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落满湘江(三)

每个人一生中发生的事和遇见的人都是命中注定的吗?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林慕凌在高中语文课上背诵这首<沁园春>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后来,她自己会来这湘江边岳麓山下的Z大读书生活吧。

可有时,人生就是这么先后呼应般神奇。

图书馆后门隐约飘来忽浓郁忽清淡的桂花香,岳麓山的枫叶也红了。霜叶红于二月花。远离家乡后的第一个中秋节快要到了,校门口的超市里堆满了各种口味的月饼。

天堂般的大学生活也不过如此嘛。还是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除了开始拥有大把自由的时间以外,似乎没什么区别,一切风平浪静,明月拂照岳麓山。

慕凌想到曾有一度自己也把高考想的似生命般重要,不禁自嘲的摇摇头。太夸张。其实人生根本不止一种活法啊!小学同学染了一头白头发,开了理发店,每天过的乐颠颠的。

时间宽裕到不知所措,该整点什么呢?维可儿一心追逐她的四二五先生,方思意忙着白天做班干部晚上和文艺男在操场散步,聊米兰昆德拉。

在上海的亲戚们听说慕凌去了C城读书,都觉得慕凌是去偏远地区受苦了。舅舅、表姐、甚至多年没有联系过的表哥也致电来慰问。对于突然热络的亲情来袭,慕凌觉得有点莫名其妙,同在上海的时候也不见面,这会儿倒亲近起来了。

其实,慕凌真的不想家。在“惟楚有材,唯斯为甚”的潇湘之地C城,林慕凌觉得挺快活。

唯一一次特别想念爹妈就是在林爸林妈离开的第二天,她就发现自己丢了2000块钱现金和一个钱包。慕凌心很慌,钱包里还有银行卡,里面也存着几千块生活费。可和宿舍同学也不熟,她觉得不便表露出什么,于是翻箱倒柜的寻找、极尽所能的回忆,依然无果。

林慕凌掩饰着内心的焦急万分,跑到四楼走廊尽头给林爸打电话,林爸安慰她说:“人没事就好,我和你妈到了上海就给你学校发的银行卡里打钱,丢失的那张银行有密码,可以挂失,里面的钱别人取不出的,这都不是事儿,别难过,傻孩子。”

慕凌有点哽咽,这才离开父母一天啊,自己要学会长点心眼了,不能那么大咧咧了呢。

中秋节真的来临了,1班2班的班长们打算联合起来组织一次湘江边的篝火晚会。“听着还挺让人期待的呢”慕凌心想。

为了使大学生活丰富起来,而不仅仅是在空闲时间拼命的吃零食看电影,慕凌决定去隔壁的H大报一个日语学习班。学日语一直是林慕凌从小就有的想法,既然现在有这个时间,那就开始一个个圆梦吧。

报完日语初级班,慕凌买了水果回寝室。在宿舍楼下,听见班长大声对她喊:“林慕凌,晚上湘江边的篝火晚会别忘了!”

慕凌有点惊讶,喜欢在班上做隐形人的林慕凌,没想到班长已经这么快已经能对她的名字和她的人的对号入座了。

她第一次认真看了班长,除了脸有点圆,身高、皮肤、五官,都勉强能算个帅哥呢。在中文系1班那帮奇形怪状的男生中算是出挑的了吧。

湘江边的篝火映得同学们个个脸通红,大家开心的围着火堆唱歌吃烧烤。是旱季,河床裸露出来很多,江面并没有林慕凌想象的开阔,也许到来年春天会好看一点吧,慕凌心想。

有同学在唱林俊杰的《江南》“圈圈圆圆圈圈,天天年年天天的我,不懂爱恨情仇煎熬的我们,都以为相爱就像风云的善变……不懂怎么表现温柔的我们,还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

慕凌趴在维可儿身上望着黑压压的湘江水,想到远在上海的高中同学,内心有点点哀愁。班长扎到女生堆里聊天,和大家嘻嘻哈哈,突然他看着维可儿肩头的林慕凌说:“你啊,上海的吧,看着还像个小孩呢”

“嗯~”慕凌哼了一声,心想这个班长还挺了解我的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些感觉曾经不经意地就出没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比如正在担心风筝下落,突然就来了阵刚好的和煦春风。比如刚好在担心阴霾...
    深怜低语阅读 55评论 0 3
  • 上了大学之后,林慕凌才知道原来一年有这么多节日,光混节、女生节、男生节……,每到节日校园里就拉起各种调侃语的横幅,...
    深怜低语阅读 105评论 1 4
  • 半夜,林慕凌醒了。 她跳下床,光脚来到梳妆台前,拔掉iphone的usb充电线,手机屏幕自动亮了起来,显示时间是孤...
    深怜低语阅读 158评论 6 8
  • 广袤的天幕上 两颗星就那么 淡然又执着地相互守望 不近也不远 彩虹般的晨曦已微露 我想 火红又温暖的太阳应该在路上了吧
    小鹿says阅读 93评论 0 1
  • A wasted effort it may seem. But what you cast upon the s...
    风中白桦阅读 35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