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孤独纹在身上

《纹身》  诗/疯莲

孤独的人读书

沉到字里

想象自己是一尾大鲸

感动时呼吸

海里的泡泡就五彩斑斓


孤独的人写作

纸张和屏幕都是一片没有足迹的草原

而我是象,是象群

脚印留在草地上

死亡的雪把它们埋藏

第二年,草地开出花来

花很美

藏在草丛里的四叶草没被发现


我有三个纹身

鲸鱼在胸口

大象在腰间

四叶草贴着脊椎

我经常看不见

我从前以为那是三个男子

有两个已经离开

还有一个躺在我身边

他睡觉,我写诗,失眠


而今夜我看见

无数的孤独从血管里渗出来

钻出皮肤

变成鲸鱼

变成四叶草

变成大象

变成我脱落又长出的头发

变成蒙在孤独外面的

那张脸


皇叔让我给莲疯的诗写个评论,我说我写不了,本想推掉。因为我在简书看了这么多诗,疯莲的诗是最喜欢的。我很客观的说,疯莲的诗不是最好的,只是恰好是我喜欢而已。所以我写不了评论,写着写着带入太多主观偏好了。皇叔说,燥冷的都写了,也不差疯莲的诗了。拗不过他,就找了首诗来推一推。然后发现其实我根本不会评诗,只会捧臭脚和骂臭傻逼,所以就任性发挥,写了如下评论:

我最喜欢读疯莲的诗,“你是说在简书这么多写诗的人里面最喜欢疯莲的诗?”当然不是,我是说,在我所有读过的诗里,我最喜欢疯莲的诗。我读过多少诗呢,家里各种诗集少说也有20几本吧,有些还是合集,读过的诗人,没有一百也有两百吧,反正有很多就是了。“咦哦唉?这么多?”就是这么多!

当然,我并不是个狂热粉丝,其实我本来就不怎么爱读诗,买那么多诗集就是装十三。喜欢诗也只是喜欢自己没事写一点,偶作消遣。但疯莲的诗算是少有的我愿意读的诗,即便如此,也并不是每首都爱,不是我吝啬点一个红心,像是我最爱的诗人的诗,我也是很少点赞,所以我着实不是一个送赞干部。

疯莲的诗有几个好,一个是有种蛇妖的灵动,意象不生硬,在轻描淡写中,忽然闪入击中神经的意象,爽得人不要不要的。一个是有种童话般的可爱,卖萌不生硬,就算是阴暗的撕扯,也只是啪啦碎一地的玻璃。还有一个是语言文字的揉捏,不是那么急急匆匆,不是那么气势汹汹,文字的诉求不在世界,只在内心。

其实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不知道鲸有一颗五彩斑斓的玻璃心,不知道象其实不爱吃四叶草,不知道每一个纹身都是什么时候谁留在我身上的那份孤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