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续第九章:承欢

吃过晚饭,胤禛和十三去了廷苑处理政务,我和承欢在曦园里聊天,如今承欢已经七八岁了,在这个年代孩子都是早熟的,我和聊天的时候,她几乎每聊几句都会提到弘历和弘昼,我一直笑着看她,并没有说一句话,我看她眉宇间提到弘历和弘昼时,只有点点的喜悦,并没有我担心的情愫在里面,或许是我想多了吧,也许她和弘历兄弟之间真的只是兄妹情,这倒让我放心了许多,她却只是提到弘历弘昼,从未提到过弘时,想起康熙爷去四爷园子时我见到的那个战战兢兢的孩子,再过两年他就该去世了,虽有传闻说弘时的死与四爷有关,但我终究觉得死也不会狠心到杀死自己的儿子,想想那孩子也甚是可怜,不禁开口问道“承欢,你为什么没提过弘时呢?难道他不和你们来往吗?”承欢低头看了看自己的鞋,抬头对我说“三哥从不与我们一起玩,皇宫里的阿哥格格们都在一起玩,就连四哥五哥不忙时也陪我们一起玩,只有三哥,他好像很排斥我们,见到我们就躲得远远的,可是我有好几次都看到她躲在亭子里看着我们玩,可我一看向他,他就躲起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曾经问过四哥五哥的,五哥说他是个怪物,可是他以前很喜欢我的啊,我衣服的料子还是他送的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不想和我们一起玩,四伯母,你能劝劝三哥吗?承欢真的好想让三哥再抱抱我。”承欢用乞求的眼神看着我,我点了点头,可我确实不知道在那个孩子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它变成这个样子。

承欢被我哄睡着后,我呆呆地望着她的脸庞,她长得越来越像绿芜了,想起绿芜,我不觉摇了摇头,她终究还是用情太深了,以至于为了十三的名声而自绝其性命,可她又曾想过,十三是否真的在意那虚无缥缈的名声,在她离开后十三该怎样支撑下去,看着越来越像她的承欢,十三是否会在午夜梦回急切地喊出她的名字,再过几年十三会离开承欢,我会离开承欢,四爷也会离开承欢,到那个时候承欢没有了依靠,是否还有勇气活在这个世界上,难道她都没想过吗?无论如何,我都想不通,她怎会是如此决绝的人?生离死别固是痛苦,活着的人为死去的人不能陪伴在自己身边而痛苦,那么死去的人呢?难道他就没有痛苦了吗?难道他不会为了对身边的不舍而痛苦吗?以为死去是种解脱,却从未想过带着不舍与留恋死去更是痛苦。想着想着竟落了泪,却不知从何时起,自己竟这般爱哭了,若是让十三瞧了去,还只不定会怎样笑话我呢,想此,我竟又破涕而笑,却听到了重重的叹息声。。。

我转过身去,不知何时胤禛已经在我身后了,我看着他,问道“何时进来的,我竟毫不知晓?”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向外喊道“高勿庸。”听到喊声的高勿庸走了进来,走向床边将承欢抱了起来向我二人微施一礼便走了出去,我一直望着他抱着承欢走出了屋子,胤禛伸出手将我拉到了床边坐下,我将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一种失去已久的安全感突然又回来了,那种心安的感觉让我欲罢不能,我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却听到胤禛说“如今你已回到我的身边,我不想你在为任何事而操心劳累,那种失去你的感觉太痛苦了,我不想再有第二次,你在十四弟身边的时候,看着探子们的回报,我真的很纠结,我真的很想知道你的近况,可我又怕看见令我痛苦是言语,若曦,我知道你的心中在想什么,求你,将那些事情都交给我,我会处理好的,刚才见你看承欢的样子,我真的很心痛,你在皇阿玛身边的时候亦是战战兢兢,在我身边的时候你又总是因为老八他们而忧虑,可我只想告诉你,你既已决心回到我的身边,我便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如今你的身体尚在康复时期,莫要再为这些琐事而担忧了。”

听他说完,我睁开了眼睛,盯着他说“四爷,如今我只想和你在这曦园里安安稳稳的生活,我不管你在朝堂上的事情,在宫里,你是皇上,却不是我的四爷,十三爷是你的臣子,却不是我的知己好友,可是在这里,你是我的四爷,是我的丈夫,十三爷是我的好友,承欢就是我们的孩子,可他们既是我的家人,我又怎能不为他们着想?承欢自小便没在阿玛额娘身边,好不容易十三爷和绿芜回来了,绿芜又做出了那样的事,十三爷的腿疾时好时坏,身体大不如从前,你的身子自这次我回来便让我觉得不容乐观,饭吃的比以前少,走的时间不能过长,总是冒虚汗,我又怎能不关心呢,又怎能不想法子调理你们的身体?你如今还没到五十岁,身子就已经如此了,难道你真的要走在我前面,让我孤独终老吗?”胤禛看着我,眼睛却炯炯有神,忽的,他站起身,将我平放在床上,他亦脱了靴子,和我平躺在一起,将我拥入怀中,在我耳边说道“若曦,得妻如你,夫复何求?睡吧。过几日,我让你见一个人。”听他如此说,我亦安心地躺在他怀里渐渐睡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因为胤禛要回到宫中处理,我们和十四匆匆告别后,就启程回了京城,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沉香和他兄长也一并同我们回到了京城...
    欢歡讙阅读 26评论 0 1
  • 二人快马加鞭,没带任何一个随从,只是希望快点见到那个对他们有不同意义的女子,也许,这真的是最后一面了。。到了遵化恂...
    欢歡讙阅读 105评论 0 1
  • 因为知乎网友的一个问题,特意翻开了重新翻开了八年前的剧,原来,这部剧都八年了。 原来以为很以为然的事情,现在忽然变...
    夏汐baby阅读 212评论 0 2
  •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我只做了,我觉得应该做的,和不得不做的事情,没有什么值不值得。 无关风月,只为真心。 一...
    清流香草阅读 739评论 0 1
  • 却说彼时被胤禛拉出房间的若曦,一边被胤禛拽着走,一边想要挣脱掉胤禛的手,可她越是想要挣脱,胤禛握的就越紧,若曦见挣...
    欢歡讙阅读 44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