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时间重置 第一篇 第一章 繁华且落寞的城市

繁华且落寞的城市

【时间重置】 目录 戳这里


第一篇 不再前行的时间

第一章繁华且落寞的城市

像往常无数个夜晚一样,这个不眠的海滨之城在夜幕降临之时突然更加鲜活起来。

新科工业园4栋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还有着一抹微弱的光。曾一鸣打完最后一行字,复又从头看一遍,确认产品参数及报价无误,将鼠标轻移至发送,随着指尖轻轻一点,整个身体仿佛泄了气的皮球,倏地一下弯腰垂头蜷伏在办公桌上,一动也不动。

——叮~

短促的短信提示音在空荡漆黑的办公室里分外刺耳。如同一把冰锥猝不及防的从耳畔刺向头皮,惊的曾一鸣猛的直起身子。

“该死的!”曾一鸣低声咒骂道。

然而,他并没有立即拿起手机查看短信,只是将头缓缓的靠向椅背,并用左手手掌扶住额头。拇指和中指自虐似的用力摁揉两边的太阳穴,这痛楚竟让他感到一丝舒畅和快意。

又是一个和往常一样忙碌、疲惫且没有任何收获的一天。曾一鸣心想,俯首拿起手机按下home键,“暴雨来势汹汹!S市气象局今日22时05 分发布暴雨红色预警,建议市民关好门窗,减少出行……”又看了看时间,已经9点一刻了,必须赶快回家!


我们都被生活磨去了旧时模样

从仙桃地铁站转到公交车上,曾一鸣才稍稍松了一口气。他新买的皮鞋,可经不起雨水再三的浸泡了。看了看手机,已经十点整了,暴雨就要来了。然而透过公交车的玻璃窗户,外面依旧车水马龙,动感的音乐声,喇叭的叫卖声,道路两边林立的店铺外站着的导购不断的拍掌声,川流不息的人群,或三三两两推推搡搡说说笑笑,或一人独行步履匆忙。还有不远处,美食一条街蒸腾的烟火气……

如果不是正在逐渐被低沉厚重的云层吞噬的天空,曾一鸣都要怀疑自己又被天气预报耍了。

“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收到了短信?”不,不是的,曾一鸣清楚的明白大家都收到了短信,他更清楚的知道大家只不过是想极尽全力的去抓住这最后一分一秒的自由时刻,尽情放松狂欢罢了。这个城市,白天已经下过两场暴雨的城市,浇不熄他们外表的躁动和狂热,亦洗不尽他们内心的彷徨和落寞。

明天就要周一了,不管再不愿,我们都必须各自再次投入一样简单或繁复的日常工作,并期盼着下次周末的到来。日子就这么周而复始的看似向前的转动着。

曾一鸣靠在窗口上兀自出神的时候,啪啪啪…..豆大的雨珠携着风的力狠狠的砸在窗户上,随即愈来愈多,愈来愈急。疾风骤雨如约而至。对,如约而至。曾一鸣一时竟有些得意自己突发的遣词造句。那条短信是暴雨的邀约,此时他正衣冠整整的坐在公交车上,看着她如约到来,如绅士般从容淡定的欣赏她的乖张任性和多变动人。而那些肆意背弃约定或者根本不重视这场约会的人,正如落汤鸡般的承袭她难以遏制的怒气而四处仓皇逃窜。曾一鸣一时竟有些幸灾乐祸。然随即不知是想起了什么,收起嘴角低眉垂首,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玻璃窗上隐隐映出他略显削瘦棱角分明的脸庞,怠倦无神的瞳孔以及似刀如剑的浓眉。然剑眉已无星目配……


周而复始,满身疲惫

曾一鸣租住在毗邻中山区的永福区,永福区到处都是工厂,所以人员鱼龙混杂。但房租便宜,所以有不少和曾一鸣一样在中山市区上班却领着浅薄工资的白领租住在这里。每天下班,他都需要乘坐20多分钟的地铁到达仙桃地铁站,然后步行几百米转乘三四十分钟的公交车到达龙泉站。

龙泉站之所以叫龙泉站,是因为这里有一座龙泉山,说是山,其实也就比土坡高大一点,不到十几分钟就可到达山顶。曾一鸣偶尔会来这里爬爬山,站在山顶,能将山对面一条马路之隔的龙滩水库尽收眼底,亦能隔着水库远远的望到自己租住的房子。

不过现在龙滩水库已经改名叫龙潭湖了,前几年政府开始绕湖修筑蜿蜒曲折的景观长廊,意图以其为中心打造永福区的新兴战略性产业基地。不过随着长廊落成,经济产业是否增长,曾一鸣无从知道,但这条景观长廊,无疑成为了人们散步遛弯,骑车跑步,休闲娱乐的好去处。因为印象中,任何时候这里都是人满为患。

到达龙泉站下车的时候,雨依旧下着,虽不如刚才的肆虐,但密密麻麻足以浸透全身。可能是刚下过暴雨,路上并未有多少行人。这里距离租住的地方还有一小段距离。

曾一鸣下意识的踮了踮右脚,遂掏出烟决定在站牌下等一等——等雨停或者雨再小一点。打火机刚打着火的时候,手机响了。凝视着手机屏幕许久,在电话即将挂断的时候,曾一鸣微微深吸了一口气,按下了接听。

“一鸣吗?今天去见那个姑娘怎么样?”是妈妈的急切的声音。

“还好”

“好就好,我给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千万不能再挑三拣四的了,抓住机会赶紧结婚,趁妈还没有老的走不动,赶紧生个孩子,妈还能帮你带……”好像根本没有听出来,那句“还好”只是敷衍。电话那头,曾妈妈急切又充满希望的一直絮絮叨叨着什么。

“恩,我知道。”——已经不会像以前一样辩解几句

……

“好,我知道”——说了您也不会懂

……

“妈,别担心,我自己会处理好的。已经这么晚了,早点休息,晚安!”说完,不等那边有所反应,曾一鸣迅速的挂断电话,长舒一口气。

侧倚着站牌,点着烟有一下没一下的抽着。曾一鸣盯着马路对面,蜿蜒曲折绕湖依山而建的路灯,时高时低,时隐时现,如同星辰坠落山间的珠串。曾一鸣突然想到,这条景观长廊建成后,他也只是在山上远远的欣赏过这条依山傍水、环湖而建、风景秀丽宜人的游步道。平时上下班为了赶时间,他从来都是走只需两个短的转弯就可以来回的大路,竟从未踏足游赏一番。他记得,这条游步道有好几个出入口,其中一个在他租住的社区入口。而现在,他对面也有一条。

“要不是下雨,今晚倒是可以去走走看看……”这个念头刚起时,仿佛邀约般,雨竟然停了。曾一鸣想,得,连老天爷都想成全他。遂去旁边的垃圾桶将烟头捻灭,快速的大步穿过马路,走下台阶,向右转进长廊。

然而,曾一鸣不知道,这一步踏出,竟硬生生将他的人生从既定的轨道拖拽而出,无法回头。以至于后来,曾一鸣都不知道是该庆幸这一步让他窥探了这个世界时间的真意;还是该懊悔,这一时的兴起,竟将他拽入了循环往复不可苏醒的噩梦。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下一章】真假难辨的噩梦(上)


日复一日,循环往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