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至。未至

夏至这天,下了一天的暴雨。在最漫长的白昼里,听着雨声直到天明。

一夜风雨,花落残红小。

前些日子,突然梦见你说,你种的芹菜发芽了,第二天起来一看,我种在阳台的菜全都长满了虫子。梦想是一片沃野,可是上面爬满了虫子。我可能,一直都在寻找杀虫剂的路上,却从来都不曾想过,换一盆重新种一下。

夏天的白昼总是不愿意谢幕,八点钟还在天色大亮,窗外的小广场上人声鼎沸,我躺在床上听四野喧嚣。

快要四年了。

时间一点点换算成春天的野花,夏天的蘑菇,秋天的果子,冬天的泥鳅。记不清,脚步覆盖了多少路途,也记不清,在雨夜里起来穿越湿淋淋的院子上厕所时曾经踩到过多少只蜗牛,当然也记不清,减肥复胖来来回回折腾了多少次。

只是,办公室墙上粘满了备忘录,座椅背后都是文件,电脑里是大大小小的文件夹,涵盖五花八门的工作内容。

我常常,在下雨天里茫然四顾。然而,云雾缭绕,什么都看不清,就像我正在走的路一样,身在其中,无处辨别。或许,等到雨过天晴,还能翻山越岭地去捡蘑菇,去感受,岁月静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