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书,让阅读流行起来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9年4月8日,拱卒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讲书“这事关注了呢?

大概是关注到罗胖,听他讲《智能时代》,然后花了78块,买回来看不下去,听他讲得有滋有味,他是“解梦人”,润色无痕。

再后来,关注到樊登,爱上了这个男人,敦厚不失风趣,大智慧不失谦逊,仿佛面对面聊天,亦师亦友,把书讲得透彻,深远,润人无形。

还止于听。

有读者问陈果,读书何用?她的回复是:以我观书,以书观我。

观书,然后观自己,开始把那些触动,分享给身边人,发觉每讲一次,自己的理解又有了不同。

行动营里,第一次听到赵冰老师的讲书课,记了很多笔记,讲书的目的,结构框架等等,听完了记完了,完了。

但教育就是如此神奇,你永远不知道,你不经意间播下的一粒种子,会在哪些人的心中,会在哪些时刻,生根发芽,并开花结果。

某月某日的某一刻,突然间萌生了,当一个讲书人的念头,本该是跨年那一期的,结果还是错过了,或许就是为了与这一期同学相遇吧。

课堂上学了很多讲书的“术”,合上笔记那一刻好像忘得差不多了。

可是

接地气,讲人话

自古套路多,唯有真诚得人心

茶,人在草木间

牢牢记住了

优秀的讲者:一语中的,一语入心,不是你讲了什么,而是受众听到了什么。

紧张不会被克服,但可以缓解,精彩不可能一蹴而就,但可以被打磨,好的讲书输出,是日积月累的输入呈现。

真正的奖赏,都是时间给予的,以一灯燃百灯,让阅读流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