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天大剩的归宿 09

第九章 Joyce之谜

周日下午,老叶,Joyce和我一起去了火车站,我只随身带了个小背包,可看着他们俩儿拎着大包小包,还真感觉像是去度假。本地到上海的火车班次很多,特快的动车只要两个小时,我们坐在一起聊聊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恐怕因为是去办签证的缘故,老叶的装扮正统了许多,灰衬衫加牛仔裤,倒失去了一向以来的突兀随性,让我忽然觉得有点不适应。

老叶是人来熟,讲了几个笑话,便逗得我们花枝乱颤,再讨论起服装潮流奢侈品,居然和Joyce聊得不亦乐乎,我倒堪堪地被晾在了一边。

公司安排我们下榻的酒店位于上海的西郊,离火车站和地铁站都挺近的,交通甚是便利,

去领事馆转个两条地铁也就到了。

老叶没有预定过房间,就被临时安排住在我们楼上,他冲我们点头一笑,极具绅士风度地为Joyce拎着行李,简直和原来判若两人。

总公司的培训安排住宿的是两个人一间,我理所当然地和Joyce住在一起。放下行李之后,老叶就提议一起去吃个晚饭,十分钟后他在楼下的大堂等着。

“Angela,你真行啊,男朋友挺不错的啊!”Joyce边洗脸边怪声怪气地调侃我,眼里竟然还有一抹妒忌。

“得了,别瞎说,他就是我兄弟。”我皱了皱眉,重重地说。

“不会吧,Angela,你难道看不出来啊?人家……”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打断她,快点吧,要下楼吃饭去了。

上海果然是个大城市,所到之处人满为患,车站是拥挤的,地铁是拥挤的,连过红绿灯的路口都堵满了摩肩接踵的人。最可怕的是公交车站,拥拥攘攘地连站牌都看不到,只余下无际的人头攒动,看得我心里有点发毛,在这样的城市生活一定是异常辛苦的吧。幸好老叶对于上海比较熟悉,顺利地带着我们向小吃街进发。

上海最著名的小吃在哪里?相信所有人都知道答案,城隍庙的小吃全国闻名。城隍庙其实是道教观宫,楼宇众多香火辉煌,旁边的小吃丰富,成为全国美食的集散地。天南地北的小吃从北京的大碗茶,天津的大麻花,上海的小笼包,绍兴的臭豆腐,云南的荷叶包肉等等,应有尽有。

那里一排的都是摊铺,人声鼎沸,热闹非常,我吃着手里的,还不停地东张西望,准备将美食一网打尽到肚皮里,连旁边Joyce和老叶走在哪里都不曾注意……整条街都逛遍了,可是奇怪了,怎么最后只剩下那个馋溜溜的吃货的我了,Joyce和老叶哪里去了?

我赶忙拿出手机联系,天呢,居然信号太差,怎么都拨不出去。

我一下急了,正拼命鼓捣着呢,却听到有人叫我的名字,回头一看,只见老叶和Joyce不慌不忙地走了过来,Joyce面色不善,老叶的脸上倒是一副坏坏地嬉笑。

“Angela,你个吃货!”老叶吼了起来,“我早就发现你落单了,所以一直跟在你背后,可你居然眼里只有——这些!”他愤怒地举起我手中的羊肉串,荷包鸡,糖酥麻花等一大包的零食。“看,你若是被人拐了都不知道吧!”

“Angela,你不会现在才发现吧?我们可是一个团队。”Joyce说起话来总有些冷嘲热讽。

“Sorry,”我连连告饶,“你看这不正切和了诗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吗?再说了,我还帮着你们买了这么多的吃食,尝尝吧。”

“吃,你怎么就知道吃?”在Joyce的嘲弄下,老叶更加怒火中烧,“不是一直在减肥吗?好容易瘦了一点下来,难道又要前功尽弃吗?”

我委屈地像个考试作弊被抓的小学生,只能瞪大了眼睛,艾艾哀哀地说,“人家减肥的动力就是瘦下来后大吃一顿啊。再说,我现在瘦了,总得鼓励我多吃点吧!”

老叶一阵愤怒地摇头之后,评价了一句,“孺子不可教!等下回去,你给我好好运动下。”

我乖乖听话,连忙点头称是,等下的事谁在乎呢,先满足了口腹之需才是正经。

一顿安抚下来我筋疲力尽,所幸大家兴致颇高,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而饱餐之后已经是华灯初上。

上海的夜色很美,是一种大都市的繁华,我们穿过长长的南京路,来到黄浦江畔。周边建筑很迷人,有上世纪的仿古感,可以看到周边昏黄的米色景观灯,在夜色下越发朦胧,江对岸的景观灯都开起来了,不时变幻着炫目的颜色,如时尚的秀场一般迷惑人心。

我们坐在江畔的椅子上休息,外滩的空气中有种咸腥的泥沙味道,风吹来的时候感觉像刚吃过了海鲜,原来逛逛外滩既可以饱眼福也可以饱肚子。

老叶抓着我的手,倚着江边的栏杆,来了一句,“Joyce,给我们来张合照。”

在强烈的闪光灯下,我不自觉地眯了眯眼睛。回看照片的时候,显示屏里黑漆漆地一片,只有两个硕大的脑袋闹鬼似的出现,更恐怖的是眼睛也呈现灰红的血色,顿时没有了再次拍照的兴致。

“删了吧,”我摇头。“忒难看了。”

“这不挺好的?留着!”老叶一把抢过相机,欣赏了下照片,大笑了起来,可末了居然还在很兴奋地继续拍照。

“那就多拍点风景,人都是煞风景的。”我恶声恶气地对着老叶玩笑着。

Night bar在外滩对面的街上,据老叶吹他们曾经还在这里举办过时尚秀场。老叶和bar tender打了个招呼,于是便带我们到了酒吧的柜台边上。

Joyce要了杯龙舌兰,我也不知道点些什么,就让老叶帮我叫了杯酒——朗姆可乐,而他自己点了杯金汤力。

这家bar是清吧,老外很多,空气也颇好,里面并没有disco,所以不太喧闹。外面有个可以看到外滩的大露台,音响里放着轻柔的背景音乐,很多人都拿着酒水饮料,在露台上闲聊,不知怎么的,觉得像是露天的咖啡馆。

Joyce笑着说了声抱歉,便起身走向一群老外,只余我和老叶呆着吧台。她在伦敦待过两年,英式口音纯正,是颇受欢迎的,没几分钟就听到那边传来嘻嘻呵呵的爽朗笑声。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我和老叶的聊天变得越发不自然,曾经的插诨打科嬉笑斗嘴都不见了,好像变成了商务谈判。

“Angela,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你是不是和那个蕾/丝边儿又在一起了?”他没头没脑地忽然问我。

我摇头,抿了一口小酒,悠悠地说,“还没啊。这次培训我打算考虑清楚,再决定。”

“还考虑什么啊?他又不适合你!”老叶斩钉截铁地。

“他不适合谁适合啊?”我还真奇怪了。

“那如果有个你很熟悉而且一直在你身边的人说喜欢你,你会不会接受?”

“在哪儿?在哪儿啊?”我没心没肺地问道。

老叶不再言语,狠狠地灌了几口金酒,然后眼睛直直地盯着我,非常用力地一字一顿地说,“如果那个人是我,你会不会考虑一下?”

他看着我的眼睛恳切地说,“等下再告诉我,好吗?”

“得了!得了!你不是马上要去法国了吗?这次不是过来办签证的吗?”我傻兮兮地问,“老叶,你不会是喝多了吧?”

我的疑问很快得到证实,老叶居然喝酒喝得停不下来,他不断絮絮叨叨地重复着那句,“你考虑下啊,等会再告诉我了。”从坚定直说到了哀求,好像有些清醒又一大半糊涂似的,听得我毛骨悚然。

我和Joyce非常费力地把他弄回了酒店,我心里暗暗骂道,你不会喝酒就别喝了,怎么搞得那么失态啊,可是看到老叶那迷茫的神情,我又暗暗地骂自己不地道,好像他的醉酒和我也摆脱不了干系。

晚上Joyce坐在床边,用着一柄按摩梳轻轻打理着长发。她穿着黑色丝质的露背吊带的睡衣,露出纤细又性感的锁骨,脖子上那颗硕大的钻石熠熠发光,既风尘又性感。她裸露的肌肤在黑色的映衬下越发显得白如雪,颈上的项链意味深长地在双峰间荡来飘去,显得风情万种娇媚可人。

“他挺好的,Angela,你真的不考虑下吗?”Joyce一口台湾腔的普通话,嗲嗲地发音让人心弦欲碎。

我已经够头大的了,怎么还要被同室的Joyce笑。“得了,得了。”我摇头。

“你在城隍庙买小吃的时候,他都跟我说了,所以我鼓励他大胆些啊。”Joyce露出一副心知肚明的暗笑。原来是你在出谋划策啊,我心里别扭地暗骂,脸上还得装作不在乎。

“你看,他挺有钱的啊!他手上的cartier戒指,脖子上挂着的翡翠坠子,伯爵手表……哪件不是名牌啊?”

“嘿,那不过是些地摊货,你还以为是真的啊?”我白了Joyce一眼,心里翻江倒海,恨得牙齿都痒痒的。

“哈哈哈哈”Joyce笑了起来,“只有你才觉得这是地摊货,我怎么会分不清楚啊?单单说他身上的衬衫也起码要几千块了。”

“啊!?有这么贵?”我嗤之以鼻,“估计是为了来面试签证,当然要衣装得体了。你以为到处都是有钱人啊?”

“Angela,你不要不承认了,他到底有多少钱,你可比我要清楚啊。”她顿了顿,又凉凉地叹息道,“我可真是羡慕你,有这么个多金男人喜欢你,你还不是赚翻了?可是你怎么还这样挑三拣四的,也不答应人家?你若不喜欢,可是有很多很多人要抢的啊……”她把抢字说得异常重,好像非咬牙切齿不足以表达对我的羡慕。

可这是什么和什么啊,我都懒得再解释,和老叶真的只是比较铁的朋友关系,算了,这种事情越描越黑,正如清水笔洗,怎么涮都是带着颜色的,看来我只能换个话题分散Joyce的注意力。

“Joyce,你的小开呢?我觉得他既有钱对你又好,你才是最幸福的呢。”我的话带着调侃和真诚,身边有个舍得为她花钱的青年才俊,怎么看都是令人羡慕的幸福。

Joyce笑了笑,眼底里是一言难尽的酸涩滋味,她略有沉吟,只艾艾哀哀地同我讲道,“其实每个女人都还是相信爱情的,只是他给我的是一种安全感,一种可以轻易衡量的安全感,这也是某种程度的爱吧。”

“安全感难道还不够吗?女人追求一辈子的不过就是安全感。”虽然我的心里黯然地揣测,这对话的开头或许就注定了悲剧,如同现在的她那若有所思的痛快表情。

她只是微微斜了斜头,眼里尽是波光滟潋地转动,神情却有些滞然,却更增添风韵,那模样儿真令人怦然心动,连我这个女人都不觉为之吸引,难怪她的身边追求者众多。

“Angela,你觉得金钱是什么?”

“生活必需品,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我的回答直白又简单,因为我相信她这样地问题就一定会给我个貌似合理的说教似的答案,比如钱能给女人带来安全感,男人在女人身上挥霍的金钱数量可以直接地显示他的爱……

可惜我错了,她只是话锋一转,滔滔不绝地开始向我描述曾经一掷千金的奢华生活,金碧辉煌宫殿式的住所,纸醉金迷的任意挥霍,她讲起她和那些有钱人异乎寻常的交往,既梦幻又享受,总带着相互试探地调情成分。

“你看看,这就是金钱的好处了。“她咯咯地笑起来,表情并不自然。

她的叙述虚中带实,很多事情都夸张得不得了,可末了总喜欢自怨自艾地叹气,他真是非常非常有钱,对我也非常非常好,可惜没有缘分啊。那袅袅的余音真是绕梁三日不绝,总让我想起TVB电视剧的台头——本剧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或许她也醉了,而且一直都需要一个倾听者,所以这些我不过听听而已,并不当真,直到我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

“Joyce,你怎么确定自己爱他呢?”

“爱?!”Joyce的表情尽是失落的惆怅,她不自然地咯咯地笑起来,像是要掩饰自己的窘迫,“Angela,你真不应该问这种幼稚的问题。”

她像对待孩子一样地自说自话,“爱算是什么?不过是用来画饼充饥的,给你希望的等待,再给你失望的惩罚,不过这些都无所谓了。”

她语重心长地掏心挖肺道,“Angela你要记住,能把握在自己手里的才是你真正拥有的,只有拥有了财富名誉地位诸如这些,你才有资格谈论爱,否则都是虚情假意,都是妄言假语,因为男人本身就不可靠……”

的确爱是人世间最曲折最无法可知最难捉摸的东西了。它无色无味无性无定抓不住摸不着来无影去无踪,你说不出,却感觉得到,预约不了,却不期而遇,既没有标准,也无法衡量,它源自内心又挥发于世间,好像空气,存在于生命的各个角落,好似无足重轻,一旦缺乏却足以致命。可爱情究竟是什么呢?

我注视着Joyce的眼睛,从那里真的可以看到一种看透世事的冷然,只怕她的曾经又是一段又一段蜿蜒曲折的伤心故事。虽然小开是Joyce的正牌男友,可她还是顶着拜金女的头衔游走在众多男人之间,这是为什么?我情不自禁地问道,或许对于Joyce来说能掌控住的,能拥有的,哪怕只是一份金钱的保证,便算是爱吧,说什么爱得深爱得浅,还不如Joyce这样来得直白,得失之间也容易掌握的多。

正如她告诉我的那样,“没有办法,他真的,真的非常非常有钱。其实那个时候我还是有男朋友的。可是他的确让我迷失方向。”

答案是那么实际又那么直接,她,只爱有钱人的钱。对于这样的Joyce我绝对不鄙视,反倒蓦然地伸出些许地敬畏,爱情可以简单地称斤论两,省去了多少的麻烦,什么痛苦,什么委屈,什么等待,什么心如刀割都不值一提,那些不过是你在天平秤的那端该付的代价。

那个晚上我几乎没有睡着,一闭眼睛就是浮现出老叶喋喋不休的醉容,Joyce笃定又嗤之以鼻的爱情论断,Leslie一副舍我其谁的得意笑容……

t[8���c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