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情未了》第五十章 又添新愁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一章 痛苦抉择

全章目录


天空起风了,飘飘洒洒地落起了雪花。这下可好了,那位叫上官军鹏的同学应该安心回去休息了吧?依依也哭累了,她闭上眼睛睡了。

外面又传来了门铃声,原来是那位上官同学等不到依依出来,竟然直接上家里找她来了。妈妈自然对他又是热情地招待了一番,端上水果,奉上茶水,满脸笑容相迎。可他坐了半小时还是没等到依依出来。一阵寒暄过后,他独自尴尬着。依依就是不肯出来见他。

妈妈又来敲门,恩威并施地在门外千呼万唤。依依终于出来了,其实她只是想去卫生间,要不然妈妈今晚把门敲烂她也不打算开门给她。既然这出戏是她导的,那就让她自己演下去吧。依依把自己当成了旁观者。

依依从卫生间里出来,就被妈妈强拉硬拽坐在沙发上。然后她又悄悄地回到厨房里忙活去了,留下依依和那位上官同学面对面坐着。依依沉默不语,不看上官同学一眼,也不和他打招呼,完全没有了中午初见时的热情和那种自带的温柔。

中午依依只是把上官同学当成了一位老校友来对待,同时他又是店里的客人,自然也就比较放松,相处起来也就自然了许多。而现在却要把他当成一个和自己有着密切关系,要发展为共度下半生的人,这怎么能不让她感到沉重和郁闷。

上官同学拘谨而友好地向依依笑了一下。依依却满面愁容,没法对他礼貌相迎,连假装平静都做不到。

窗外的雪越下越大,已经将地面盖上一层白白的被子。即使在晚上,天也被映得有了亮光,世界突然变得纯洁而美好。然而,雪终究是要融化的,覆盖在地底下那些好的,或者不美好的东西终将要暴露在人们的眼前,这是一个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上官同学稳重,知识渊博,仪表堂堂,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结婚对象。之前如果没有遇见嘉豪,这也许会成为一段美好姻缘。可是如今,依依的心里只有嘉豪,谁也走不进来。更何况她把爱情看得重过婚姻,婚姻对于她来说也只是爱情的一部分。

依依的整颗心已经被陈嘉豪拿走了,她没办法忘记他。她一想起陈嘉豪还是眼泪汪汪。在这么短暂的时间里,她怎么能这么快的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去接受一个刚见面才几个小时的人呢?依依整个人还处在一片混沌的痛苦中,任凭再优秀的人也走不进她的心里。

依依终于把自己的处境一五一十地讲给了上官同学听。他也很同情依依,但除了同情,也别无选择。上官同学带着遗憾,默默地告别了依依。

妈妈给依依撮合的美好姻缘,就这样被她轻轻松松地毁掉了。为这事儿,妈妈几天都没有给依依好脸色看。没所谓,只要能保住自己的孩子,看谁的脸色都没所谓。

正月里,亲人们开始走亲访友,其乐融融。依依却独自一人呆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书。她哪里都不想去,她觉得去哪里都没意思。过年对依依来说就是一种受罪,她只想安安静静一个人呆在书的世界里,漫无边际地在文字的海洋里遨游。

大过年的,人家都走街串巷,游山玩水,依依却又独自一人去了书店买了十几本书回来。这些书有世界名著、哲学、人物传记、金融管理、心理医生……反正她喜欢的,她都买了。

书的确是个好东西。在依依最无助最孤独的时候,它们就像一颗颗神丹妙药一样,一点点抚平了她内心的创伤,她终于平静下来。

依依还是很想念陈嘉豪,但她不再泪水涟涟,她从心底里接受了生死的无常。以前她一直那么痛苦,哪怕就是陈嘉豪在世的时候,只要他不在家,或者晚一点回来,她都会痛苦地无法自拔。可是自从读完这些书以后,他觉得内心仿佛重新进入了一个新的美好的领域。

“嘉豪,真的好想你呀!你看,都过年了,你在另一个世界过得可好?以前我总是觉得离开你,我都没办法生存了,那都是你把我惯得了。现在为了孩子,我必须坚强独立地活着。我会像你爱我一样爱自己。我要读多点书,和我们的孩子一起读书,现在有孩子和书陪伴着我,我不会再因为你的离开而感到孤独和无助。我每天都很忙录,我要不停地学习。我要依靠自己的能力来养大我们的孩子。现在,书本成了我最可靠最忠实的朋友,我会一生与它们为伴。你不会吃醋吧,亲爱的!”依依抚摸着隆起的小腹,望着陈嘉豪的照片,和他互诉衷肠。

正月里闲人可真多,又有人来给依依说媒,但都被她委婉地拒绝了。依依在这些文字里度过了整个正月。后来人家都知道了她的遭遇,便再也没有媒人来骚扰她。

依依尽管还会听到一些闲言碎语,但她不在乎。世人大多平凡,每个人对事物都有自己的看法和做法,那就以不变对万变吧。自己的举动既然很不合常理,那么别人说说也很正常。依依已经看得很开了,她只管做好自己的事,自己走自己的路,任他人评说。

她按时定量吃饭,帮妈妈看店做家务。她还经常去散步,肚子已经明显地隆起来了,她大胆地行走在人群中,任别人投来温柔或者不屑的目光。她始终保持平和的姿态,迎接世俗和世态炎凉。

三月,北方的天气依然寒冷。对依依来说,最寒冷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依依的脸上偶尔会出现笑容,看到电视上某些好笑的情节,她也会跟着笑。

早上吃完早餐,依依开始学习英语。她跟着学习机反复阅读那大段大段的英语课文。妈妈总是批评她,都生孩子的人了,还学英语有什么用,可她不管,她就是要学。现在她每天早晨都要学习英语,不在乎任何人的冷嘲热讽。读累了,她便静下来看小说,看各种书籍。

中午,她正在如痴如醉地阅读一本感人的小说,突然接到高安打来的电话。依依心头一震,整个大脑仿佛空了。为什么他现在会打来电话给自己?这些天来他究竟去了哪里?

高安在电话里说他已经来到了依依所在的县城,要依依告诉他现在的家庭住址。怎么办呢?该不该告诉他呢?该不该让他来这里?该不该和他见面?依依突然茫然了起来。以前那么盼望见到他,现在他找上门来了,她却害怕了,却又不想再见他。

依依在慌乱中挂了电话。她心跳加速,整个人紧张的不知该躲到哪里去。他为什么要来找她?他应该去到一个很远的地方,消失得无影无踪才对。

依依已经习惯了一个人无牵无挂,过着不受情感困扰的生活。一个人想自己的事情,过精神独立的生活。可是为什么高安要来这里找她呢?

电话又响了。接还是不接?依依烦恼极了,她来回在房间里踱着步。他那么远的路跑来这里,不见面也太不够意思。见就见吧,不就是自己身材走样了一点,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依依正准备接电话,可是已经迟了,那头已经收线。她失落又难过,坐在床边上发呆。唉!算了,挂了也好,还是别和他见面了。一想起陈嘉豪,依依又觉得自己很可耻,居然还想着和高安见面。

依依又重新拿起书来看,可怎么也看不进去。她的眼睛里全是字,却不知道内容是什么。她就这样浑浑沌沌地坐了半小时。手机又响了,依依忐忑地不敢去摸手机。她感觉自己正准备去干一件坏事儿,依依紧张又胆怯。最后她终于鼓起勇气,颤抖着手,壮着胆子接通了电话。

“喂,你在哪里?”依依的声音很小,带着哭腔。

“我在汽车站附近的美佳餐厅,你在哪里?我去找你。”高安紧张而兴奋地喘着粗气。

“我去找你吧!”依依的声音有些颤抖。

依依照了照镜子,感觉自己胖了,没以前好看了,隆起的小腹,让自己没有了少女时的灵动和优美。他会不会很失望啊?山长水远地来见一个已经变丑的女人。依依又坐在床边上失神。

丑就丑吧,反正又不是去和他相亲,只不过是去和他见见面而已。想到这里,依依拿起一件宽大的羽绒服套在身上。隆起的肚子看上去没有那么明显了,这样让他看着应该不会难受和尴尬了吧?依依梳了梳头发出门了。

依依坐了一辆出租车来到美佳餐厅。高安坐在墙角的位置,他的眼睛一直向门口张望。依依一进门就和他的目光撞在了一起,瞬间,她感到自己的脸开始发烫。可能是餐厅里有暖风,室内的温度明显比外面高很多。进到室内,依依感到全身都热乎起来。

高安站起身来扶依依坐下。他的体贴让依依感受到了久违的幸福。自从陈嘉豪去世以后,除了爸爸,第一次有男人扶着她,关心她。她以为他就是陈嘉豪,他就是自己的老公。这种被照顾的感觉让她沉醉迷糊了好一阵子。

然而当她喝了一口茶水清醒过来以后,她又陷入了痛苦中。一定是自己看上去很笨拙,一定是自己变得不再轻盈了,才会让高安这么照顾自己。他这种举动只是出于可怜她而已。依依越想越伤心,沉默着不知怎么和高安叙旧,只是痴痴地望着他。

高安的腿伤已经好了,他早已丢了拐杖,他比以前更帅了。他的头发短而精神。黑色的皮夹克,配着深蓝色的打底衬衫,黑色的牛仔裤,黑皮鞋。一身沉稳又精致的打扮,迷人又精神。

“你胖了,但还是很好看。”高安深情而忧郁。

“你比以前精神了。”依依勉强着挤出一丝微笑。

“你为什么一直不打电话给我?”高安有些激动,将身子向前倾了倾。依依就坐在她的对面,他想靠近依依一点,无奈,桌子太宽。

“想不到陈嘉豪会这么走了吧?你一定会觉得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不过随便你怎么看我了,这就是我的命。”依依低下头,不再看高安。

“你怎么会这样想呢?你为什么总是这样想当然呢?你就不问问我这些日子去了哪里吗?”高安把头低下来,望着依依的脸。

“你去哪里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去哪里那都是你自己的事。”依依喝了口茶,接着又喝了口茶,还是不看高安的脸。

"我有个高中同学在广州开了间室内装修设计公司,他让我和他一起干。我可以入股份,自己带两个人进公司。我安顿好那里的事情就过来找你了,你和我一起去吧!”高安将手伸过来握依依的手。

“哦……这么快就上正轨啦?你的瘾断了吗?”依依抬起头望着高安,眼里有泪光闪烁。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反正我不再想那东西了,一点儿也不想了。可是想你的瘾却断不了,怎么办呢?你救救我吧!”高安紧紧地握住依依的手。

“唉……”依依叹了口气,挺了挺身子,孩子又在肚子里手舞足蹈起来。

依依感到浑身发热,她的额头上有细密的汗珠冒出来,她的脸红扑扑的。她想脱掉外套,可拉链拉到胸口,又停了下来。她不知道高安看到她那隆起的肚子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依依难受极了,任汗水将打底衫湿透,整个人潮湿在温热的透不过气的郁闷中。

“有几个月了吧?跟我走吧,我答应你,我会把你们母子照顾得妥妥贴贴。别犹豫了好吗?”高安用乞求的眼神望着依依。

“你是一个多么好的人啊!可是我还是不能说服自己跟你走。这个世界上的事总有太的变数。一个人无论何时,最能靠得住的人,还是自己。我不想成为你的负担,更不愿带着孩子拖累你。”依依语气平静,目光清澈。

“你说这种话还是很见外。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再挽回你的心。”高安伤感地望着依依。

“我还是忘不了嘉豪。我不能就这么随随便便带着他的孩子跟着你跑了。尽管我看不见嘉豪,但我觉得嘉豪能看见我们。如果我就这么跟着你走了,他一定会很痛苦。”依依平视着高安,长长地吁了口气。

“到现在你还放不下他,就是因为他送给你一个孩子,就牢牢地锁住了你的心吗?以前你也是这么爱我的呀!现在,你就把我当成他吧,跟我走吧!我会用我和他的两份爱来对你,求你跟我走吧!”高安眼睛里,泪光闪闪。

“谢谢你,谢谢你对我这么好,但是我还是不能跟你走。你应该去找一个比我更好的女孩,一个一心一意只爱你的人。我们这辈子注定是有缘无份。相信你一定会找到一个比我好一百倍的女孩。你这么帅,大把人喜欢。”依依的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

“可是我伤了神经,我眼晴瞎了,除了你,我已经看不见别人了。怎么办呢?”高安挪到依依身边坐下,紧紧抓住依依的手。

“喔,别这样,别这样。"依依将高安推开,站起身来。

“我知道你喜欢我,可是你为什么就是不肯跟我走呢?”高安皱着眉头,吸了吸鼻子。

“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我已经对你没有以前那种感情了,你还是把我忘了吧。唉!就这样吧。”依依把头扭向一边,任泪水长流。

爱情就是这样,说不清也道不明。

这种感觉就像你很想喝一杯绿茶,可是不知什么原因,你就是没等到这杯茶水。你困顿,你迷茫。

这时候有人端来一杯咖啡给你,你一不小心就喝了它。你觉得口感不错,全身也来了精神。不知不觉就迷恋上了咖啡。这时候,你要的绿茶又端过来了。你还是很喜欢它,可你却再也喝不出绿茶的味道来。不是茶变了,而是你自己嘴巴里全是咖啡的味道。


连载风云录

第五十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