谋杀之罪:第二章

96
Y远远Y
2016.12.08 10:36* 字数 4608

小说内容概述:平静的小镇发生了一起杀人事件,死者分别是女中学生和当地村民。由于缺乏足够的线索,整个案子陷入僵局。刘晓哲隐约感觉到程媛媛有所隐瞒,却始终找不到决定性的证据。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刘晓哲目睹了小镇的衰败与世风日下。无奈之下,刘晓哲抛弃了心中理想主义,离开了小镇……


小说导读:这是一个关于理想与成长的故事

怀揣着理想主义的刘晓哲,总是憧憬着平静的生活,但面对现实的污浊,他不得不走向世俗世界……

内敛羞涩的林允,总像个成长不起来的儿童,最终在程媛媛的帮助下走出了封闭的自我世界。然而,程媛媛的日记却让他重新审视自己的过去……


PS:每周四更新一章……


谋杀之罪第一章


当程媛媛拿着一本练习簿走到林允桌前时,他正在草稿纸上写着复杂的化学方程式。他的理科成绩不佳,总喜欢在下课的时候做些数理化题目。这是班里的化学老师教给所有学生的的一种学习方法。因为考试的时候题型都类似,考试点也只有那么多,因此反复做题能够提高准确率。化学老师也常常在课堂上说,他学生时代就是用这种方法提升自己学习成绩的。

“这么认真,下课都不出去玩。”

程媛媛的语气中虽然带有些许调侃的意味,但并无讥讽与嘲弄,反而有几分钦羡之意。不过,当林允抬起头看了看程媛媛时,只觉得她那漆黑的眼珠中隐藏着一股未知的情绪。林允有些惊讶,但并未询问其中的原因。

“快考试了,要抓紧时间。”林允随口说道。

“可你总是这样。”

“习惯了。”

“总要休息一下。”

“有事吗?”

实际上,他这不过是明知故问罢了。因为每次程媛媛来找他,总是问些题目,之后便跟他聊上几句。这样的情况,从两人上小学以来就开始了。那时候程媛媛非常俏皮,总喜欢围着林允打转,令他浑身不自在。

程媛媛打开自己的练习簿,用纤细的手指指着一道几何题,说道:“上次老师说还有一种解题方法,我不记得了,再给我演示一遍吧。”

林允看了看一眼题目,同时在脑海中思索着几天前班主任上课时对那道题的讲解。林允对于数学并不是很擅长,但他能够记住老师对于解题方法的讲解,并且灵活作用到类似的题目中。因此,尽管他自认为头脑并不是很聪明,但凭借着不懈的努力和反复的记忆,他的数学成绩也不差。但与班里那些头脑聪明的学生比起来,还是有那么些差距。当他们开始做些奥数题目的时候,林允只能够在一旁观望——因为他几乎连题目都看不懂。数学老师曾经在课堂上说过,奥数题目与常规题目有很大的区别,只适合于脑袋聪明的学生。

“先作一条辅助线……”说着,林允在自己的草稿纸上画了一幅简图,然后非常详细地跟程媛媛说起了另一种解题方法。程媛媛站在一旁听着,一脸认真,不时朝林允看一眼。不过,她的面孔并不像她常常来找林允问题目那般愉悦,反倒是有几分哀伤。林允讲解完毕之后,程媛媛象征性地说了句“好棒”,然后合上自己的练习簿,却并没有离开的意思。

林允有些好奇,却没有说什么,低头看着自己的书本。他向来就是个内敛的人,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说什么话。即便是面对着这个多年来的朋友兼邻居,他也是同样的态度。一直以来,只有程媛媛主动找他,他极少主动。

“今天早上的事情……你知道吧?”程媛媛一脸忧郁地看着林允。

“知道了。”林允小声回答,心中有些颤抖。

今天早上六点二十分,林允就到了教室,并且按照惯例坐在座位上背诵语文课文。通常情况下,他都是早上六点起床,花上十分钟洗漱之后就离开舅舅家中,沿着省道去学校。这段路程不到一里地,通常十分钟就可以走完。当林允盯着语文课本的时候,几个同学陆续走进教室,并且大声讨论着路边的树林中发现的两具尸体。

“好像是程媛媛发现的。”

“门卫还不信,硬是说她撒谎。”

“大家还以为她疯了……”

“她胆子真大,敢一个人进去。”

“我进去过好几次,也没什么。”

“我以前看见里面有蛇。”

“听说尸体是一男一女,对吧?”

“好像是这样……”

听到“尸体”两个字时,林允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全身起了鸡皮疙瘩。他再也无心读书,而是仔细听着周围同学的议论,想要知道更多有关杀人事件的信息。大约过了半个小时,林允看到程媛媛走了进来。她面色忧郁,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然后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

下课后,班里又传出了杀人事件的相关信息:尸体是一男一女,女尸体好像是自己班上的,男尸是附近的某个村民。几个调皮的男生开始在教室里清点人数,似乎想要证实信息的正确性。

当班主任出赵坤现在教室里的时候,他们便立即停止了讨论,乖乖地回到了各自的座位上。班主任用凌厉的眼神看了那些男生一眼,随后又离开了。后来,林允知道,那时班主任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说早上发现的那具女尸是她班上的某个女生。

“心里真不好受。”程媛媛说道。

林允微微蠕动着嘴唇,脸上露出了阴郁的神情。他心中同样有着一股痛苦的情绪,难以言说。

“你说人为什么会杀人呢?”

“不知道。”

“一定有很多怨恨,或者是嫉妒。”

“可能是吧。”

“她会跟谁有仇呢?”

“不知道。”

程媛媛口中的“她”,就是那个被杀害的女学生。她叫王婷,平时成绩非常优秀,人也长得标致。不过,她家境并不好,父母也经常不在家。林允经常能够在上学或是放学的路上看到她。她很少一个人——多半是跟着自己的朋友一起。她是一个开朗热情的女生,在班里有着极好的人缘。

对于王婷的不测,班里的同学议论纷纷。尤其是当一个调皮的学生在现场围观时看见了那具男尸的时候,他便和自己的几个朋友议论说一定是王婷被强奸了,然后趁机把那个男的杀了。也有同学提出疑问,说王婷不可能杀得了一个男人。班里的女生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只是沉默着,还有几个女学生因为情绪激动而哭了出来。

“是你发现的?”林允冷不防地问了一句。

“没错。”

“不怕吗?”

“当时没想那么多。”

“怎么想到要进去?”

“听到有些动静。”

“什么动静?”

“可能是风吹草动之类的。”

林允难以理解她一个女生怎么会有如此的胆量跑进去,以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如果是自己,他一定不敢这样做。对林允而言,那片树林是一片私密之地,充斥着神秘诡异的气氛。

树林里面有几个常年无人打理的坟堆,因为灌木丛生,根本就看不出来。林允听舅舅说,那片树林原本是当地的一个农民在数十年前种下的。几年前老人去世,他的子女也都在外地定居,这小片树林也就无人管理,任由其自生自灭。里面长满了杂草灌木,曾经去过那里的学生还说在里面见过蛇。在当地的村民眼中,它是很有价值的。因为无人管理,有些村民在建新房子的时候,会偷偷摸摸地到那里砍下一两棵树作为房梁。

“看到了些什么?”林允低头看着自己的书本,问道。

“没什么……没看到什么。”程媛媛的语气中透露着些许紧张。

林允抬起头看了程媛媛一眼,对方却立即偏过头,像是在刻意躲避他。林允不由得心生困惑:她在躲避什么呢?

或许是觉得讨论杀人的东西太过扫兴了,程媛媛随即换了个话题,问起了林允近来的学习情况,并且邀请他在周末的时候到自己家里来玩,顺便帮她补习功课。面对程媛媛如此热情的面孔,林允虽不至于很惊讶,却有些不知所措。算起来,林允和程媛媛相识已经有十多年了。据他们的父母说,两人实际上是隔天出生的——林允比程媛媛大了一天。更何况,两家又是邻居,相隔不过十来米的距离。

两人都是农村户口,但村子距离砂石镇并不远。村子叫乌龙村,处在一片低矮的丘陵之中。全村四五十户人家,但总人口加起来却不超过一百人。当然,这只是现在的情况。十多年以前,整个村子还是相当热闹的。每天早晨,村里的男人们三五成群离开村子,一路嬉笑着朝镇上的煤矿走去。下班同样也是三五成群,谈论着白天的趣事。夜里,全村的男女便走家窜户,开心地闲聊。

从记事的时候开始,林允就一直同程媛媛一块玩耍,也一起长大,算是青梅竹马。当然,他们也和村里的同龄人玩耍,漫山遍野地乱跑。他们有时会在河岸一动不动地看着村民如何电鱼,也会在秋收时节在稻田里嬉戏。他们无忧无虑地享受快乐的童年,感受纯粹的乡土气息。

当时间跨入新世纪的时候,一切都悄然发生了转变。因为这样的转变,让林允觉得程媛媛比自己要幸运得多。

林允的父母,在他刚刚上小学的时候就离开了村里,跟随着村里的外出潮跑到外面做生意。这股这股潮流是如何兴起的,已经没有人记得了。那时候,村里的年轻人都隐隐察觉到了某种潜在的东西——这种东西在驱使他们离开村子,走向更远的地方。

自从父母离开之后,林允便跟着奶奶一起生活,一直到她在林允小学毕业时候去世。此后,林允就一直寄住在自己的舅舅家里。林允的父母每年只在过年的时候回来一次,待上十天半个月便又匆匆离去。自从林允上了初中以后,他们便没有回来过,林允只能够和自己的舅舅舅妈一起过春节。偶尔两个表姐回来,家里才会热闹些。如今,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两年多时间了,林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见到父母。

相比之下,程媛媛的生活却截然不同。程媛媛的父亲是镇政府的职员,每天骑着摩托车往返于镇政府和家中。林允道听途说得知,程媛媛的父亲学生时代成绩非常优秀,毕业之后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政府工作。程媛媛的母亲则是典型的农村妇女。每天除了做些农活、弄些饭菜以外,她就帮着村里的老老少少缝缝补补,稍稍补贴点家用。

程媛媛一家人没有跟随那股外出潮,踏踏实实地在村里住了下来。上小学时,林允总能够看见程媛媛的父亲载着她的母亲一起去镇上赶集,有时候则是他们三个人一起。每天傍晚时分,一阵摩托车的引擎声总会传入林允的耳朵,随即便是程媛媛一家人交谈的声音。尽管每天都能够听到,但林允总是不觉得厌倦,甚至每天都在期盼着那个声音出现。

林允的父母离家之后,程媛媛的父母总是对他很热情,不时送着水果点心过来。每当程媛媛邀请自己去她家里玩的时候,林允总是感觉到不自在。而这种不自在,很大程度是由于他的自卑。他不知道给如何面对这个热情开朗的女孩——他们之间有太大的差距。随着年龄的增长,林允觉得自己都不想再看到程媛媛,只是现实情况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还行吧。”林允回答。

“我想也是,”程媛媛说道,“因为你每次都这么说。”

“其实没什么好说的。”

“谁让你每天待在教室里。”

“你又不是头一天知道我这样。”

“是时候改改了。”

“你……真的没看见什么吗?”林允怯怯地问道。

“没有!”程媛媛的回答非常干脆。

随即是一阵沉默。林允觉得这种氛围有些尴尬,却又无力缓解。当他再次将目光转向程媛媛的时候,只见她一动不动地盯着着自己,双眼流露出悲伤和阴郁,仿佛是在思索着某些伤心的事情。林允感觉到,她似乎有话要对自己说,却因为某种原因而不愿——或者说不敢说出口。

下午六点钟,当程媛媛回到家中时,同样是忧郁着脸,没有了往日的活泼与热情。她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扑到在床上。程媛媛的母亲从街坊邻居口中得知了一个女学生被杀害的事情,也知道那个女学生就是自己女儿班上的。因此,她也不难看出了女儿的心思。她不断安抚着程媛媛,对她说道:“没什么好伤心的,很快就会过去的。”

程媛媛久久没有回答,扑在床上一动不动。

“你跟她关系好吗?”

“算是一般。”

“那你也用不着这样。”

“我不是……”程媛媛欲言又止。

“那是怎么回事?”程媛媛的母亲匆忙问道,眼睛里带有一丝焦虑。

“算了,没事了。”

“有什么事就说出来,不要憋在心里。”

“知道了。”

那天夜里,程媛媛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一本精致的日记本。那是她在初中二年级因为期末考试名列前茅而得到的奖励,一直收藏着没用。程媛媛心里:如今它也该派上用场了。程媛媛从书包里拿出钢笔,打开书桌上的那盏旧台灯,开始记录今天发生的事情。她在心中思索着,恐怕日后需要坚持写日记,否则将无处放置心中的秘密。

感谢远歌国际阿琴姑娘的关注!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