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国之裂变》——赳赳老秦,共赴国难

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侵权即删。



“赳赳老秦,复我河山,血不流干,死不休战!”

  《大秦帝国之裂变》改编自作家孙皓晖先生的长篇小说——《大秦帝国》。《裂变》属《大秦帝国》三部曲的第一部,剩下的两部分别是《大秦帝国之纵横》和《大秦帝国之崛起》(小说共六部,电视剧目前为止共三部)。

  此剧名为“裂变”,实则讲的是秦国自秦穆公成为春秋五霸之后开始强盛,后又经历四代昏聩君主不断内耗,导致秦国由一个西方强国成为一个弱国,随后从秦孝公嬴渠梁手里,开始逐渐由弱变强的历史故事。

  其拍摄场景的写实与气势恢宏,叙事的起伏有度,波澜壮阔,加之服装,道具的讲究以及演员的精彩演绎,使得《大秦帝国》系列历史剧一直广受好评,远超一般国产剧,个人认为是不可多得的史诗巨作。

秦献公 嬴师隰

  影片开始,秦国君主秦献公嬴师隰,率领秦国旧式军队,与魏国丞相公叔痤带领的魏国军队,在少梁展开苦战和血战。虽然秦人连日奋战,但最终因为兵甲老旧,士兵羸弱难以支撑战斗,期间虽然有胜利,但属于惨胜。

  献公自己也在战场上惨遭狼毒箭穿胸,最终毒发身亡,临终之际,秦献公传位于次子嬴渠梁,即后来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秦孝公。

  嬴渠梁从上一任君主手里接过的,是一个烂摊子。战国时代,各国之间互相攻伐,属于不折不扣的兼并战争。以魏国为首的东方六国(燕、赵、韩、魏、齐、楚)想趁着秦国颓势,一鼓作气灭掉秦国,魏王联合其他山东五国,即将联合发兵攻秦。

  在亡国灭族的危机之下,嬴渠梁顶住老世族和国人等多方压力,不惜损害自身利益,坚持割地求和,将河西和秦东等大片富饶土地割让出去。这一项正确决定让秦国暂避山东六国锋芒,为秦国赢来了喘息之机。

  一息尚存,斗志不灭。这是老秦人的风骨,就是在这短暂的喘息之中,嬴渠梁和自己的大哥公子虔兄弟同心,一起为秦国的强大昼夜谋划。

  《大秦帝国之裂变》,实际上是秦国由弱秦变为强秦的蜕变史。既然是蜕变,那么在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个人,这个人是秦国历史,乃至中国历史上的一位风云人物。他开秦国千古变法之先河,奖励耕战,分二十等爵制,将所有隶民全部变作新国人,在秦国开创一套新法,坚持依法治国,在战国时代创立出一个法治社会。此等做法,为日后秦国的强大、崛起、吞并六国和扫荡中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这个人就是卫鞅,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商鞅。

卫鞅


君臣双璧,千古佳话

  如果卫鞅不遇嬴渠梁,那么他很可能始终只是一个士子,或周游列国,或归隐山林,因为放眼当时的七国国君,唯有嬴渠梁能够理解卫鞅的变法和雄心壮志,并给予绝对的支持。没有嬴渠梁,那么卫鞅绝对不会从大良造做到左庶长这等高级官员,更不可能成为受封十五邑的商君。

  卫鞅的变法属于裂变,剧变,地动山摇之变,此等变法是要拔除秦国老旧的传统,在秦国进行一场清洗,换血,这势必会动摇很多贵族和老世族的核心利益。如果没有嬴渠梁这样坚定变法,生死托付的雄明君主,商鞅变法是很难成功的,很有可能在变法中途就夭亡了。而商鞅轻则受到秦国守旧势力的排挤被驱逐出秦国,重则身死道消。

  但话又说回来,如果嬴渠梁不遇到商鞅这等百年难遇的大才,他也很难让秦国在自己手中重新强大起来,更不可能收复河西和秦东的失地,甚至反过来要求不可一世的大魏国割让土地。

  说到底,嬴渠梁对商鞅是一个“信”字,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这句话在嬴渠梁身上得到了绝对的体现。而商鞅对嬴渠梁,是“一个义”字,君以国士待我,我必死士报之。这样的君臣合在一起,就是完美的信义二字。

  君臣之间的生死相依,肝胆相照,勠力同心,再加上权力运用、阴阳谋划、公心公力等诸多因素,最终让秦国在绝地求生,赢得了二十年的休战和变法的宝贵时间,最终在烽烟和夹缝中重新焕发了新的生机。于是秦国重新富饶起来,也有了非常大的改变。移风易俗,奖励耕战,积极备战,同时完善新法,明正典刑,加强依法治国,并且以长远的眼光重新选定秦国的心脏,由旧都栎阳迁都到新都,也就是后来广为人知的秦朝都城——咸阳。

左嬴渠梁,右商鞅


泱泱大魏——刚愎自用的覆灭悲剧

  魏国在这段历史的表现里的确十分不出彩,不仅显得不道义,更多的是显得愚蠢,从君到臣都透露着不同程度,不同角度的愚蠢。

魏国老丞相 公叔痤


  其实魏国一开始也是有明白人的,但也只有这唯一的明白人,之后的领过人物都有着这样那样的致命性缺点。这个明白人是谁呢?他就是魏国老丞相——公叔痤。

  公叔痤是老谋深算型的人物,能文能武,并且有相人之能,就连大才卫鞅曾经都是他门下的弟子,在他手下当了六年的中庶子(侍从)

  在公叔痤领政时期,卫鞅只是个小小的中庶子。但是公叔痤却从这个小小的中庶子身上看见了麒麟之才,并且认为他可以领导大魏国走向巅峰。

  公叔痤死前曾和魏王有一次密谈,公叔痤对魏王说:“若我王不用卫鞅,则请杀之,切勿让此子逃往他国。”由此可见卫鞅在公叔痤眼中是怎样的优秀,这样的人才如果能为大魏国所用,是大魏国的福运,如果不能,则会成为大魏国的祸患。

  但是刚愎自用的魏王一向看重门第和出身,认为小小中庶子翻不起什么大浪,更不足为惧,于是没有听从公叔痤的话,而是放过了卫鞅。

  这个愚蠢的举动,成为了魏国衰落的开始。

魏王


  在这段历史中,魏王的表现欠佳,并且越老越欠佳。在魏王当政的前期,他还表现出了一缕雄主的气势,懂得利用自己的霸权和强大实力联合山东五国一起灭秦,最后妄图独吞秦国。只是由于后来立场不坚定,任用了和饭桶公子卬和太子申作为左膀右臂,并且听信太子申和公子卬的愚蠢言论,而不听庞涓的攻秦主张,坚持要先进攻赵国和韩国。这样,魏国一次又一次放过了隔壁邻居秦国,让其有了崛起的时机。

上将军 庞涓


  庞涓其实不算愚蠢,但他的为人却有毛病——太过自负和善妒,而正是这两个致命的缺点,最终害死了他自己。

  庞涓出身鬼谷子门下,是标准的兵家,善谋略,有计策,很多次,庞涓的军事决定都促进了魏国的征伐他国的进程。但庞涓的自负让他看不起卫鞅,他的善妒又惧怕卫鞅,怕卫鞅是第二个孙膑,所以庞涓不重用卫鞅,而是将其软禁。最终,一代名士卫鞅被他从魏国生生逼走,最终选择了栖身秦国,强秦变法。正是因为庞涓,才导致了魏国白白流失掉了那一时期最伟大的政治改革家。

  第二,在桂陵之战和马陵道之战中,由于个人情感压过了理性,庞涓一定要杀孙膑而后快,为此,庞涓两次中了孙膑的计策,分别在两次战役中损兵十万和十四万,并且自己也在马陵道之战中战败身亡。这两次战役显然都是不明智的,这两战虽然耗损了赵韩两国的元气,但是更多的是耗损了魏国自身的元气,是导致魏国霸权衰落的决定性因素。

公子卬


公子卬——饭桶,饭桶和饭桶。


乱世佳人——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卫鞅一开始只是一个小小的中庶子,无权无势,并不能依靠自己的力量逃离魏国。庞涓那时也已经意识到了他的危险性和重要性,故在卫鞅为公叔痤守丧之际将其软禁。

  卫鞅能逃离魏国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一个叫白雪的女子。

  白雪,魏国政商白圭之女,这个女子可以说是美貌与智慧并存,温柔与明理并重的绝世女子。当然,这个女子在正史中并未出现,是孙皓晖先生在小说中虚构的。但是我想,或者只有这等女子,才能配得上商鞅这等雄绝人物。

左为白雪,右为商鞅


  白雪初识卫鞅,是在一个名叫洞香春的客店,白雪身穿男装在店内停留。那时恰逢卫鞅和秦国密使景监在下一场大盘灭国棋,卫鞅代表的秦国,战胜了景监代表的魏国,白雪开始对卫鞅青眼有加。而后,卫鞅的一番高妙棋论则彻底征服了白雪。

  白雪在父亲白圭灵前发誓,要用自己的一切助这个男人建功立业。

  秦魏两方盯着卫鞅,是白雪特意告知的。

  庞涓要来抓卫鞅,是白雪帮助逃脱的。

  放弃二人世界,为卫鞅独自养大儿子,在深山独居十三年,甚至让卫鞅娶嬴渠梁之妹荧玉为妻,以巩固卫鞅在秦国的地位和权力,以便更好推行变法,也是白雪。

  总之,这个美丽的女子真正做到了为了卫鞅付出一切。她了解卫鞅胜过于卫鞅了解自己,她明白,卫鞅是为了秦国变法而生的,他最大的使命是创造历史,而不是和自己过平凡的生活,只有在建立大功业中,卫鞅才是有灵魂和生气的。为此,她愿意为卫鞅做任何事。

  虽然是虚构的女子形象,但在孙皓晖先生的笔下,这样的女子不得不让人为之动容,她以自己男人的事业作为自己的梦想,为了爱这个男人和爱他的事业,她甘愿牺牲一切,这种爱是高贵的,是神圣的,是一般人所不能及更不能理解的。而这样的女子是值得尊敬的,她们懂得真正的爱是什么,爱是付出,是奉献,是顺其自然,是两心相系,而不是斤斤计较,彼此算计,在日复一日中互相折磨彼此。

  得妻如此,夫复何求,相比起秦国公主荧玉,白雪才是卫鞅一生中最爱的人,更是他唯一的红颜知己。


变法家的宿命——在辉煌中落幕

  商鞅者,法家也。严刑峻法,令行禁止是商鞅的法家思想,更是新法中很重要的一条原则。

  某年,尚且年幼的太子赢驷由于懵懂无知,杀了白里一族的许多族人,而这个杀人时机恰恰又在秦国变法的关键时刻,最终招致上万国人动乱,几乎要内斗覆国。

  而商鞅是如何处理这事的呢?按照秦国新法规定,太子未成年,杀人不致死,但是太子首傅和太子右傅有管教不力之责,需要受刑。

而太子首傅是谁呢?太子首傅正是秦国长公子,嬴渠梁的大哥,战功赫赫的公子虔。

秦国长公子 嬴虔

   按照秦国新法,公子虔管教太子不力,要受劓刑(割掉鼻子)。公子虔是个非常高傲,心如烈火的将军式人物,他宁愿砍掉一只手一只脚和商鞅换,也不愿意割掉鼻子。但是商鞅坚持依法,不能徇私,依旧割掉的公子虔的鼻子,随后剥夺公子虔的一切封地和爵位。

  而太子赢驷不仅被剥夺了封地,更是被废,放逐山野长达数年之久。

  之后,公子虔的心彻底结冰,他闭门八年不出,不见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娘亲和兄弟嬴渠梁,甚至最疼爱的侄子赢驷。只有复仇的火焰在公子虔的心里越烧越旺。

受劓刑后的长公子 嬴虔


  新法历经二十年之后终于大成,在秦国根深蒂固难以动摇。而商鞅此时也位极人臣,号商君,受封十五邑,封地为商。但由于前期的变法侵害了太多老世族的权益,商鞅和他们之间的裂痕越来越大,最终这道裂痕发展成一条鸿沟,双方的矛盾达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公元前338年,秦孝公嬴渠梁在最后一次东巡中寿尽逝世,随后太子赢驷继位,即后来的秦惠文王。公子虔此时出现,联合其他的老世族,诬告商鞅有谋反之心。商鞅束手就擒,他不忍挑起秦国内乱,使自己二十年的变法毁于一旦。最终,商鞅被五牛分尸而死。

  值得一提的,商鞅行刑之际,白雪身穿红裙,在商鞅受刑之时最终同商鞅成亲,成为了他的妻子,最后为商鞅殉情同死。

  大雪纷飞之时,君死殒身之际,妻何以聊生?同去,同去。

  这个奇女子最终以自己的生命践行了自己的誓言:生不能与君同寝,死亦与君同穴。

  英雄殒命的悲歌响起,他以铁血和法度缔造的辉煌最终如落日西垂,但他留下的余晖并未随着身死消散,而是依旧披拂在大秦的土地上。

  而秦国,这个浴火重生的国家虽然杀了自己的英雄,却依旧继承过英雄的事业,它即将如新的朝阳,在西方大地上缓缓升起。之后的百年内,东方的六国都会畏惧大秦这个名字,它将披坚执锐,向东挺进,驱长车,驭战马,以铁和火,矛和剑横扫整个中原大地,完成它统一天下的历史使命。






我是李伯題,一个爱幻想,爱历史,爱写作的小透明。

如果您觉得我写的文章还算看的过去,还请您为我留下宝贵的一赞,这是对我最大的鼓励。

不赞一下吗?十分感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