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脑海中的两个小人

我把自己劈成两半,一半放在左面,一半放在右面,单手持枪,要互相崩掉自己的半个脑袋。

我曾是高冷的,自负的,春风得意马蹄疾的;

也是失落的,自卑的,凄凄惨惨戚戚的。

要么自己与自己和解,要么自己与自己残杀。

没有退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