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的雨


图片/源于网络

(一)干旱

这里已经有近两个月没有下过雨了,眼看着地里的庄稼都要干死,陈家村的村民们都很是着急,要不是靠着村子七里外的那条小小的借魂河来浇灌田地,地里的庄稼恐怕早就没了。

这借魂河从村子的西边三十里外的山头往东边延伸,具体有多长谁也不清楚,但比一般的河流要窄细得多,而且水草繁多,水深不见底。据说淹死过不少人,不到万不得已,村里人是怎么也不愿到那里挑水的,就连村胆子最大的陈狗子都忌讳,他曾掉河里过,被水草缠身,死里逃生后再也没敢靠近那里,其他人就更加不去那里了。

可这终究不是办法,靠着那点河水也挽救不了陈家村那一片片的田地,看着那渐渐死去的大片庄稼,村里上下个个垂头丧气。村里最年长的长老给村里的人出了个主意,让村里的小伙子到陈家村西边三十里外的风来雨山头里去向山神祈雨。祈雨的方式是找到风来雨山丛里面的无影树,折下它的花,撒上祈雨者的血,将花朵焚烧成灰烬,再将灰烬投入借魂河里,以此来为村里祈雨。

这是村里年长者从老一辈的祖先里听来的传说,现在村里的人都没有经历过,但村里人就是信这个。无影树长什么样的,谁也不知道,陈家村祖上曾经有闹过几次旱灾,也有村里的人去山里祈雨,但都没再回来。

借魂河西边的山头里是一片丛林,叫做雾林,那里常年迷雾缭绕,走进去容易迷路,而且里面也指不定有什么野兽毒蛇。想必陈家村祖上的那些祈雨者莫不是迷路被困在丛林里饿死,也会被猛兽给吃了罢。前往山里祈雨是需要冒很大风险的,可是陈家村的小伙子们大都是胆子大的,在这节骨眼上更是个个都义不容辞,提出前往风来雨山丛里为村里祈雨。

最后村长和村里的长辈们商讨了之后,决定只选一个人前往,他们选中了陈狗子去风来雨山里祈雨。

(二)祈雨

陈狗子带着全村的期待,只身前往风来雨山里寻找无影树。这是一种怎样的树,他不知道,但村里长老说,无影树常年开着花,那花是怎样的,也没人知道,不过这花会散发着一种独特的香气,三里之内都能闻到香气,愈近愈浓,一里之内香气会让人头昏,十米之内闻到香气,则会使人产生幻觉和晕眩,甚至会死亡。

但也有解救的办法,在晕倒前,摘下无影花的三瓣花瓣,一瓣一瓣的吃下方能得解。

陈狗子牢记着长老的叮嘱,来到了风来雨山头,用鼻子寻找着若有若无香味,他在一片迷雾的丛林里转悠了大半天,才逮住了一丝的气味,寻着气味散发的方向走,他在雾林里越走越深,香味愈来愈浓,到太阳快落山了才寻着了这香味的源头。

那是一朵鲜艳,似火一般燃烧着的花朵,在幽暗的林中里格外显眼。那朵在黑暗中极其违和鲜艳的花朵似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魔力吸引着他,陈狗子站在十米开外的地方缓缓的靠近它,那香味淡了下来。陈狗子只感觉有些站不稳,眼前的的那朵红色的花朵模糊了起来,眼前由一处红色团块,变成了三处,接着这艳丽的火红像是动了起来,摇曳闪烁,越来越多的火炎开始跳起舞来。

陈狗子捂住了鼻子冲了上去,摸到了那朵艳丽的花朵,折了下来,摘下一瓣花瓣含在嘴里,嚼了嚼,味如蜂蜜。再摘下一瓣放到嘴里嚼了起来,却是苦得发涩。二狗子赶紧吞了下去,再摘下第三瓣花瓣往嘴里一扔赶紧嚼烂了吞进去,这次甜和苦却都不是,陈狗子只感到喉咙里全是火辣辣的,像被火烧了一般。

陈狗子瘫坐在地上,出了一身汗,过了大半会终于缓了过来。他看着手中的那朵无影花,发现早没了气味,颜色也暗淡了许多,除了大了一点,跟一朵普通的山茶花别无二致。

陈狗子将随身携带的匕首在自己食指一划,往无影花上滴了几滴血,那花又似鲜活了起来。陈狗子赶紧找了些柴火把那花烧了,将灰烬撒到借魂河里,心中虔诚的向山神祈求降雨于陈家村。

(三)无影雨

回到了村里,陈狗子受到了村里的热情款待,之后便与村里的人一同等待山神赐予的降雨。可是一连两天,天上都没有落下一滴雨水。

第三天的早上,陈家村迎来了第一个响雷,全村上下一百多人都跑了出来,不知从哪聚集来了乌云,铺满了整个天空,所有人都盯着灰蒙蒙的天空看了半天,也没看到从上面掉下一滴水来,不但没有雨,也没有了雷声。

没有下雨,地里没有了烈日的曝晒也是好的,总算是稍微舒了口气。村里人相信毕竟向山神祈雨过了,雨总归会来到的。带着这样的期待,又过三日,乌云虽没散去,可也没有下雨,村里的人们无奈的只能继续出去挑水回来灌溉庄稼,没有雨,日子不也是得过的么。

次日凌晨,天还没全亮,陈狗子就被家里的那条狼犬的吠声吵醒。他外套都没穿就跑出了屋外,收拾了这条没啥用的畜生后,方感到一阵寒意。

陈狗子发现,地面上冒腾着冰凉的白气,一会儿地面上全湿润了,水积起薄薄的镜面,他抬头看了看天,天空依然是灰蒙蒙的,他感觉有什么凉凉的东西,一点点的轻轻打在脸上,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水?

他再次抬头向天上看去,依然有东西打在自己脸上的感觉,却看不见落下的雨珠,也没有下雨的声音,往常的细雨沙沙与滴答声都没有。

他闭着眼睛,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感觉到雨水落到自己肌肤上,凉凉的。可当他睁开眼睛,只能看见自己手上的水痕,仿佛是从自己皮肤里渗透出来的。陈狗子呆站在那里,安静的大地泛起了片片涟漪,但没有水花。这可是在下雨?可是却没有雨的影子,甚至是声音。

(四)红色锦鲤

再晚些时候,村里的人都跑出来欢呼,感谢山神的赐予的降雨。陈狗子只感觉有些奇怪,跑去跟长老说道,这与往常的降雨不一样,这雨无影无声,打在身上,落在地上才显出水来,落到水里只有波纹没有水花,雨水很冷,如冰水一般。

长老也道不出个所以然来,举着烟斗吸了几口,直点头。“是有些奇异,这雨下了才能救了村里的庄稼,祥兆凶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走一步算一步了。”

陈狗子唯有回家去了,第二日早上,还没起来就听见外头有娃子在嬉戏打闹的声音。他走出屋外,眼前的院子居然变成了一个浅浅的水潭子,那凉水淹没了自己的脚丫,邻里的几个娃子踢着水玩闹着。陈狗子先是一愣,接着便释然了,一连着一整天的雨水滋润,村里的庄稼算是救回来了,连着几个月的干旱在这场不知算不算得上是雨的到来,算是结束了吧。

陈狗子这么想着,先去地里转了转,看了看地里的庄稼随后满意的去村长家喝酒去了。酒过三巡,忘记在村长家待了多久,泛着些许醉意的陈狗子才起身离开。

外面泛起了一层白雾,陈狗子也没打伞就哼着曲儿往家走,踏着水花走了不知远,雾气越来越浓,才发觉水越发的深,都快没到膝盖了。陈狗子撸起了裤脚又走了百来米,感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脚肚子划过,低头一看,嘿,是一条鱼。那鱼一溜烟不见终影了。

回到家门口,陈狗子见到了好几个娃子在戏水,邻里荣子家的倒霉小孩把家里的大木盆都给取了出来,坐在木盆子里面,把木盆当船使,手里拿着个瓢,后面好几个孩子在那里推着。陈狗子酒劲稍散,有些疲乏正准备进屋里睡上一觉。

这时,一个嚷嚷声从身后传来。

“狗子哥,狗子哥……”

陈狗子转过身来,趟着水花跑来的是邻里的铁棍。

“怎么了?”

“狗子哥,你快去地里看看……那田地里,不知哪跑来了好多鱼!”

陈狗子一听,没进屋里,转身就跟着铁棍往地里跑去了。几个娃子听到有鱼,扔下手中的竹竿木瓢也跟了过去。到了的田里,那白色的雾气更浓了,地里聚集了好多村里的人,都在俯着身子捞什么东西。

“哈哈。抓到了,真肥美,今晚就拿这条去炖了汤喝!”一个皮肤黝黑,四肢粗壮中年农夫从水中捞出一只鱼来。

“狗子哥,你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些,村里人都跑出来了捉鱼了。就连陈二傻子都来了。”铁棍指着地里俯着身子在水里走动的村民。

“那是什么鱼?”陈狗子问到。

“那是鲤鱼,村民们现在抓到的都是鲤鱼,没有别的,这可真奇了怪了,我们这一带可从来没有产过这种鱼的。”铁棍说到。

陈狗子皱了皱眉,走到中间去,庄稼下面水里居然都躲着大大小小的鲤鱼,时不时溜出来吐吐泡。

“抓到啦,抓到啦,哈哈,我抓到水鬼啦,水鬼……”那是陈二傻子的声音,所有人都被陈二傻子这么一叫唤吸引了注意,所有的目光都停留在了他手里举着一条两尺长的红色锦鲤。

这条两尺长的红色锦鲤,看起来有十五六斤重,挣扎着甩着尾巴,口一张一合的。还没等大伙走进去看看,陈二傻子就疯疯癫癫,大喊大叫的跑远了,消失在浓雾之中。

几个跟来的孩童又学着大人们跑田里捞起了鱼来,但更多的是在水里嬉闹,一名小孩在玩闹中摔进了水里。呛了几口水,爬起来,疑惑的说了句“这水怎么是甜的?”

(五)风来雨

夜里,陈狗子只感觉越来越冷,关上窗门睡了半宿,却听到了外面起风的声音,簌簌作响,声音越来越大,到了后来变成了狂啸,陈狗子起身一看,外面的雨水竟然给灌进来了,屋子里一地的冒着冰凉白气。

想到地里的庄稼,陈狗子赶紧打着灯火跑了出去,外面雾气依然很浓,又暗又冷的,陈狗子跑到地里时,那水已经淹到腰身了,那地里的庄稼早已看不见枝叶,全浸泡在水下面了,不知是狂风的缘故还是酒后的幻觉,陈狗子只看见上面的水像沸腾般的跳动,如潮水般涌动。

”完了,全完了……“陈狗子傻傻看着眼前的一片汪洋。

一个惊雷,白光一闪,那涌动跳跃的水面浮起了许许多多脸面朝下的尸体,大人的,小孩的,男的女的。有一个浪花打来,一个踉跄,陈狗子脚跟不稳倒了下去,整个身子落入水中,只感觉水里透着微弱的光影,随潮水涌动的,摇曳的,像是那被淹没的庄稼在身边起舞,扭摆。又像是无数的手在抓扯着他的身子。

陈狗子双手拼命的四处乱抓,喝了许多水,冰凉的水是蜂蜜般的甜,到肺里是火一般的烧,他感到天旋地转的,浑身渐渐没了力气。

水里他看到了许多红色锦鲤围绕着他转着游动,他闻到了那股熟悉的花香。

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在水中回荡。无影雨,无影雨,无影却有雨!借魂河,借魂河,借雨以魂还!

陈狗子只感觉眼前模糊灰暗,自己的身体不断下沉,水底似乎是永远没有极限的深渊。

(六)雨后

陈家村在经历了几个月的干旱后终于迎来了一场救命的及时雨,那场诡异的雨持续了三天,让陈家村恢复了往常。

铁棍:“村长,都过去好多天了,狗哥去祈雨到现在也没回来,你说狗哥是不是再也回不来了,着的在山里迷路被野兽给吃了。”

村长吸了口烟,缓缓的吐了出来。“怕是回不来了,村里的人不会忘记狗子的。”

铁棍:”村子,无影花长什么样的,那以前祈雨的祖先有没有回来过?“

村长摇了摇头,看着西边的那片山头,”我也没见过,祈雨的祖先们也都没有回来过,但我知道狗子跟祈雨祖先们一样,都看到过无影花,向山神祈雨了。“

村里的人再也不用到借魂河那里挑水了,村里的人再次回到地里干起了农活,雨后的庄稼再次恢复了往日的生机。

几名娃子趁大人们不注意,相约跑村子西边外撒野子去了,在借魂河旁戏耍。

一名娃子站在河边嬉戏时,突然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朝同伴喊道,“嘿,你们看,这河里有一条红色的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了几本类似的书,对很多事释然了很多,对未来也增加了一丢丢的勇气和积极。 这本书给了我很多思考,也明白啦王...
    莹小莹er阅读 236评论 0 1
  • 人之一生最重要的两个词:付出、担当。
    喜之郎_951d阅读 19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