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能相伴到老,相望于江湖也不错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没有看过这个电影,却深深地被这句台词打动了:如果我们没有在一起,我只希望我不在的日子,你别忘记我,这是我唯一卑微的愿望。

愿望本来就只是一种美好的期盼,所以尽管知道它可能会落空,我还是在心里怀有这种期望,并希望它不要落空。                ——题记

白玉至今都记得她曾经对任林说的那句话:“如果有一天我们俩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在一起,我希望你能记得我。我要的不多,也不会纠缠你的新生活,但是我希望你能为我保留属于我的哪怕只有一丁点儿的记忆。因为我总觉得我们俩的过往,不能只有我一个人记得。”

这句话,是白玉跟任林在一起的第一天,白玉杞人忧天又无比认真地说的。当时她半撒娇半耍赖地非要任林保证,而当时的任林觉得又好笑又没意义。

任林心里对白玉喜欢得紧,学生时代的一见钟情,坚持不懈的恋爱攻势,好不容易在一起的艰难,他觉得根本不会有分手的那一天,更觉得就算有一天真的分手了,他也一定不会忘记白玉。

所以他从心底不想保这个莫须有的证,却挨不过白玉的步步紧逼,他只好在白玉庄重的眼神里宠溺又无奈地点头,慎重又慎重地保证。

少年如他们,也许真的对感情有着忠贞不渝的信念,却还是敌不过年少时的天真和稚嫩。

他们俩躲过了两班班主任的围追堵截,也躲过了教导主任的明枪暗箭,躲过了家长的左右提防,也躲过了高考的焦虑压力,甚至躲过了学校里隐蔽的监控,却唯独没有躲过恋人间的猜忌怀疑。

变故是从白玉生日那天开始的,那是白玉高中的最后一个生日,也是她的十八岁成人生日。

眼看着这一天马上就要到来,白玉其实很早就想知道任林会为她的生日准备什么礼物了。可任林这家伙却把保密工作做得严丝合缝,丝毫不让她发现任何迹象,好奇得白玉简直想翻翻他的书桌,看看里面到底装的是什么。

但她又不想过早揭晓这个答案,她也想拥有一个惊喜。所以她强迫自己按捺下好奇心,静心等待任林的答案。

日子过得真慢,但还是到了这一天。白玉早早地来到教室里等任林,她今天特意起了个大早,精心地换上任林喜欢的那套衣服,扎高了马尾,稍稍地画了画眉,还给自己涂上了粉红色的唇彩,如果不是因为学校规定了不让穿高跟鞋,她一定会穿上高跟鞋的。

她想用这个不同于以前的装扮迎接自己的十八岁,也让任林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可是她在座位上左等右等,也只是把任林给等到了教室,直到早自习下课也没有等到任林的眼神光顾她焕然一新的打扮。

白玉有些沮丧:他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可能是他还没有睡醒头脑不清醒吧,或者他是故意不理我,想给我一个惊喜呢。

白玉一整天都在这样安慰自己,也一整天都沉浸在期盼之中,她忍住了好几次冲到任林眼前质问他的冲动。

好不容易熬到了晚自习,任林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白玉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难道任林真的忘记了?不应该呀,很早之前他就问过我的生日了,他不应该忘记的呀。

白玉越想越气,老师讲的课全然没有听进去,平时拿手的卷子也一道题都没有写。她很懊恼,整节课都恨恨地望着任林,可他却好像对她的愤怒一无所知。

白玉的心里已经开始上映小剧场了,她排练了上百种质问任林的方法,是唇枪舌战,还是手撕脚踹,是夺门而出,还是保持冷战,无论哪一种,都让她的愤怒无处排解反而越演越烈:我不要礼物了,就算你忘记了我的生日也行,可你一整天不理我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白玉已经忍无可忍,甚至一直用灼灼的目光注视着任林的方位,但像她执拗地不肯去问他到底为什么连句生日快乐也不说一样,任林也执拗地没有任何回应,哪怕是一个眼神。

白玉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了,却在爆发之前突然看到一直低头不语的任林从座位上起身,急匆匆地朝走廊跑过去了。

好奇心迫使她跟上去一探究竟,她必须知道任林到底在搞什么鬼。

可是白玉不知道,也许正因为她这一追,才让他们俩的感情走向了结局。

任林跑着去见的,是一个白玉从来没有见过的女孩子:长发及腰,明眸皓齿,用一切形容女孩子漂亮的词来形容都不为过,但比她的漂亮更抢眼的,是她笑意盈盈地接过任林手上那个包装精美的礼盒。

纵使不知道礼盒里装的是什么,那抹粉红色白玉还是能看到的,粉红色,一个象征着爱情和暧昧的颜色。

还有那个女孩的笑,甜美而得体,让白玉一下子就想到了古代美女的“笑不露齿”。不像白玉,只要一笑就总是豁达地咧出八颗大白牙。

虽然白玉在任林的背后,看不到任林的表情,但女孩脸上那开怀的笑灼伤了她,还有任林和她手中的那个礼盒,都让白玉感觉心里像是吹过了穿堂风,凉嗖嗖又刻骨地寒冷。

白玉一下子就想到了任林的好哥们儿有次无意中跟她谈起:任林有一个青梅竹马,两个人从幼儿园就认识了,感情好得不得了,可以不见外到去对方家里吃饭想吃几碗就吃几碗,吃完擦擦嘴就能走。

青梅竹马白玉没有在意,她是听到后来开始不开心的:因为那个女孩温柔大方,美丽懂事,所以早就是任林爸妈心中的准儿媳了。如果不是因为她学习不好没有上高中,任林爸妈有点在意学历问题,她估计早就是任林爸妈钦定的儿媳了。

白玉本来只当这是任林的野史听一下,听个乐子,她觉得娃娃亲什么的太不现实,也就没有问过任林关于这件事,她笃定任林喜欢的是她。

白玉一直相信任林跟她只是玩伴的关系,并无他意。

可眼前这一幕却扎了心,白玉没办法不在意任林忘记她的生日却给别的女孩礼物的行为。

所以白玉选择了扭头就走,带着心碎一地的落魄。她以为任林会给她解释,所以她等。

但是任林没有看到白玉的离开,所以也就没有什么解释。他甚至一点也不知道为什么白玉突然冷落他了:下自习不一起回宿舍了,早上进班也不看他了,也不一起吃饭了,甚至一句话都不肯跟他说了。

白玉的十八岁生日就这样过去了。

这以后的几天,任林都对白玉的冷淡不明所以。于是有一天他忍不住问了白玉:“我们之间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白玉说:“我们分手吧。”

没有解释,没有原谅,也没有任何铺垫,就这样直白的一句分手。

任林很错愕,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看到白玉脸上的坚定,他也没有试图挽留,只是说:“好。”

于是,白玉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

少年们的爱情还未曾被高考后的劳燕分飞打败,就已经夭折了。同班的两个人恢复了从前的同学关系,还能做到见面微笑。虽然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却再也回不到从前的亲密时光了。

四年很快过去了,他们大学毕业了,回到各自的家,老同学们呼喊着要开一个同学聚会,有家属的带家属,没家属的自己来,交流一下这些年的同学感情。

白玉再次盛装出席,也不出意外地和任林重逢了。不一样的是,白玉单独一人,而任林的手里挽着一个亲爱的女朋友。

白玉尴尬,难过,失落。曾经她也这样亲热地挽着任林的手,曾经她也住在任林的眼里,可是现在是别人了。

她不能忘记任林,所以一直没有和别人在一起。可是任林,她回忆里的那个人,现在是别人的了。

给了白玉更大打击的是,聚会上她见到了那年她生日跟任林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小城圈子小,不知道她跟哪个同学在一起了,就出现在了这个圈子里。

女孩热情熟络,见到白玉就打招呼说:“你就是任林高三的女朋友吧?终于见到真人了。当年你生日前好几天任林这个书呆子就求爷爷告奶奶地托我给你挑礼物,我挑好了他却不满意。在你生日那天还让我又退回去换了一次才行呢。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

女孩这大大咧咧的一句话,让任林的现任女朋友有些尴尬,白玉顾不得回答,也顾不上他人的心情,她如同五雷轰顶,彻底地呆住了。

那个礼物白玉完全不知,或许是有的,只是她没有给任林机会送出来,甚至没有机会知道它的存在。

时隔四年白玉终于明白了:当年是她误会了任林。可是,这个明白却来得太迟了。

她偷偷地看了一眼任林,发现任林也在看她,四目相对,任林的眼里全是坦荡,白玉却满是愧疚和不安,还有悔恨。

尴尬的场面很快被同学们摆平了,白玉已经完全没有了叙旧的兴趣,她一个人躲在觥筹交错的角落里,笑着自己过往的幼稚。

我为什么就不肯听他解释?如果我给他一个机会解释,今天在他身边的人也许就还是我。可惜再也回不去了。

聚会结束了,白玉麻木地回到家,刚刚进门,就收到了一个快递。

白玉纳闷地签收,她打开快递:是一条银项链,吊坠是两个字母:BR 。

白玉的思绪一下子就回到了高三:这是高中时期最流行的情侣项链,两个人的名字首字母,象征着两个人在一起。

项链的银光闪闪发亮,闪得白玉眼睛里也闪闪发亮。毫无疑问,这是任林寄来的,这是四年前她本该收到的。

四年前她没有收到,现在收到了,却不想,物是人非,破镜难圆。

快递里还有一张纸片,上面是任林的笔迹:白玉,我始终不知道当年你为什么突然要分手,但因为尊重你的决定,我没有纠缠。还记得你说过,让我不要忘了你,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你,从一开始就想告诉你:真心喜欢过的人,再怎么样,都不可能忘记。

这条项链,本该四年前你生日那天给你的,但因为当时一个字母做工有些问题,就让我朋友拿去换了,没来得及给你我们就分手了。

本想就这样我自己保管着,作为一个纪念。但今天听朋友提起,想了想还是应该请你收下,算是让它物归原主,也算是给你的一个纪念。

祝好,任林。

熟悉的笔迹,却是陌生的关系。白玉紧紧地握着这条项链,心中五味杂陈,她的脸上已经是擦不干的满面泪痕。

这几句话解释了当年所有,也解开了白玉心中多年的郁结。她悔恨却深知她不能再做什么,因为任林已经有了女朋友,在道德上,她不能允许自己逾越。更因为多年过后,任林已经不再喜欢她了,她已经失去了他的心,所以她不能再去纠缠。纵然她的心里,从未改变。

但白玉心里还是欢喜的:他仍记得她说过的话,也告诉她不会忘记她。这就够了,多少人分手过后不能做朋友,甚至反目成仇。对于白玉而言,她很庆幸他们彼此心里还有关于对方的美好记忆。这至少说明了这段感情,不是只有她在意。

白玉沉下心来想:如果不能相伴到老,相望于江湖是不是也不错?我知道你的近况,你知道我的现状,我不打扰你,你也不纠缠我,就这样悄悄地关注着对方。不管对方失落还是开心,都能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一个人是关心你的,这不也很不错吗?何况,我喜欢的他很幸福,这不就够了?

看着任林如今的幸福,白玉感到知足了。她擦干眼泪给任林回了一条短信:快递已收到,祝你安好,白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