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连载】《堇萱枌榆》(34)

图片来自网络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上一章:【连载】《堇萱枌榆》(33)

溪流渺渺净涟漪,鱼跃鱼潜乐自知。

俯在栏杆上,萱榆纤白娇嫩的手指将鱼饵掰开,一颗一颗的扔入湖里,瞬间跃出好几条锦鲤争食,水花四溅,在阳光下折射出点点光芒,甚是耀眼。

这般鲜活的画面,似乎并未取悦萱榆,她仍然烦乱地皱眉。吃得好住得好又如何,还不是没法离开着池子。如今自身处境,和锦鲤相去无几。

“郡主,起风了,要回屋吗?”一个甜美悦耳嗓音飘在耳边,回头看到贴身婢女碧莲带着柔柔的笑意,美得虚幻。她手里端着一瓶白兰,衬得她的气质更为飘逸。

“郡主,绿荷饮已做好,可是回屋进食?”又一个娇俏的声音响起。这是另一位婢女碧竹,她年龄比碧莲小一岁,但处事学识礼仪来讲,可谓极端。

碧莲人如其名,容貌虽美却毫无攻击性,还会给人一种不自觉的怜惜。气质比她这郡主更像大家闺秀,与正牌的名媛淑女也不遑多让。而碧竹美得外放,性情活泼,即使她不说话,不乱动,静静地站在一旁,存在感亦不容忽视。

她在这里待了还不到一个时辰,她们已走过了两趟。不用说,肯定是奉命来盯着她的。

将最后的鱼饵随意抛入湖里,萱榆决定先回房里吃点东西,再好好盘算离开王府的计划。

刚走到桥头,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前方不远的假山处,嘴角含笑,沐浴晨光,悠闲地摇着纸扇慢走,看起来心情极好。

不知怎的,他那愉悦的微笑,萱榆越看越刺眼。造成她今日这般进退维谷的局面,不就是拜他所赐!

冠煌刚从柏桁书房出来,正打算去探望一下萱榆,不忘带上彩云阁最新出品的柳絮糕,口感清甜绵密,她一定喜欢。

越过假山,走过石桌时,感觉到此处杀气鼎盛,目光一闪,一条浅紫色的丝缎突从身侧袭来,快而迅猛。

冠煌面不改色,纸扇一手一拨,轻而易举避过攻势。看清楚来人是谁,冠煌转为无辜的笑:“郡主有礼,不知是来迎接在下?”

“对呀!多日未见,特别想你!”萱榆眯起双眼,唇边微扬,却不带笑意,杀气正盛。

看准时机,冠煌将手里的糕点放到石桌上,连续几个转身又躲过萱榆的银针攻击。萱榆转身再出一击,冠煌也只是迅速闪过,身法之快,伤不到一丝衣角。

萱榆气极,收起丝缎,再以珺瑶笛近身攻击。这些日子潜心修炼,运用起珺瑶笛已是得心应手。出手亦不再保留,攻势更加凶猛,今日誓要他连声求饶!

萱榆清逸如仙,灵巧如鹿,说是打斗中的侠女,更像是翩翩起舞的仙女。她的攻击看似优雅却招招凶险。反观之冠煌,处处都礼让着萱榆,一招一式间均留有余地,又好像是在戏弄着萱榆,不管她如何下手,都无法伤到他的一分一毫。

打斗过后,在湖心亭内,萱榆的脸色越发难看,茶点上齐后,便低头猛吃,将刚才打不过他的怒气,发泄在这糕点之中。

冠煌宠溺一笑,慢悠悠地放下纸扇,品一口摆在眼前这一碗翠绿如玉的羹汤,顿时双眼发光,喜出望外。这羹汤入口即化,甜而不腻,唇齿留香,有一种洗净心灵的感觉。

“好,晶莹剔透,清润入肺,是个极为回味的上上之品。”他毫不吝惜地给予好评。“本以为我彩云阁的美食独占鳌头,及不上安逸王府卧虎藏龙。”

“目光短浅!夜郎自大!”萱榆不屑地嘲笑,“还以为彩云阁有多厉害,还不如本郡主的婢女碧莲。”

冠煌细细的打量了碧莲一会,称赞道:“本体清净,面相熙怡,碧莲姑娘人如其名,如出水芙蓉般清丽可人。”

被冠煌这样当面称赞,碧莲双颊染上红晕:“谢严三公子赞赏,碧莲不过是区区雕虫小技,不敢在严三公子面前班门弄斧。”

“碧莲姑娘此言差矣,越是这种简单的食物才越牵动人心呢!”冠煌说着,欣赏之意溢于言表。

“冠煌哥哥!你好歹也是烈焰帮的三公子,字里行间是否该检点少许,碧莲虽是我的婢女,但也是清清白白的好姑娘,不是你随便能调戏的。”看他一双贼眼色眯眯地盯着碧莲,萱榆恨不得将它挖出,就地踩碎!

“榆儿误会了,我并无轻薄碧莲姑娘的意思,碧莲姑娘长得美,是事实!”冠煌说的同时,又看了碧莲一眼,碧莲满脸羞涩,不敢抬头。

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萱榆板着脸,问道:“你今日怎么会来这里?”

“特意拿新出品的柳絮糕给你的。”冠煌献宝地指了指桌上空空如也的食盒。果然,他就知道她喜欢吃。

萱榆目光一窒,暗骂自己又被套路。虽说吃人家的嘴软,但这几块糕点就想抵消他的算计?

眉头微扬,萱榆脸色缓和,目显恭敬:“多谢冠煌哥哥的糕点,榆儿还有一事,想请您帮忙。”


“她要找燕蹁跹?”

垂榕大为疑惑,她和燕蹁跹又有什么关系?

“没错,今日她特意请冠煌帮忙打听燕蹁跹的消息。”柏桁以一子断了垂榕的攻势,转危为安。

回想起初初入宫时,她也曾对他提过关于燕蹁跹的事,当时他以为不过是闲聊,便没在意。

“为何?”

“听说是惊艳谷里有一位很照顾她的阿姨的嘱托,她才这般上心。”

“燕蹁跹已失踪七年之久,就连我们的情报网,也没有任何关于他的消息。”

“是没有,但……也许有人知道,却秘而不宣呢?”

望着眼前的巍峨不失古朴的大门,门上悬着一块大匾,上面苍劲有力地刻着“铁府”二字。难得的是,这二字没有笔锋,似乎不是以笔书写。

大门前方走不过百步便是城门,是阳城里人流较少的汇阳门。从此门出去是针叶林,林内的叶子如针般锋利,且枝繁叶茂,就算阳光猛烈,林内依旧阴凉。寻常人一般不会走这条路,唯有夏季时,倒是有不少居民会来此乘凉。

“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萱榆看了一眼匾额,等待冠煌的解释。

冠煌不紧不慢回道:“你不是说要找燕蹁跹吗?”

“他在里面?”萱榆大喜,刚想进去呼喊,后方不合时宜地说了句:“不是……”

“燕蹁跹有个师弟,名唤铁之维,他便住在此处。也许他会知道燕蹁跹的消息。”冠煌走到萱榆身旁,自信一笑,便走了进去。

向管家说明了来意,两人在他的带领下来到客厅。萱榆的眼珠转了一圈,便将客厅内的装饰尽收眼底。不是说他之前也是应阳府的捕快?在江湖中也广为流传,怎么这客厅简约大气,墙上也没有武器的装饰?

就连自家王府,也会挂一些刀剑类的,名曰镇宅,可阻挡四方鬼神。这铁捕头不会是自身杀气太重,靠他就能辟邪了吧!

“两位久等了。”

萱榆循声抬头,看见一个年约五十,身穿玄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笑吟吟走了进来。他五官坚毅,虽有岁月痕迹,可目光如炬,气色红润。身高虽不及冠煌,但身形挺拔,全身散发着一股正气。

“见过铁大人。”冠煌站起行礼,“在下烈焰帮严冠煌。”

“烈焰帮的三公子果然面如冠玉,人中龙凤,老夫早有耳闻。”铁之维颇为惊喜,不是在恭维。“老夫辞官多年,早已不是官场中人,唤我老铁就好。”

两人寒暄一阵后,冠煌找到机会进入主题:“实不相瞒,在下此次前来,是想向铁大哥打听燕蹁跹大侠的消息,还望兄长指点一二。”

铁之维立即由喜转忧,语气中不甚难过:“师兄已失踪多年,老夫至今也仍在打听。素闻彩云阁遍布天下,不知是否能帮忙打探消息?”

这样就反客为主了,一点都不迟疑。是不是这些年打听的人太多?他都听麻木了。

萱榆站起身,朝他恭敬地行礼,不紧不慢地说:“小女子听说燕蹁跹大侠轻功超群,擅长追踪,尤其是寻人。小女子的干爹也失踪多时,干娘过分思念,便离家去寻,至今未归,小女子无奈,只得来求救。”停了一下,换上期待的目光对着铁之维,带点激动说道:“铁大侠既是燕大侠的师弟,想必能力不分上下,寻亲一事,还请铁大侠莫要拒绝。”说罢,萱榆要直接跪下求他。

冠煌一时之间看傻了,没想到萱榆这么着急。铁之维动作迅速,瞬间到达萱榆面前将她扶起,“姑娘孝顺,可老夫实在无能为力。”

“那铁大侠可有其他人选?干娘对我恩重如山,小女子怎能袖手旁观?”

“这样,老夫在江湖上还能说句话,请教姑娘贵姓芳名?”

“小女子姓蒋,闺名翠盈。”

只见铁之维愕然睁大双眼,脸色突变,一双刀锋般锐利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萱榆。

【连载】《堇萱枌榆》总目录

(古风)【连载】《堇萱枌榆》(35)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87天

此部连载为本人所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改编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