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一起做过的事

96
田中
0.5 2018.05.01 17:19* 字数 1214

有关乡愁的话题,真令人回忆到如今。乡情、乡音、乡貌,这三个词贯穿了那个时代的我们。

                      1 曾经拔过的茅针

打开尘封的记忆,带你去感受我小时候的慢时光吧!

只要在假期,特别在春季到来时,草长莺飞,我爱吃的茅针,都会用手去拔,一下子会拔很多,撕开嫩叶,便可看到嫩苞,然后嚼一嚼,一丝甜爽已深入口中,感觉身体飞了起来,那个味道虽不及山珍海味,却留在了印象中。

这些茅针,随处可见,长在田埂上,又或在河岸旁,闲来无事时,一个人都会去拔几根,吃几口。

茅针还有其他功效,并是止血凉血,成了一位中药,全身真是宝啊!可别小看它哦!

我欣赏它的生命力极其顽强,无须人为的栽培,仍自由自在生长,笑傲人世沧桑变幻。

只是时过经年,事过境迁,却很难发现它的身影了,现代化的气息逐渐占据了它赖以生存的地方。

                          2曾经偷过桃子

说起这事,自感惭愧,小时候犯的错,竟用一生来怅悔。

多少次的上学路上,我为了抄近路,赶时间,都会沿着河岸走,恰巧在张阿姨家后面,我看到了很多只桃子,又大又圆,并且透着粉红,我无法控制自己,再左右看看,恰巧张阿姨不在家,便伸手摘了几只,迅速逃离现场,一颗心才得以落了地,也顾不上洗了,便自顾自地大口吃了起来,那个爽又脆,成了一道美味。

第二次,我依然习惯如常,继续抄近路,只为那桃子而来,可是这次却没这么幸运了,刚下手去采摘,看见了张阿姨一闪而过,我下意识地又退回到路上。心中的忐忑更加剧烈,脸上一刷子红了起来,和桃子比,已难分高下了。我也不知道她有没有看见,只见她缓缓向我走来,满脸笑容地说:这树下桃子多呢,你摘了吃吧,我家没人吃。


我不敢再看她的眼睛,我赶忙说:哦,张阿姨,我不吃了,谢谢。

张阿姨走近桃树,摘了好多只桃子塞在我的背包里,然后说:别客气,吃吧。

我背着装满桃子的背包,又上了路,心中的滋味五味杂陈,说不清的愧疚还是感谢。

至那以后,我不抄近路了,但那种记忆根植于心,想一想桃子仍是那么甜,有空真想去看一看那棵桃树还在不在?

           

                            3栀子花开

记得一到栀子花开时,总会想到故乡一片农忙时分,我家里也有几亩地,那便是要插秧了,田里的婶婶大多戴着栀子花,在田里一字排开,紧张有序,插着秧苗,把秧苗排成了队伍,迎着风,展现它独有的身姿。

在我家的周围,有很多栀子花,那种淡淡的香,经久不衰,洁白朴素,在尘世间卑微地存在,高傲地活着。


有时,我会把它摘下扣在了蚊帐里,听说它能驱蚊,那时候,姑娘们都会摘下来戴在头上,长长的辫子插上一朵花,不知道是多么迷人。

现在,栀子花依旧在绽放,一年四季,叶子碧绿常青,却再也看不到戴在发卡上的栀子花了,怀念如昔,把所有的深情埋藏在这春风里。

乡里的人或事,宛如一杯白酒,经过时光的浸泡和发酵,终会在平常的日子里溢出浓郁的香。

乡愁,一直挥之不去,却又怀念至今。并不是它的味道有多美好,经历的故事有多精彩。

只是在成长和蜕变中,变成了养料,壮实了自己,甚至超越自己。



不得不说,乡愁已在每个人心中都占领了一片空地,任它飞扬驰骋,任它海阔天空。

               

随笔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