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感谢今生遇见你(2)

“什么东西?”墨福安听到老婆一声惊呼,心里猛然一下紧张起来,托住孩子的手不自觉抖了一下。

“你看!你看!头发里面有个大血包!”王翠玉扒开孩子耳朵后面的头发,让墨福安看。

“你一惊一乍的,我以为什么奇怪的东西呢,不就是个血包么,我以前在书上看到过,刚出生的孩子头上有这个是正常的,没事的。”墨福安看清孩子耳后的东西,紧张的心情放松下来,肯定地对老婆说道

“是你说的没事,万一这孩子将来有事,别怪我将来对你没好脸色!”王翠玉的新发现被墨福安否定,心有不爽,欣喜的语气秒变不悦,同时还瞪了墨福安一眼。

王翠玉这么一说一瞪,墨福安心有胆怯,本来觉得很有把握的事情,变得又心虚起来。他忽然就担心起孩子将来万一有毛病,他又得受王翠玉没完没了的唠叨,于是他立刻变换了说法:“如果,如果你不放心,明天咱们带孩子去医院检查检查?”

“我觉得检查检查放心些,这孩子别是得了什么不治之症,爹娘才把她扔掉的。”王翠玉难得同意了墨福安的说法。

接下来夫妻俩小心翼翼把孩子洗得干干净净,墨福安轻柔地把孩子放在他事先准备好的干净柔软的毛巾被上,把孩子包裹好。

墨福安本来想抱抱孩子的,可是王翠玉却把他挤到一边,自己笑眯眯地把孩子抱在怀里,像欣赏一件艺术品,眼里突然就出现了母亲才有的慈爱之光。

王翠玉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母性是每个女人天生都具有的本能,只要遇到合适的机会或事物刺激一下,母爱就会不自觉地迸发出来,也许这个孩子就是刺激王翠玉母爱迸发的催化剂。

“老公,咱们给宝宝起个名字吧?”王翠玉眼光柔和看着怀里的孩子,对墨福安声音也柔和了些。

“好,你说叫什么名字?”墨福安跟在老婆身边,伸着脖子看老婆怀里那个一直熟睡的孩子。他太渴望有个孩子了,虽然这孩子不是他亲生的,但是他还是喜欢她,想疼爱她。

“你好赖高中毕业,比我有学问,我小学都没上完,你给孩子取吧。”王翠玉一脸笑意看墨福安一眼后又一脸慈爱摸摸孩子的小脸小手。

“我起的管用吗?嘿嘿,还是你起吧。”墨福安讪笑两声,对老婆说道。

“真是没出息!平时你总是埋怨说咱家什么事都是我说了算,今天给你个做主的机会,让你当一回家,你又退缩了!你以后可不要说我没给你机会!哼!”王翠玉不屑地抬眼看看墨福安,继而低头看着宝宝,拉住宝宝的小手秒换温柔的口气:“宝宝,爸爸是不是很没出息啊……”

”嘿嘿,你真让我给孩子取名字?“墨福安听到王翠玉说出“爸爸”两个字,突然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就多了一份责任和自豪,他挠挠头讪笑两声,决定把孩子取名这件大事承担起来。

“真是磨叽!要我说几遍呀!就是让你起名!就是让你起名!”王翠玉抱着孩子,话里带着笑意故意嗔怪墨福安几声,低头又柔声对怀里的宝宝说:“爸爸是不是很烦人呢,让他给你起个名字,他总是问,总是问……”

“我想想,啊。”墨福安像是领到了圣旨,挠挠头,开始皱起眉头来回在屋里走动认真思考起来。

“老话说‘贱名好养活’,要不咱们给孩子取个不好听的名字,只愿她能平平安安长大。你觉得怎么样?”墨福安来回踱了几步,扭头问老婆。

“我觉得不怎么样。就是我再没有学问,也知道那是老一辈人的封建迷信,并且那是针对男孩子取名说的。我就想给我闺女取个好听的名字,让大家过耳不忘,闺女,你说是不是啊?”王翠玉拉着孩子的小手,语气温柔。

“要不,要不,我去查查字典?”墨福安又问老婆。

“查字典?咱家有字典吗?”王翠玉对老公翻翻白眼。

“也是,咱们平时不学习也用不到字典。对了,我那有几本小说书,我看看人家取的都是什么名字,有好听的咱们就借鉴一下。”

“去吧,一定要给我闺女取个好听的名字啊,不然,我们娘俩都不会饶过你的哦。宝宝,你说是不是啊?”王翠玉对女儿一脸宠溺。

有了王翠玉的允许,墨福安急忙走进卧室,在床头柜上开始快速翻动几本小说书,墨福安把看到的名字用铅笔逐一记在一个旧本子上,“灵玉”“美丽”“小宣”“紫涵”“轩子”“淑雅”,“小沫”!“小沫”!“墨小沫”!“墨小沫”!墨福安突然觉得“小沫”这个名字特别适合这个孩子,她不就是像一粒飞沫被亲生父母轻易放弃了吗,再说这名字又符合“贱名好养活”的道理。还有“沫”和“墨”同音,叫起来也有点随潮流的意思,很多明星的子女不都是姓前面加个“小”字吗!就这样定了,就叫“墨小沫”!

墨福安感觉给女儿取了个好名字而兴奋,他兴冲冲快步走到客厅里坐在王翠玉旁边,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老婆,让咱闺女叫“墨小沫”怎么样?”

“墨小沫?墨小沫,墨小沫。”王翠玉正拉着孩子的小手,越看越喜欢。重复几遍老公说的名字,“还别说,这名字听着挺别致的,应该没重名的吧?”

“老婆,放心吧,我保证咱们沾亲带故没有一个叫这名字的!”能得到老婆的认可,墨福安很兴奋。

“那就叫墨小沫?”王翠玉声音里含着笑,难道对老公笑意嫣然一次。

“就叫墨小沫!”老婆的笑容再一次鼓励墨福安下定决心女儿就叫这个名字。殊不知他满腔热血给女儿取的好名字后来却成为别人嘲笑女儿的笑料,当然这是后话。

“小沫,沫沫,小沫,沫沫,我闺女有名字喽!”王翠玉高兴地抱着孩子打了个旋转。

好不容易等到八点钟,墨福安和王翠玉收拾一番,抱着孩子就去了医院,还好,确如墨福安所说,孩子没什么大碍,有可能是孩子出生时,产道挤压孩子的头部造成的血包,孩子会慢慢吸收掉的。

既然到了医院,王翠玉和墨福安又把孩子的身体全面检查一遍,挺好,孩子一切正常。

墨福安夫妇突然喜得健康女儿,他们俩非常高兴,从医院出来,夫妻俩去街上给女儿购置了许多新衣服,还买了几桶价值不菲的好奶粉。

从此他们就把小沫沫当公主一样疼爱着宠溺着,好吃的好玩的,从来没有断过女儿的。小沫沫也比较争气,不仅长得越来越可爱,而且嘴巴也特别甜,每天“爸爸”“妈妈”挂在嘴边,时时把墨福安夫妻俩喊得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

时间过得好快,不知不觉小沫沫两岁了,一日午饭时间,墨福安正在喂小沫沫午饭,王翠玉突然把饭碗往前一推,捂着嘴快速跑向了卫生间……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