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记003:由普洱治愈了风寒

昨日自清晨起,天空便是阴的,有雨滴落,凉而不爽。车辆堵塞,从家到单位我开车四十五分钟,如日常上下班高峰时,有行人打伞穿棉马甲。走出地下车库,雨水星星点点落到皮肤上,进办公室,开窗后随即便打了一个喷嚏……喝过两杯奶,开始周一的工作。

昨日吃过午饭,一点钟开会,几欲瞌睡。上周二醉了一场,次日下午便犯了乏,周四夜间右脚有了痛风先兆,周五中午按摩理疗晚饭后艾蒿煮水烫脚,周六中午按摩拔罐后痛风感觉好转,回想一周浑噩,不觉得又犯了悲观症候,晚上用艾蒿水泡脚后便熬了通宵,周日晚八点便开始困倦入睡。突然想起,周五晚上我还干了一件不宜公开的事情,暂且不表……总之,昨日下午我再次感觉到了困乏——头痛,说一句话都扯到头皮,甚至还有些恶心,思维慢了半拍——直到我猜想到必是一早受了风寒,且一整天还未喝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六点下班铃响过之后,自我感觉当时的身体状态连开车都开不稳的,于是捏出可心之前送给我品尝的2015年老班章,还余两泡。快速洗过两道,第三道以后便每道都要多闷片刻,一道茶喝过,后背有热意涌出但热气留不住。一壶热水冲了五道茶,一边喝茶一边读雷平阳的《普洱茶记》……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五道热茶喝完,身上随无冒汗却暖了许多,站起身来跺跺脚,头竟然不疼了,也无了恶心的感觉……普洱茶不错,不仅治愈了我的过敏性鼻炎,还让我见识了祛除风寒的效力!路过水果店,禁不住买了两瓣榴莲,近来孩子们迷恋。

图片发自简书App

提前约好了去巧旋茶室,茶饼已经压制了月余,必须要包装了。两周前,甫铭自渝抵滇,匆匆印了两张包装纸带了两饼茶,请茶室小妹分别包好了,由他挑了1/49-1号,我留了1/49-2号,其他47饼一直都裸摆在巧旋茶室里。第一批私藏茶茶,10公斤,抓了部分茶样加之压茶时有损耗,200克小饼,最后压了49饼。不标山头村寨,喜欢喝就多喝几杯,不喜欢就换其他茶。

图片发自简书App

喝着小涛弟的熟茶,又扯了半个小时闲话之,在我不得不用微信处理了半小时工作后,时近九点。我说,我们必须得干活了!于是,物理学博士兼茶学博士兼书画家王小涛用他那挥毫泼墨的手帮我按住由他帮我选的洒金宣纸,我把自刻的藏茶印和年份章以及自淘宝购来的数字印码戳在了上面——两个人一张一张地弄了一个多小时。不时说笑一番,若要按我俩的工时计费,此茶成本又贵出了不止一番。所以我说,“兄弟,第49号就送给你了!”陈甫铭是第一个带我品鉴普洱茶的人,王小涛是第一个带我制作普洱茶饼的人。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当我们把47张包装纸都印制出来时,大雨倾盆……虽然牵念未睡的孩子,但不得不留下来继续品尝小涛的熟茶,甜糯香滑润都在,听他讲这一款拼配熟茶的故事,又增长了关于熟茶的知识。很多时候,我们喝的不仅仅是茶,正如经营茶生意的小涛兄弟,他也不仅仅只是一名茶商。有的茶,他以此来赚取利润;有的茶,他只送不卖,譬如我们一起品鉴后他又送给我一饼的“普洱留金”熟茶。

图片发自简书App

同一款茶,不同的人品鉴就有了不同的故事;同一件事,不同的人去做也就有了不同的意义。随之,也想起自己之前的悲观情绪——“人生如戏”,既然身在戏中暂不能脱身,不妨就做一个认真的演员——从工作中自寻乐趣,由生活里自悟欢喜——把悲剧演成喜剧,既愉悦了观众,也成全了自己!

如此,岂不更好!

                        2017年6月27日凌晨匆匆记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