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表

上海牌手表陪同煤烟中毒的老何一起进入坟墓,那块表就像长在身上一样死死的卡在老何的左手手腕上。

    

郑伟目睹了这一切,他觉得太过可惜。

    

郑伟是区防火护林员,经常一个人往深山老林跑,老何下葬的坟地离市区五六里路,周围几十里的山林都归他管,平常每周都要骑着自行车去那儿三四趟。郑伟自称胆子比心脏还大,在坟地铺床褥子一觉睡到大天亮,不带起来撒泡尿的。

    

俗话说:“吓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这是我的话。看到这,经验丰富的读者也许都给郑伟判了死刑。

    

老何下葬当天晚上,夏日的凉风习习吹过。郑伟带着家伙来到老何坟前,新鲜得好像刚从树上摘下来似的贡品还在墓碑前堆着。郑伟简单拜了拜,挽起袖子就开挖,一切按部就班得进行。很快,棺材盖被拉到一边,他用事先准备好的红纸蒙到老何脸上,举起手电慌乱的晃来晃去。

    

那块上海牌手表拿到手里的时候,郑伟浑身都让汗浸湿了。一边擦汗一边回身向挂在树杈上的煤油灯凑了过去。他仔细的摩挲着不禁感叹:“为了你,看我费了多大的劲儿!”语气显得特别激动。

    

正当端详得聚精会神的时候,身后“哎呀”一声,郑伟吓得一激灵,转头看去,只见老何刚睡醒般坐在棺材当中茫然得看着自己。

    

“这是怎么回事?”老何语气有些异常。

    

“啊-----!”郑伟撕心裂肺的尖叫让整个黑夜为之震颤,他拔腿就跑----脚底软得和棉花一样,自己却如同腾云驾雾般狂奔。他不时回头扫上一眼,老何却一直在身后不远处不紧不慢跟着,那身影有些踉踉跄跄、有点栽栽歪歪,和僵尸没什么两样。

    

郑伟到家后得了一场大病,没多久就死了。而老何呢!既不是诈尸,也不是恶鬼附体,他根本就没被煤烟熏死。郑伟撬开棺材去偷表,刚好救了他的命!老何回到家后与家人说明原委,高兴自不必说。

    

在郑伟葬礼上,老何又看见了那块上海牌手表。它静静的贴在郑伟纤细的手腕上。

    

老何没有声张,只是暗自感伤。半个月后他来到郑伟的坟前,可怜的年轻人,几乎比自己小了一辈儿呀,老何感叹着,手中不停的拿着根木棍扒拉着熊熊燃烧的黄纸。

    

就在这时,一阵轻轻得敲击声从墓碑后传来。老何伸头张望了一下,一只干枯的手从坟墓通风口里伸了出来,拿着一块手表不断摇晃着。

    

“还给你吧!我戴着不合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前言: 在下是「滴答清单」的忠实老用户,这次有幸在滴答清单的活动中获得了麦步手表一枚,相当惊喜,恰巧时逢毕业时节,...
    马小驴阅读 1,335评论 1 3
  • 不可否认,我们都是社会人,而当代社会的男人三大件,几乎公认就是:房子,车子,手表。 房子,毫无疑问就是绝大多数人最...
    丿故事的小黄花丶阅读 4,756评论 0 0
  • 有两块手表躺在一个抽屉里,他们都被放置的很好,走的也非常准确。只不过他们一个来自路边的地摊,另一个来自高级的奢侈品...
    离生和阿颖阅读 87评论 0 2
  • 几天前的一个晚上我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幼稚的梦:我梦见我终于买了一块手表:1000多,好像还是个小名牌,对于这块表我...
    许诺Sunny阅读 412评论 1 5
  • 曾听长辈们说起,原先没有路能翻越大山,要走出这座山,必须走水路。村子旁有一条河流过,很久以前,水面有渡人的船...
    静梦辰光阅读 74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