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力的游戏》S08E03: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

关于《权力的游戏》第八季,我此前比较期待的除了最终的结局,就是本集这场悲壮惨烈的史诗级大战了。

在时长多达1小时22分钟的临冬城大战里,有震撼人心的感动,也有猝不及防的死亡。有经典闪现的时刻,也有让人失望的瞬间。

正如饰演提利昂·兰尼斯特的演员彼特·丁拉基所说的那样:“此前的私生子大战和这次的临冬城大战相比,看起来反倒像主题乐园了”。

或许是我们此前的期待值太高了,总感觉这剧可以做的更好。其实主创人员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毕竟我们很难从其他剧里看到如此庞大的场面了。这集整体感觉虽然不算是最高水准,但完成质量还是可以的。

【温馨提示:以下有剧透。另外,这集的黑暗色调看得我老眼昏花,难免会遗漏一些细节,写得不好的地方还请各位见谅。】


逝者不死

虽然在本集播出之前,我们已经预感到将会存在重大伤亡,甚至做好了人类战败的心理准备,但看到死亡真的来临的那一刻,心里还是百感交集。

当多斯拉克骑兵的战刀被点燃,生者与亡者之间的战争就此拉开了序幕。

率先冲锋的多斯拉克骑兵,最终返回的只有寥寥几人。

他们成了第一波阵亡的炮灰,怎能不让人心生绝望?

还记得龙妈去阿斯塔波购买无垢者军队时,曾有一些多斯拉克人坐船同行。

他们当场晕船呕吐,明显不适应颠簸的海路。那时龙妈还告诉旁边的大熊,不要笑话他们。

在维斯特洛大陆的人眼中,这些多斯拉克人是野蛮的外邦人。

然而,正是这些本可以在厄索斯大陆上快活逍遥的多斯拉克勇士,他们不辞辛苦,千里迢迢来到维斯特洛大陆,参与一场本和他们无关的战争,只为了他们宣誓效忠的龙妈,却最终落得几乎全军覆灭的结局。

所谓“凡人皆有一死”,鉴于上集立的Flag着实有点多,我们预料到了一些主要角色甚至我们喜爱的角色,会在这集悲壮的牺牲。

尽管阵亡的主要角色没有我们预想的多,但还是制造出了不少泪点,尤其在背景配乐的衬托之下,他们的死亡既悲壮又绝望。

黑城堡第999任守夜人总司令——忧郁的艾迪,在大战即将开打的时候,都不忘发挥自身的段子手属性,吐槽旁边姗姗来迟的山姆。

在先民拳峰的时候,他就和守夜人葛兰吐槽过山姆的笨拙。正是因为行动缓慢的山姆会拖后腿,他们二人在异鬼来袭的时候才会直接丢下山姆逃跑了。

这次在临冬城大战,忧郁的艾迪没有再次抛弃山姆,他为了保护对方而死。

其实,艾迪同异鬼作战的经验要比囧雪和山姆丰富,因为剧中守夜人经历的所有战役,他都参与过:从先民拳峰到卡斯特堡叛乱,从艰难屯之战再到临冬城之战,中间还有守夜人与野人交手的长城保卫战。此外,他还经历了保护囧雪尸体到囧雪复活归来的全过程。

他曾经说过:“只有平庸的人才会活得久”,他很享受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守夜人事务官,因为他认为事务官要比游骑兵更安全点。

不过,当囧雪把守夜人总司令的重担丢给他时,他就注定不再是一个平庸的人了。

他的守望至此结束,但守夜人的精神永不磨灭: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我将不娶妻、不封地、不生子。我将不戴宝冠,不争荣宠。我将尽忠职守,生死于斯。我是黑暗中的利剑,长城上的守卫。我是抵御寒冷的烈焰,破晓时分的光线,唤醒眠者的号角,守护王国的坚盾。我将生命与荣耀献给守夜人,今夜如此,夜夜皆然。」

“我们不是大家族,但我们是骄傲的家族,每个熊岛勇士都能以一敌十。”

这是私生子大战前夕,熊岛萝莉莱安娜·莫尔蒙面对囧雪、珊莎和洋葱骑士所说的话。她当时决定支持史塔克家族,派出62位熊岛勇士和囧雪并肩作战。

这个兵力在珊莎这样的贵族眼中,或许相当稀少,但对于贫穷的熊岛来说,这已经是他们能给出的最大数量了。

如果熊岛萝莉听从大熊的建议,躲进临冬城的地窖里,呆在珊莎和小恶魔旁边,或许她还有活着的可能,但是如此避而不战也绝非莫尔蒙家族女性的作风。

莫尔蒙家族是一个富有荣誉感的家族,家族的女人们都是保卫家园的战士,熊岛萝莉曾说过她的母亲就是为了罗柏·史塔克战死。

熊岛萝莉小小年纪就担负起了家族领主的责任,她没有超强的武力值,却勇敢的冲在了前线。

还记得第四季的长城保卫战,以葛兰为首的六个守夜人与一个巨人同归于尽。那是六位体力精壮的成年男性,他们在死前背诵着守夜人的誓言为自己壮胆。

熊岛萝莉一个女孩就完成了六位男性所做的事情,单杀巨人的她不止做到了以一敌十。

这份昂首屹立的悲壮让我们肃然起敬的同时,也痛心莫尔蒙家族的未来就这么没了。

熊岛萝莉曾在上集祝福表兄大熊,然而他们二人谁都没能摆脱阵亡的命运。

大熊乔拉·莫尔蒙原本是莫尔蒙家族的领主,其父杰奥·莫尔蒙为了让儿子尽早继承家业,自愿加入守夜人军团担任总司令一职。

在平定铁群岛巴隆·葛雷乔伊叛乱的那场战争中,大熊成为第二个冲进城墙的人(第一个是索罗斯)。战后他被国王劳勃封为了骑士,他曾跟无畏的巴利斯坦说起过此事,他说那是他生命中最值得骄傲的时刻。

然而,他并非就此平步青云。为了让爱慕虚荣的妻子开心,他不惜花光所有的财富,甚至不得不通过贩卖奴隶赚钱。他因此受到了惩罚,被流放到了狭海对岸的厄索斯大陆。

在那里,他结识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龙妈,并且爱上了对方。

他曾为了得到赦免背叛过龙妈,却也为了爱甘愿回到他心爱的卡丽熙身边,即使他曾被对方放逐过两次。

不得不说,大熊是一位好男人,能死在龙妈的怀里,也算是死得其所。

席恩·葛雷乔伊和大熊一样,都是从第一季就出现,并且有幸活到了现在。他们在本集以生命为代价完成了他们的使命,如今我们要和他们说再见也是相当不舍。

布兰开了天眼之后(我始终没弄明白他这次开天眼的目的何在),恰逢夜王到来的时刻回归,并准时向席恩派发了好人卡。

布兰似乎已经预见到了席恩的结局,他对席恩说:“你是好人,谢谢你”

鉴于席恩之前从小剥皮那里拯救了珊莎,囧雪也已经原谅了他,在所有狼家的孩子之中,席恩最对不起的除了好兄弟罗柏,就是布兰了。

席恩曾背叛罗柏,在布兰担任城主期间占领了临冬城,一系列操作给布兰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也间接促成了临冬城被付之一炬的惨案。

他在提刀冲向夜王的那一刻,彻底完成了自我救赎。

正如囧雪对他说的那样,他既是一位葛雷乔伊,也是一个史塔克。

奈德在君临担任首相期间,做出了一个改变闪电大王贝里·唐德利恩一生的命令:他派其前往河间地捉拿魔山。

闪电大王未能成功抓获魔山,反倒被对方杀死过一次。他被密尔的红袍僧索罗斯多次复活,并成为无旗兄弟会的首领。

从此,闪电大王便在河间地率领无旗兄弟会,同附近驻扎的兰尼斯特军队打游击。

闪电大王和二丫二人上次见面不太愉快,当时詹德利说什么也不肯跟二丫去投奔罗柏·史塔克,非要留下来成为无旗兄弟会的一员,然而无旗兄弟会却为了武器和钱财,转头就把詹德利卖给了红袍女梅丽珊卓。

二丫对此行为相当气愤,她对闪电大王出言不逊之后,就离开了无旗兄弟会。不过,她刚出门就被狗叔抓住了。

原著中提到无旗兄弟会在血色婚礼之后发现了凯特琳·徒利的尸体,闪电大王牺牲自己将其复活为石心夫人。

剧里虽然删除了这段内容,但闪电大王的结局都是一样的,他依旧为了史塔克家族而死。

他漂泊的一生因奈德·史塔克而起,因拯救二丫结束,他光荣的完成了光之王交给他的使命。

第三季第六集中,红袍女梅丽珊卓带走詹德利之前,曾对二丫说过这样一段话:

“我在你身上看到了黑暗,在那黑暗中有数双眼睛凝视着我——棕色、蓝色、绿色,你将永远阖上那些眼睛,我们会再见面的。”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她再次和二丫相见了。

梅丽珊卓向二丫暗示蓝色的眼睛代表着异鬼,如果说蓝色的眼睛代表夜王,棕色的眼睛代表瓦德·佛雷,那绿色的眼睛指的是生化魔山还是瑟曦?

我突然想到瑟曦当初一把野火炸掉贝勒大圣堂的时候,蓝赛尔·兰尼斯特距离爆炸地点最近,他死前眼睛的颜色是绿色的。

我的理解是只有野火爆炸在眼前的瞬间,人眼的颜色才会呈现出绿色,这是否意味着君临城下的野火将会被点燃,二丫在爆炸的瞬间杀死了某个人(瑟曦或者生化魔山),那她自己距离爆炸地恐怕不远,那就意味着她要......希望二丫的结局不会是我猜测的那样。

另外,梅丽珊卓在上季促成龙妈和囧雪的见面之后,对瓦里斯说了这句话:“哦,我会回来的,亲爱的蜘蛛,我注定要死在这异乡,您也一样。”

梅丽珊卓虽然多次弄错光之王的旨意,但她自己口中说的话多半已经应验了。

所以,瓦里斯的便当或许已经在路上了。

梅丽珊卓在临冬城大战期间做了这三件事情:点燃战刀、点燃壕沟、指点迷茫中的二丫。

她在完成了光之王的使命之后,倒在了雪地上,为自己曾经犯下的错误(烧死席琳等人,致使史坦尼斯家破人亡)付出代价。

此情此景壮烈又凄美,让我忍不住想起了莎士比亚戏剧《麦克白》中的一句话:“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


时候未到

“面对死神,我们该说什么?”

“时候未到(Not today)!”

那时的二丫正陷入疲惫、迷茫、恐惧的状态之中,闪电大王又为了掩护她而牺牲。

梅丽珊卓一句话点醒了二丫,激起了她的斗志。

二丫的剑术启蒙老师西利欧·佛瑞尔,在死前也问过二丫类似的话语。

剧中有些角色能够侥幸活下来,正应了这句时候未到。

临冬城地窖无疑是上集立下的最大的Flag,那时剧中所有人都说地窖是最安全的避难所。异鬼在本集也闯入了地窖,恰恰证明没有哪个地方是绝对安全的存在。

珊莎和小恶魔在地窖中的患难与共,让我感觉两人之间的感情疑似有进一步发展的趋势。

他们一个想要和自己的子民共存亡,却被妹妹二丫劝进了地窖;一个想要成为力挽狂澜的英雄,却怎奈有心无力,又被上司龙妈强行要求呆在地窖里。

要说本集的最强战士,二丫当之无愧。

二丫手里拿着詹德利为她打造的专属武器——长棍,利落的身手一下干翻一众异鬼,看得洋葱骑士本葱都目瞪口呆了。

狗叔因为童年的阴影患上了PTSD(创伤后应激障碍),这次他差点就要重蹈黑水河大战的覆辙。

闪电大王怎么劝狗叔加入战斗都没用,不过狗叔一看到二丫身处险境,二话不说就冲了出去,果然二丫守护者的属性已经深深刻在了狗叔的骨子里,足以让他忘记对烈火的恐惧。

二丫在本集除了治病救人,还以一己之力瞬间扭转战局。

二丫在赫伦堡期间曾和泰温煮酒论英雄,那时二丫流露出了对维桑尼亚·坦格利安的崇拜之情:

“维桑尼亚·坦格利安是一位伟大的战士,她有一柄瓦雷利亚钢剑,名为暗黑姐妹。”

此役,二丫用一柄瓦雷利亚钢剑杀死夜王的壮举,足以让她成为传说中的英雄。

很多女孩都想要嫁给一位英雄,却始终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那个英雄。

说完二丫,接下来就是我的吐槽时间了。

首先是战略部署是否科学?在战争前期几乎是把所有强悍的兵力都放在了城外,但是战争中后期还是被打的退回了城里,貌似也没拖住亡者大军多少时间。既然如此,为什么一开始不呆在城里守着?

还有就是多斯拉克骑兵率先冲锋的做法,更有点白白送死的意思。而且明知道布兰是夜王的首要目标,为什么不派更多的兵力潜伏在周围?

接着就是雷声大雨点小的姑侄二人和两条龙了,可以说拥有最强实力的人,在此次大战却基本没发挥多少作用。

如果不是梅丽珊卓不请自到的话,恐怕点燃壕沟的任务都完成不了。

二丫面对强敌时知道用偷袭这招,然而我们的傻囧不但不懂得智取,也不知道把倒下的所有烈士火化。他强行逞能硬来,逼得夜王直接亮出了招牌动作,把战局推向更加惨烈的走向。

原本夜王执着于【亲手杀死布兰】的仪式感,只想一人进城尽快完成任务。然而他看到傻囧冲向自己,只能抬抬手复活更多亡者来对付囧雪,这下好了,熊岛萝莉、忧郁的艾迪等人统统都诈尸了。

忧郁的艾迪说了半天尸体火化的问题,结果山姆忙着战斗忘记了这事。艾迪曾惊呼托蒙德的眼睛是蓝色的,没有想到他自己的眼睛也变成了蓝色的。

这么一看,本集的囧雪还是在私生子大战中深入敌军的那个人,真是蠢萌蠢萌的。

他跟龙妈说要去找布兰,结果执着于杀死冰龙的任务无法自拔,等他鼓足勇气直面死亡,却发现战斗已经结束了.....

如果他留在龙妈身边,恐怕大熊也不至于牺牲吧。所以,傻囧还是长点心吧。

看了下集预告之后,我又有点担心龙妈和傻囧的联军是否能够抵抗瑟曦的黄金团?

毕竟眼下的情形是瑟曦最希望看到的,因为她正坐收渔翁之利:敌人伤亡惨重,更何况两只龙貌似都受伤了,不知道能不能抵挡住科本的屠龙武器。

从预告来看,我感觉龙妈有点轻敌,她已经开始和手下喝酒吃肉举办庆功宴了。在她看来,既然生死大战都赢下了,权谋之战还胜不了吗?

瑟曦的黄金团一共两万兵力,龙妈和傻囧的兵力合起来能到一万就不错了。

我之前一直认为珊莎的格局小,如今看来她的想法是对的,瑟曦远比夜王更有威胁。

鉴于龙妈和傻囧阵营的主要领导者,目前唯有珊莎一人智商在线,很难不让人担心。

本集还有几位生死不明,比如囧雪的二号迷妹亚丽·卡史塔克、囧雪的冰原狼白灵、青铜约恩和谷地骑兵。

龙妈的多斯拉克骑兵几乎团灭,无垢者军团更是损失惨重,我个人猜测听命于珊莎的谷地骑兵应该还是有一定的数量,或许将会成为接下来战斗的主力军。

话说我等波隆等到花都谢了,还是没看到他现身临冬城。另外,编剧还记得大明湖畔的艾德慕·徒利吗?

接下来还有三集,时长分别为78分钟、80分钟和80分钟,基本围绕权力的游戏和铁王座的归属展开,打赢夜王只用了一集的时间,而和瑟曦的较量却需要多达三集的长度。

谁将最终活到最后?谁又将问鼎铁王座?我们拭目以待!

文集:《权力的游戏》札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