那果果和朵朵怎么办?”

“你们去吧,我和你阿娘在呢,好好玩,让你们放松放松。”

“谢谢奶奶。谢谢娘。”

“奈奈,你跟着我阿娘,去帮着。”

“是,天后。”

于是各有各有的分工,少绾,凤九,白浅玩起了马吊,狐后和凤九娘带孩子了,东华一行人在下棋,打发时间。。。。待一切准备就绪,宴会也就开始了。。。

 

 

10.73

整个太晨宫里热闹极了,太晨宫外也是人来人往,络绎不绝,不是还有探头探脑的,想着凑个热闹,可守卫严肃地站在那儿,谁也不敢造次。

大约快到中午时分了,司命看着这左右都打点好了,一切准备就绪了,便去了书房,“启禀帝君,一切准备就绪,可以开席了。”

“好,知道了,你去通知九儿他们。”东华落下最后一枚棋子,嘴角一抹笑意。

“墨渊上神,看来是扫了尊夫人的兴了,这不分伯仲的局面,怕是她会失望的吧。”

 

“不会,她对这些无甚兴趣,走吧。别让他们等太久。”

“嗯。”东华起身,转脸看向折颜和夜华,“不知二位可结束了?”

“稍等稍等,这个结局嘛,不尽如人意,不过倒不会随了某些人的愿。是吧,天君。”

“改日再战。”夜华笑笑,起身,“走吧,莫让他们等急了。”

狐帝白止和凤九爹也起了身,“等回了青丘,咱们再继续。”

 

一行人正好出了书房,便碰到了念夏抱着滚滚走了过来,“父。。。君。。。抱抱。”

“呦,这小白眼儿狼,果然是只认得他父君。”折颜嫌弃地笑了笑,“看来我这桃林以后可是清净了,他定然不会像他娘亲小时候那般,天天在我桃林混喽。”

“那可说不定。是吧。老二。”白止背手,晃了晃身子,笑着说道。

东华将滚滚抱在怀里,“走,我们去找你娘亲。”

“九九。。。”

“呦,这小子,没大没小,怎么直接唤小九,九九,这么没规矩。”凤九爹一本正经的说道。

 

“无妨,九儿喜欢他这么叫。”东华解释到,冲着白奕点点头。

“可这。。不合礼法。”白奕皱着眉头说道。

“你看看,你又来了,不就是个称呼嘛,神仙活个几十万年,谁还在乎这个。”白止拍了拍白奕的肩膀,“放宽心。”

“二哥,放宽心,走吧。”夜华默不作声。

“各位请。。。”东华点头示意,说道。

一行人,去了前厅。。。。

 

“帝后,一切准备就绪,帝君他们已经去前厅了。”

“好啦好啦,我们就来,别吵。”少绾很不耐烦的回道。

“少绾姐姐,你别吓着司命,你输的我还你可好?”

“师娘,只是玩玩嘛,不要生气,十七也还您,可好?”白浅也跟着陪着笑,说道。

“那不行,愿赌服输。下次再来,祖宗我就不信我赢不了了你们,今日祖宗我高兴,我才不生气呢,好啦,我要去见我未来女婿去了。走走走,快点。。。”少绾催促道。

“呵呵。来,姑姑,我们走吧。”凤九扶起白浅,挽着少绾,走去了前厅。

 

太晨宫前厅内,白家众人,墨渊一家三口,夜华一家三口还有东华一家三口悉数到齐了。

司命在一旁恭敬地说道:“帝君,宴会已经可以开始了。”

“好,你宣诏书吧。”

“是。小仙遵命。”

瞬间四海八荒,共响一声,太晨宫众人侧耳倾听。

“承东华帝君之诏,今为东华帝君与青丘女君之子白滚滚之周岁礼,赐名东华紫府旭尧君,赐居旭尧殿,待其成年,继帝君位,司仙籍官阶定品之职。”

一时间,四海沸腾,八荒喧闹,所有议论的焦点,都是这未来的帝君。。。。。。

 

10.74

“旭尧!”狐帝白止重复了一遍,“好名字,好名字。”

“嗯,是不错,这小名俗是俗了点儿,这正名倒是不同凡响,不错不错。”折颜笑着说道。

“东华,想不到你取个名字倒还是可以的嘛。”少绾看着凤九和东华,笑了笑,“阿渊,你看人家取个名字多气派,你再看看我们果果的,墨非翎,还真的是天差地别。”

“男孩子的好取一些。”墨渊小声解释道。

“那十七的朵朵呢?白姝,多好听啊。”少绾嘀咕道。

 

“师娘,果果的非翎也好听,不必我们果果的差。”白浅在少绾耳畔小声说道:“帝君老来得子,您就让他气派一回嘛,对吧。咱们不比不比,再说了,再气派将来还不是会成为您老的女婿不是,这也给您能长脸了不是。”

哈!十七,你说这话我爱听。可劲儿嘚瑟吧。”少绾居然笑出了声,全场都感叹于这名字的霸气,少绾这笑声倒显得格格不入了。

少绾尴尬地说道:“没事,没事,祖宗我就是替滚滚高兴,高兴。你们继续。”

 

凤九也沉静了半晌,有些疑惑地问道:“东华,太晨宫有旭尧殿吗?我怎么不知道?”

“嗯,有。来,你们随我来。”

众人随着东华移步偏殿,驻足,“这里便是。”

这不是偏殿吗?还没有名字。”凤九说道。

“现在它有了。”东华抬手,自左往右,手掌慢慢推移,一块雕刻精致的牌匾悬于偏殿之上,上面赫然醒目的三个大字:旭尧殿。

 

抱着滚滚的凤九,惊喜的说道:“东华,你何时做了这牌匾。”

“嗯,你赶我出寝殿睡的时候。”东华倒是显得很洒脱,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凤九一听,面露尴尬,有些难为情,“我什么时候赶你出去睡了,你别胡说。”

“嗯,没有没有,本君记错了。”东华揽过凤九的肩膀,一家三口,羡煞旁人。

 

咋咋呼呼的少绾听到东华被凤九赶出去睡,有些惊讶地笑出声:“小九九,你行啊,还能将他赶出去睡,呦,这在我魔族,可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想当年。。。

“绾绾,今日不谈这些,你看果果是不是饿了。”墨渊赶忙打断了少绾的话,今日大喜,这不合时宜的话还是不要说了,免得某些小心眼儿的秋后算账,吃亏的还是自己。

“咳咳咳咳咳。。。”折颜假装咳嗽了几声,憋着笑,心道:“这只母凤凰的智商真是硬伤。”

 

“那个,帝君,少帝君的抓周已经安排好了。”司命上前缓解了尴尬的气氛。

“走走走,都别站着了。走吧,帝君,请。我倒要看看我们家滚滚抓个什么东西。”白止招呼道。

“诸位上神,请移步大厅。”东华客套地说道。

 

太晨宫大厅内,正桌上已经摆好了,按照东华和凤九商量的意思,桌上摆放了书,钱,文房四宝,还有两个与众不同的东西,便是东华的苍何,为了方便滚滚抓,还特地变小了许多,和凤九要求的锅铲。

要说这苍何,倒是情有可原的,毕竟男孩子嘛,父君又是个四海八荒的第一人,自然希望他修为功力了得,可这锅铲是个怎么回事?惹得众人议论纷纷。

还是折颜最先提出来疑问:“我说,这锅铲是个什么意思?”其他人也开始一轮开来。

凤九倒是很自豪地说道:“我让放的啊,因为东华说以后等滚滚继位了,我们就出去游玩,我自然希望他可以掌握厨艺,不至于自己想吃点什么,让别人做,还做不出那个味道。”

 

“啊,你倒是挺会未雨绸缪的。”折颜挑大了眼眶,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那还得看滚滚会不会抓呢,即便抓住了,这么大的孩子,懂什么?或许觉得好玩罢了!”白止倒是看得透彻。

“来吧,滚滚,去看看你喜欢什么?就拿什么?”东华将滚滚放到了桌上,小家伙还转过脸来,看了看四周的人,眨巴着黑溜溜的大眼睛,着重看了看东华和凤九。

“去吧。”凤九上前摸了摸滚滚的头,微笑着。

小滚滚慢慢转过身去,面对着面前摆放的物件,眼神里透着好奇,想伸出手又缩了回来,还是转过脸来看了看东华,东华点点头,“去挑个自己喜欢的。”

 

小家伙似乎是懂了,又一次转过脸去,抬起手,周边的众人都跟着紧张了些,瞬间也安静了下来,只见,小家伙低着头看这面前的物件,果然没有让东华失望的是,小手直接去取了苍何握于手中,随即又取了书来,接下来,居然把书打开了,把苍何夹在了书里,放在了自己的小腿上,又抬手取了亳笔和宣纸,胡乱地画了几笔,可唯独钱和凤九的那个锅铲瞧都没有瞧一眼。见此状,众人都笑了起来。

“这兴趣,跟帝君没什么差别吧。看来帝君退隐后,一个新帝君会上位,如出一辙。”折颜笑着说道。

“呵呵。希望如上神所言。”东华笑了笑。

“好吧,以后还是我做饭给你们父子吃。”凤九的愿望落空了,只好妥协地说道,“儿子,你跟你父君一样,娘亲也开心。”

“哈哈,祖宗我的女婿,定然也是个出类拔萃的。”少绾得意了起来。

白止瞪了眼少绾,少绾倒是毫不示弱地也瞪了回去。

“以后看他们各自的造化吧。说什么都为之过早。”狐后倒是说了句实在话。

“嗯,这话不错。万一这性子也如帝君一般。。。。”折颜没有接着说下去,只是笑了笑。

“看来,以后我这外孙子的功课定然是要比他娘好的。”白奕冷不丁地来了这句话,在场的各位都知道凤九最不喜的就是功课了,自然也成了一个笑点,大家都笑出了声。

“比我好,才好呢,省心,对吧,阿爹。”凤九吐吐舌头,冲着白奕笑了笑。

 

“这抓周礼毕,各位上神请入席,帝君帝后,宴席可以开始了。”

“好。”东华和凤九点点头。

众人都坐了下来,席上,又是折颜赠送的桃花醉,一个个都觉得甚是醇香。觥筹交错间,折颜端起酒杯,走到东华和凤九面前。

“帝君,小九,今日小滚滚周岁礼,这不送个礼物嘛,好像太说不过去。来,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话音刚落,折颜的另一只手中就出现了一把折扇,递与凤九。

“折颜,这扇子是?”

“多谢上神。”东华端起酒杯,似有敬酒之意。

“折颜,你也太没有创意了,以前送我也是折扇,你今次送滚滚也是折扇!”白浅取笑着说道。

 

折颜不以为然一笑,“你别小看了这扇子,可是有我的三成法力在上面的,至少可在危急时刻,护得滚滚周全。你那把也是就是与你附庸风雅玩耍罢了的。”

“你就偏心眼儿吧。”白浅白了一眼折颜。

“你喝了我那么多的桃花醉,还想我送你什么宝贝?”折颜嫌弃一脸,喝了口酒。

凤九一听三成法力,觉得如此贵重,有些犹豫,“折颜,这个太贵重了,滚滚还小。”

“收着吧,就当我送他的礼物了,以后要是你们夫妻二人嫌弃他多余了,送来我桃林,陪着我玩玩也不错。”折颜开玩笑说道。

“折颜。。。”

“呵呵,如此多谢上神。”东华笑着说道。

“哎,我说,你们不表示表示?好歹也是你白家的第一个曾外孙不是?”折颜招呼着白家人揶揄道。

“折颜,就你快,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准备呢?”

于是,席间,凡是宴会上的众人,一家一个代表,均奉上了自己的礼物,连一旁的司命,都不禁感叹,这少帝君果然是不得了,收的礼物都较常人之珍稀,个个都争着要收他为徒,自个儿的爹又是顶厉害的人物,啧啧啧,以后不得了啊。


10.75

这名赐了,牌匾也挂上了,宴会也结束了,接下来最值得期待的便是司命的皮影戏了吧。

“帝君,这戏还开场吗?”司命虽说已经准备好了,可还是不大想唱,毕竟这不是自己的老本行。

“九儿,可要看?”

“嗯,看啊,少绾姐姐,姑姑,都很喜欢看戏,我娘,奶奶都喜欢的。唱吧,司命,辛苦你了。”

司命叹了口气,“不辛苦,不辛苦。小仙这就去准备。”

“哎,司命,等等,戏命是什么?”

“这个。小仙现在不好透露,帝后等着看便是。”司命卖了个关子,拱手退了出去。

凤九想了想,“东华,是不是你又想给我什么惊喜?”

东华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司命要唱什么?我让他自行准备的。应个景就行。”

“是吗?”凤九半信半疑,招呼着各位宾客移步花园看戏去了。

 

话说,司命这排场搞得还挺像模像样的,敲锣打鼓的,甚是欢腾。

只听,敲起锣鼓,吹响唢呐,拉着二胡。。。。。。

“我不是要擅闯这个林子的,我只是要借个路。。。”

一声狂傲的虎吼震耳欲聋。。。。

“我是青丘白凤九,休得无礼。。。。。”

一阵激烈的追逐,一声稚嫩的呼喊,一抹紫衣从天而降,温暖的身躯,抱着缓缓降落,广袖一挥,虎精落荒而逃。

“你还想抱着我多久?”

一声惊叹声,身躯蜷缩着往后的粉色身影。

“你是何人?

“东华帝君!”

“你真的是东华帝君?”

“不像吗?”

不像,我在折颜的藏书里,看过你的画像,真的不像。。。。”

。。。。。。

“凤九仔细想了一下,凤九确实对帝君有那种意思,帝君你明白吗?”

“帝君,凤九喜欢你,喜欢你喜欢得不得了。”

“我昔日带兵惯了,既护内又不讲道理,以后我宫里的人和狐狸,你还是离远一点的好。”

。。。。。。。。

“陛下只要记得,九儿受这一箭,是心甘情愿的,不需要任何上次,我只求陛下能够记住九儿,生生世世记在心里。”

“朕,生生世世定不负你。”

。。。。。。。

“若真的尘世情缘尘世尽,那帝君还来着破屋子干什么?是有什么放不下的吗?“九儿,若你安好,我便安好!”

。。。。。。。

“帝君推开我,是不是因为三生石没有你我的名字?”

“你如何知晓三生石?”

“我就不信三生石上不能没有你的名字。”

。。。。。

“九尾狐断尾,犹如剜心。”

。。。。。

“东华,我说过,你生我生,你死,我也不会独活。”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当年你没有抹掉三生石上的名字,你是否会喜欢我?”

“会,我会喜欢你,我下凡历劫,本就是为了成全你一次,也是成全我自己。”

。。。。。。

“世间万物渺小至斯,没有什么值得惦念的。”

 

你要守护你的四海八荒,我亦会守护好我青丘一方子民,不让你忧心。

我希望你安好,也许以后,我们还有以后。。。。。。

 

“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在下少阳。想应了这看病先生一职,不置可否?”

“我是初到此地不久,一切都是重新布置的,如果先生不介意,就留下吧。”

 

“你救了我,这救命之恩定是要报的。”

“既然要报,就以身相许吧。”

“这个不行,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我可以用别的法子来报。”

 

“少阳,你可以有喜欢的人?等你有喜欢的人了,就会知道,那个人就是最好的,其他的人都变成了将就,而我不愿意将就。”

“九儿,是我,我是东华。”

“你。。。。少阳。。。。你怎么会是东华?”

“我就是东华,九儿,我再也不会放开你的手,无论发生什么,有我在。我以为我可以看着你好便好,可其实不然,只有在你身边,我才会觉得你好便好!从此以后,你去哪儿,我去哪儿?再也不分开了。”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

“真的,不骗你。三生石又如何?四海八荒乱了又如何?我既然能平一次,不在乎再来一次。”

“可是?”

“没有可是,相信我,有我在一切都会好的。”

。。。。。。。

“三生石改,天命所归,以后我们永远在一起。”

“嗯,永远在一起。”

。。。。。。。。

“东华,我有我的责任,四海八荒,青丘,都有我的责任,你放心,为了你,我会好好活着。”

“好,让你去。”(撕下一魄,置入凤九体内)

。。。。。。。。

“九儿,你可醒了。”

“这是哪里?”

“碧海苍灵。”

“你出生的地方?这里好美啊。”

“嗯,你喜欢,以后常带你来。”

。。。。。。。

“九儿,辛苦你了,我们的儿子出来了,滚滚与我们见面了。。。。”

 

 

10.76

台上是紧锣密鼓,影人枪来剑往、上下翻腾,或激昂或缠绵,有喜有悲、声情并茂,动人心弦。台下看下的诸位,有哭红了眼眶的,有紧皱着双眸的,在座的各位都知晓这是谁和谁的故事,却十分默契地绝口不提,只是一个劲儿的鼓掌称赞,司命这出戏别处心裁,演绎得完美。

作为实实在在的男女主人公的东华和凤九,更是十指紧扣,一时无言。

 

一曲戏毕,滚滚的周岁宴也结束了,这是凤九要求,她不想铺张,如同寻常人家的孩子一般,过了就算了,让他知道他有诸多爱他的长辈就可以了。

白家人在戏散了后,回去的比较早,天君夜华有政务处理,白浅陪着回去了。少绾想着再和凤九聚一聚,就拖着墨渊在太晨宫又待了些时候。于是念夏带着滚滚,和另外一个仙娥带着果果去花园里玩去了,凤九和少绾再一旁的凉亭内闲聊。墨渊和东华接着他们那个平分秋色的棋局去了。

 

“小九九,今日这出戏,可真是精彩!”少绾喝了口茶,说道,“我竟然不知道东华居然会如此,我与他相识数十万年,对一切嗤之以鼻的他,居然可以为你于此,也真是不简单。这出戏他故意让司命唱给白家那几只狐狸听的吧。”

“我问过他,他说不是!估计是司命自作主张的吧。”凤九的心一直在刚才那出戏上。

“呦,那老小子也知道讨人欢心,不错啊。”

“司命一向乐于助人,以前我还没有嫁入太晨宫的时候,没少麻烦他。”

 

“他这么好,咋还没有成亲,打光棍呢?”少绾的八卦心起来了。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少绾姐姐想做个媒人吗?”

“哈哈,祖宗我倒是想呢,可小九九,总不能随便从昆仑墟找个弟子来吧,那不跟折颜那个老凤凰一样了吗?不行不行,祖宗我干不出这种事,再说了,阿渊非鄙视死我。”少绾言语间有些遗憾。

“之前我娘也跟我说过,我说念夏不错,嘿嘿。”

“就是跟着你照顾我女婿的念夏?”

凤九点点头,“那姑娘不错,祖宗我也瞧得上,配那老小子,也不错。”

“那也看他们二人是否愿意啊!总不能我们硬撮合吧。对吧。

“也是。让他们自己看着办吧。”

 

这闲聊得果然够无聊,司命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喷嚏,念夏也觉得时不时身后有人在看着。

“走吧,我们去看看滚滚和果果。”

“好啊,如今两小崽子都会说话了,祖宗我得好好教教我家丫头。”少绾兴奋了。

“教什么?”

 

当然是如何把你家滚滚骗到手啊。这么大的靠山,不得先占着啊。哈哈。祖宗我就喜欢看东华发火的样子。”

“少绾姐姐,他们还小呢。”

“这追男人得从娃娃抓起,是吧,小九九。”少绾一脸坏笑。

“少绾姐姐,我不跟你说了。”凤九害羞了些。

 

那两小家伙,在前面不远处,可当两人走近时,发现滚滚站在一边,一脸嫌弃的看着追着蝴蝶跑的果果,闹着,笑着,那模样像极了东华嫌弃少绾的表情。

“哎,我说,那小子什么表情?”

“回始祖,少帝君就这么一直看着,也不陪着玩,奴婢逗了多次,就是不愿意。”念夏一脸尴尬的说道。

“嘿,这小子这一点倒像极了他那个石头父君,讨厌。”

 

“少绾姐姐,你别气,许是两个孩子许久未见,有些生疏了,下次我们多聚聚,孩子熟络了,自然会好的。”

“你说的也对,你记得来昆仑墟找我啊。”

“嗯,好啊。”

“不早了,我们也要回去了,不然那帮崽子又该偷懒了。”少绾抱起果果,还不忘捏了捏滚滚的鼻子,笑了笑,寻了墨渊回昆仑墟去了。

 

 

10.77

热闹了一日的太晨宫,总算又安静了下来,东华喜静,但是也为了滚滚为了凤九,适应了这样的场面。

果果走后,滚滚倒是自己的玩开了,估计真的是不喜欢蝴蝶,现下自己玩得倒是挺开心的,凤九走上前去,蹲下身来,对滚滚说道:“滚滚,娘亲,带你去找父君好不好?”

 

滚滚一听,立刻安静了下来,嘴里念着:“父君,父君。”

可当凤九想要抱起他的时候,他却是两脚下蹬,怎么都不肯抱,就要自己走,凤九无奈,只能对念夏说:“念夏你去备好晚膳,我陪着滚滚去找东华,我们等一下去膳厅。”

“是,帝后。”念夏退了下去,去了膳厅,让仙娥传膳食了。

 

“走吧,滚滚,往前走,我们去找父君。”凤九微微弯身,跟着小短腿后面,小家伙倒也听话的很,慢慢地自己往前走,凤九轻轻拉过滚滚的小手,带着他转换这方向,去往书房的地方,遇到门槛,也不用凤九抱的,直接爬了过去,翻过门槛,自己站了起来,看到了坐在坐榻上,写着什么的东华,露出了纯真的笑容,“父君,抱抱。”

东华闻言,放下笔,起身,伸出双手,“来,父君抱抱。”小家伙,一路晃晃悠悠地冲到了东华的怀抱,还蹭了蹭,让凤九哭笑不得。假装伤心到:“哎呀,小小家伙,有了父君,就不要娘亲了,算是白疼他了。”

 

东华一听,笑了笑,“滚滚,你娘亲生气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呢?”

虽说这小家伙才过周岁,却比寻常的孩子,似乎懂得早一些,奶声奶气地回应道:“抱抱,抱抱。”

“好,听滚滚的,我们去抱抱娘亲。”东华抱着滚滚走到凤九的身边,总以为小滚滚会自己去抱着凤九的脖子,腻一番。谁知道,小家伙居然用小手戳了戳凤九的脸颊,自己笑出了声。东华见状,也是笑的合不笼嘴,凤九也是无奈的笑了,忙说道:“这都是跟谁学的。”

 

东华一本正经地说道:“反正不是他父君教的,嗯,自学成才吧。”东华单手抱着滚滚,另一只手揽过凤九的肩膀,“来,抱抱。”

机灵的小家伙居然学着东华的模样,抱着凤九和东华的脖子,“抱抱,抱抱。”真真的是都得东华和凤九开心极了。

“好啦,走吧,念夏已经备好晚膳了,你想陪他玩,往后有的是时间。走吧,滚滚,我们去吃饭吧。”

“吃。。。饭。。。。”滚滚重复了一遍。

“好,去吃饭。”

前去饭厅的路上,凤九心里想着,既然滚滚如此喜欢东华,东华也疼爱滚滚,要不要哪一日回青丘一趟,给他们父子单独的相处空间,自己也可以从四叔那里将政务交接过来,耽误了这么久也该接手了,不然自己就是个不称职的女君了。

 

太晨宫膳厅,念夏已经安排好了晚膳,东华和凤九坐了下来,念夏照顾滚滚。凤九便开始试探性的开始询问东华的意见。

“东华,我有个事情想跟你商量下。”凤九夹了筷子菜放到东华的碟子里。

“嗯,何事?”

“我想哪一日回一趟青丘,跟四叔交接下青丘的政务,如今滚滚也满了周岁,我也该把政务重新担起来了,不然这个女君真是白做了。”

 

“好,你看哪一日你回去时,我陪你。”东华对三年前的那一日,仍然心有余悸。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了。找了四叔,交接个政务,再回狐狸洞看看就回来了。”

“不行,我必须陪着你。”东华严肃了起来。

凤九知道东华是想到三年前的事情了,立即安抚道:“东华,你放心,我答应过你,我不会再冲动的,有事我肯定第一时间唤你来,可好?再说了,有四叔和老凤凰在,我不会有事的。”

 

“那也不行。你究竟除了交接政务,还有干什么,为何不让我陪你?”东华很是不解,疑惑地问道。

“不干什么,真的,我有事不会瞒着你的,其实我只是看你这么喜欢滚滚,想让你单独和滚滚相处一日。”凤九把自己的小算盘说了出来。

“你也说过,以后的时间多的是,我先陪你去青丘,交接了政事再说。”东华还是坚持跟着凤九,他不容许她有一丝闪失。

“那滚滚呢?”

“带着。”简单明了。

“那还得带着念夏。”凤九小声嘀咕道。

“不带。”东华回答地干脆。

“那。。。”

“我们自己带着滚滚去就是了,顺便带他去桃林去玩一玩,折颜不是说,嫌他多余了,就送过去嘛。”东华打趣到。

“那是他开玩笑的。”

“嗯,就这么定了。”东华拍板了,凤九只能体谅点头答应了,不带念夏也好,自己带着,让东华也体验一下带孩子的感觉,这也与自己的初衷不谋而合了。

 

是夜,凤九窝在东华的怀里,把玩着东华的银发,“东华,今日司命唱的这一出,真的不是你安排的吗?”

“不是。如果是,我不会瞒着你。”东华放下手中的经书。

凤九的心略微震动了一下,“少阳,你后悔吗?”

东华低头在凤九的额间落下一吻,“为何要后悔?有你无悔。”

“可是我累你受伤,失去法力,还受人非议。”

“那又如何?有你无怨亦无悔。”东华紧了紧抱着凤九的怀抱,“难道你后悔了吗?”

凤九摇摇头,眼角已经渗出了眼泪,“自然不会,如果有来生,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选择爱你,不管你爱不爱我。”

“我亦如此。”东华动情的回应道。

凤九泪眼婆娑,抬起头,吻上了东华的唇。。。。。。。。


10.78

大约平静地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一家三口开启了十里桃林一日游。

十里桃林,依旧仙气缭绕,桃花飘飘,芳香四溢,粉衣仙人,一人垂钓,独自饮酒,另一白衣仙人,则与己博弈,自得其乐。偶尔相互怼个几句,逗个闷子,取个乐子。

“我说真真,你再怎么研究,你在这棋艺上也是赢不了我的。你要知道,你的棋艺那可是我教的。”折颜放下鱼竿,饮了口酒,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

“是你教的又如何?我就不信我还赢不了你了。”白真不以为然地说道。

“好歹你也一大把年纪了,还如此执着,真是。。。。哎。。。”折颜笑了笑。

“那又如何,谁说神仙不能执着的。谁规定的?”白真瞥了一眼折颜,接着研究他的棋局了。

 

没多大会儿,折颜自言自语地说道:“我这桃林许久未来贵客了,今日倒是稀罕了,真真,你想的人来了。”

白真瞧都没有瞧一眼折颜,直接回了一句:“你休要再胡乱扰乱我的思绪。”

折颜笑笑,只是放下了鱼竿,起身,“走吧,贵客至,你我岂有不迎的道理。”话音落,便上前,拽着白真的袖子,“走吧,别想了,下次我告诉你,你可以赢我的法子便是。”

 

“哎哎哎,我还没有看完呢,你这老凤凰,真是不想理你。”说这话时,已经被折颜拽了好远了。

“四叔,你不想理谁啊,让滚滚替你去挠他可好?”凤九正好听到了白真的话,正巧又可以打趣一番。

“二位上神,好兴致啊,看来我和九儿来得不是时候?”东华瞧着白真和折颜的样子,一抹坏笑洋溢在脸上。

 

“老凤凰,你给我放开。”白真甩开了折颜的手,理了理衣衫,拱手,道:“白真见过帝君。”

“上神,自家人不必客气。”

折颜冲着东华点头示意,“今日帝君和九丫头怎么有时间来我这桃林啊。”折颜看了看东华手中抱着的滚滚,呵呵笑着说道:“莫不是这么快就被我说中了,你们就嫌弃他多余,送过我与我为伴了?”

“老凤凰,你这么喜欢滚滚啊,可我怎么好像记得,周岁礼当日,滚滚连正眼都没有瞧你一眼。”白真略带嘲讽地说道。

“真真,你这可不对啊,在帝君和小九面前,好歹也得给我点面子不是?”

 

“呵呵。”东华笑了笑。

凤九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调侃折颜的机会,“折颜,你还要面子啊,估计里子都没有了吧,要不,你再试试,抱抱滚滚。”凤九憋着笑,建议道。

折颜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抱就抱,来小滚滚,折颜带你玩,可好?”伸出双手,向滚滚的方向,可小家伙的眼神却看着白真的方向,口中喊着“外公。。。”

折颜一时无语,纳闷地说道:“哎,我说,这小白眼狐狸,我到底怎么你了?这么嫌弃我?”

 

“那是因为小滚滚知道,你整日欺负他小外公,自然得嫌弃你点儿了!来,滚滚小外公抱抱。”白真如折颜样,伸出双手,小家伙很麻溜到身子倾向白真,抱着白真,看似很开心。

白真也是喜欢这个小家伙,抱着滚滚,双手举起,转了个圈,“走喽,小外公带你飞一圈去。帝君,凤九,老凤凰,你先招呼着,我带滚滚去玩一圈。”说完,便带着滚滚,唤来了毕方,乘鸟飞行去了。

“帝君,小九,来坐下喝杯茶,或者你们想喝桃花醉,也管够。请!”折颜伸手引路。

 

“上神,请。”东华牵着凤九,跟着折颜去了石桌旁。

“酒还是茶?”折颜征求二人的意见。

“自然是茶,滚滚需要我们照顾的。”凤九回答到。

“嗯,听九儿的。”东华也附和道。

“好嘞,喝茶。”折颜替东华和凤九斟了茶,看了眼二人,“不知帝君今日和小九来我桃林,所谓何事?”

“无甚大事,只是九儿想出来走走。”

“嗯,我想出来走走,另外,想着跟四叔交接一下东荒的政务,如今滚滚也过了周岁,这政事还是我自己来吧,免得累坏了四叔。”凤九抿嘴微笑着说道。

 

“哎呀,小九,你四叔要是听到你如此说,估计得开心得不得了吧。”折颜惊喜地说道。

“嗯,我想也是,四叔这么不喜欢拘束的人,我东荒政事困了他这么许久,也真是难为他了。”

“好在,有上神帮衬,想来白真上神也没有费多少工夫吧。”东华品了口茶,一本正经的说道。

 

折颜暗自白了眼东华,“不想搭理你。”

“那今日,小九做些好吃的给你们吧,也算聊表谢意,可好?”

“九儿,你会不会累着?”东华一听凤九要去准备膳食,抢先问道。

“果真吗?我和你四叔可是想念的紧啊。”

“东华,我不累,你在这儿跟折颜下个棋,聊个天什么的,我去准备,很快就好!”对于在桃林轻车熟路的凤九来说,混迹桃林的时间几乎是与在青丘狐狸洞均分的。

 

 

10.79

凤九去了厨房忙活去了,偌大的桃林能够看得见的便是东华和折颜二人坐在石桌边,喝着茶,聊着天,偶尔笑一笑,偶尔皱个眉,不知道在商量着什么大事一般的。

帝君,这是打算让凤九接手政务了?折颜替东华续了杯水说道。

东华沉默了一会,然后说道:“她有她的责任,她必须肩负起这样的责任,我可以帮她分担,但是她还是想要自己承担,慢慢来吧!她长大了,越来越有自己的想法了,谁都左右不了!

折颜点点头,也对,白家的丫头都是死心眼儿来着,谁都左右不了!这一点,帝君该深有体会,不是吗?

呵呵!东华笑了笑。

 

不过有件事我需得提醒帝君,小九生下滚滚才一年而已,身体虽然已恢复的差不多,不过现下可不是怀孩子的好时机,还需要好好调养,所以,那什么,帝君得多注意!折颜说完自觉有些尴尬,不过他觉得还是得说,刚才看凤九的脸色,虽已大好,若想再有一个孩子,还需从长计议!

东华愣了一下,随即说道:“本来九儿不打算让我和滚滚过来,我来此也是想向上神讨些东西?

什么?折颜好奇地问道。

避子药或者避子桃也可!

折颜闻言有些惊讶,帝君这是。。。。。

 

上神刚才提到的问题,我已经仔细想过了,我不想九儿再受一次那样的痛苦,所以不打算再让九儿有孕。

这。。。帝君跟小九商量过吗?折颜有些迟疑。

没有,我知道她不会同意!东华略微摇了摇头。

你不怕知道了生气,跟你闹?折颜瞪大了眼睛说道。

我会一直瞒着她,不会让她知道的。东华坚定的说道。

既然帝君决定了,那我做了这个帮凶,他日,若是你们打算再要孩子了,来寻我,我自会给二位配好调理的汤药!折颜语气倒是相当诚恳。

多谢上神!东华微微点头。

为了保险起见,还是避子桃吧,小九喜欢吃桃子,也不会有所怀疑!折颜想了想说道。

好!

 

你们在聊什么呢?什么好啊?我们滚滚玩的好!是不是啊?白真抱着滚滚稳稳地从毕方身上落下,款款走来。

你们回来啦,也没说什么,就是跟帝君说,你这么喜欢滚滚,小家伙也喜欢你,下次多带来玩一玩!折颜解释道!

老凤凰,你可算说到点子上了!那就多谢帝君了!白真略微欠身行礼道。

上神客气!我去看看九儿,劳烦滚滚先替我看着点儿!东华想着说了这么久的话,九儿也忙活一会儿了,看看如何了。

放心,我们肯定没问题,是吧!滚滚。白真与滚滚拱了拱头,说道,惹得滚滚都咯咯咯笑出了声。

 

东华慢慢走去了厨房找凤九去了,白真可是玩心大发了,滚滚,我们让老凤凰背一背可好?白真坏笑道。

稚嫩的滚滚,一听,嘴里便冒出了背背这样的字眼,可乐坏了白真。

真真,你这可是。。。。折颜有些无语。

来吧,我这可是在帮你,你瞧瞧你,被个小娃娃嫌弃,你还嘚瑟个什么劲儿啊,来吧,我们滚滚飞喽!白真说完,别把滚滚架到了折颜的脖子上,折颜无可奈何,只得佯装笑脸,小跑着,握着小滚滚的手敞开了,佯装飞翔的状态,滚滚被逗得笑不停,白真也笑的前俯后仰的,这笑声连厨房都听见了,凤九端着餐盘,东华紧随其后,走了过来。

 

四叔,什么事笑的如此开心啊?凤九看到自家四叔笑的如此,还不知道发生了何事,带她看到那棵桃树后的滚滚和折颜时,吓了大跳,连忙说到:“滚滚,你怎么爬到折颜头上来,赶紧下来!凤九放下手中的餐盘于石桌上,赶忙去抱下滚滚。

没想到刚抱下滚滚,小家伙就地一声哭了起来,东华见状,赶忙上前去,滚滚,父君背,可好?

小可怜哭着喊着父君,双手伸过去,抱着东华,撇着嘴,看着凤九,冷哼一声,趴到了东华的肩上。

 

东华,你这样会把他宠坏的。凤九无语。

小九,滚滚还小,慢慢来,你小时候比他顽皮多了!白真拍拍凤九的肩膀,安慰道。

小九,无碍事,我这是在与他培养感情呢,我这么讨喜的一个人,居然这家伙不喜欢我,那我岂不是没面子!对吧!连折颜都说话了,凤九也是无奈了。

凤九看了面前的三个男人,摊了摊手说道:“以后他要是变成个混世小魔王,可不怪我哦!

凤九这句话,三个人都笑出了声!

 

好啦,都别笑了,吃饭吧,不然都凉了!凤九招呼道!

好哦,好久没尝到小九的饭菜了,帝君请!白真伸手作请状。

开饭,都别客气,新酿的桃花醉!奉上!折颜袖子一挥,一坛桃花醉出现在了石桌上!

 

来,东华,把滚滚给我吧,你跟折颜四叔喝几杯,我来带!凤九大方地说道。哦不对,四叔,你不能喝,等下还有正事呢,我来找你交接东荒政事的,你可不能喝醉!

白真闻言,暗自庆幸,却假装无奈到:“好吧,帝君,下次白真再作陪!

九儿的正事要紧,上神费心了!

四个,哦,不对,是五个人,围着桌子,品尝着凤九烹制的美食,不亦乐乎!

 

10.80

酒足饭饱之后,凤九收拾好了桌子,滚滚也吃饱了,眼睛眯着,困了,就睡着了,去了茅屋睡着,东华还给茅屋加了层结界,以防不测。

“帝君,莫不是觉得我这桃林还不安全?”折颜满眼嫌弃地反问道。

“保险一点好。九儿跟着白真上神交接政务去了,没有人陪着她,还是谨慎些好。”东华难得解释了翻。

“那我们走吧,取你要的东西。”折颜点头说道。

“好。”东华跟着折颜走了。

 

另一边白真和凤九去了白真平日里处理政事的屋子里,交接东荒的政事去了。

“四叔,这几年辛苦你了。”凤九看着白真案上的折子,心里充满了感激。

“这倒没什么,虽然身兼两荒,确实有点累,不过倒也值得了,我们家小狐狸找到幸福了。”白真笑了笑,拍了拍凤九的背说道。

“以后你要有事,我替你。”凤九拍了拍胸脯保证道。

“好啊,那我可以享清福去了。”白真边说着,边取出了一摞东荒的折子,给凤九,“给,这些都是这几年东荒发生的事情。都是些小事。还好。你也不必太过挂心,我都处理好了。”

 

凤九接了过来,心里一沉,发生了蛮多的事,自己居然一件都不知道,这个东荒女君当的还真是。。。凤九心里叹了口气,“四叔,我知道了,我先看看。”

“好,你先看着。”白真给凤九倒了杯茶,处理起了北荒的政务了。

许久,凤九粗略地翻看了这些年的折子,青丘一向奉行无为而治,且一向民风淳朴,凡是能记录成折子的事,都不是小事,看着折子上的事情,她不在的时候,居然发了水,闹了时疫,还差点和妖族因为误会打了起来。。。。。

 

“四叔,这些事,你怎么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凤九合上折子,双眉紧皱。

白真抬头,“不是什么大事,况且我和老凤凰都给你解决了,想着你和帝君经历了这么多才在一起,就不想给你们添堵,过几天清静日子再说吧。”

“小九谢过四叔,以后东荒的政务我会自己处理的,不然太对不起当初姑姑把这个位置交给我的苦心了。”凤九坚定地说道。

 

“好,不过你也太过忧心,青丘哪一荒都发生过这些事情,及时发现及时处理就好了,你看,现在不是没事了吗?”白真安抚道,他知道这丫头心里肯定不好受了。

“嗯,我知道,我跟东华说好了,以后每年都会回青丘住些日子的。方便处理东荒政务。”

“嗯,你们是夫妻,自然该商量着来。”

“嗯,四叔放心,小九知道该如何做。”凤九点点头。

“那你看看,哪些有用的,你整一下,带走吧。”

凤九点点头,开始整理起来。

 

桃林的另一处,折颜和东华,去取了避子桃,看似与正常的桃子无二样,东华也就放心了,因为现在小狐狸长大了,心眼儿也多了,想要糊弄她,还真的不容易。

“帝君,你可想好了。”折颜又一次提醒东华。

东华点点头,“嗯。”

“既然如此,这个桃子给凤九吃了即可,如果你们打算再给滚滚添一个妹妹的话,记得来找我,我会给你们备好调理身体的丹药。”折颜嘱咐道。

“好,有劳。”

“帝君客气了,我知道你这么做也是为了小九,我也是看着她长大的,自然不愿意她再受一次那样的危机。”

“嗯,走吧,估摸着滚滚快醒了。”东华说完,便往茅屋走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0.21 太晨宫内,东华抱着凤九,墨渊抱着少绾,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消息。 凤九最先看到司命进了宫门,惊喜地说道:“...
  • 10.41 念夏将滚滚放在床榻上,安顿好了,便去打了盆热水给凤九泡个脚,去个寒气,免得受凉,毕竟这个时候还是有些许...
  • 第一百一十章 出了魔族的燕池悟,也不知道该不该直接去九重天,太晨宫,找东华去,不是怕自己打不过他,而是没有想好如何...
  • 10.51 三个人走马观花式的闲逛着,还真是乐得逍遥,许久没有出来了,三个人都洒脱欢了。买点玩的,买点吃的,少绾更...
  • 10.31 小滚滚在凤九阿娘和凤九奶奶的照顾下,安然无恙,饿了,有奶娘在,醒了,大家论着翻的陪着逗笑,即便他还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