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临天下不见卿

“单循环着河图的歌曲,脑海中总是能浮现出一些故事的影子……每一首都恍若充满了一个个经典的故事,故想用自己薄弱的水平将这些思绪记录下来。”


曼陀罗花开时谁又能记起从前,谁赢了谁的劫,谁又变成了谁的执念。血染江山的画,郑迪妮眉间一点朱砂,负了天下也罢,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有人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但唯有将爱情融入骨髓的人才会明白,这是如此的无稽之谈。在她的笑靥前,天地都恍若黯然失色。

夜色寂静,长夜漫漫,有人注定无眠。望着怀中面容憔悴的绝美女子,冷墨久久无言。

她说留下最后回望的时间,让我再看你一眼。鲜血染红他的白袍,但他始终温柔抱着她,不肯松开手,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

冷墨出身皇族二公子,天资聪颖,相比雍容平凡的皇兄冷厉,大家更看重身为二公子的冷墨,因此激起了冷厉的嫉妒。然冷墨志在山水,不在为王。

怀中女子名叫紫诺,冷墨十三岁时游经她乡,对她一见倾心。一顾倾城,二顾倾国,再顾倾心!他折下一枝桃花送与她,她羞涩的低下头,双颊通红,泛起一圈梨涡,却忘记当年曾有人为她算的一生命犯桃花的卦……

冷墨天资过人,经常得到皇帝褒奖,相比起来,太子冷厉就要差多了,也因如此,冷墨的存在让太子感受到了威胁,虽冷墨多次表示对王位并无贪念,但始终未消除太子戒心。在冷墨十岁时第一次受到威慑,这让冷墨意识到兄长对自己的戒心……

从那以后,冷墨少了许昔日的阳光,心中一盏愁云,性格也开始变得如名字一样冷漠了。他开始讨厌皇宫,经常离开皇宫出行,希望寄情山水来抚平自己心中对亲情期望的裂痕。然而横溢的才华却终无法遮住。

第二次刺杀终于在冷墨十三岁出行时来到,落魄之中他遇见并结识了紫诺。因为这次刺杀让他开始收敛自己的才华,努力让自己表面看起来平庸,希望以此可以让兄长放下对他的戒备之心。

从此他的生活多了一丝忙碌:游玩,陪她,保护她。风光无暇,风流不假;画楼西畔,反弹琵琶;暖风处处,她的容颜让他心猿意马。色授魂与,颠倒容华;兀自不肯,相对照腊;说爱折花,却也不愿去爱青梅竹马。

然而即便如此,第三次刺杀还是来了,而这次冷墨却没有前两次有幸了。紫诺为了救他,义无反顾的为他挡住了暗箭,殊不知冷墨本可以避开毒箭。经皇宫御医救治无效,紫诺毒发身亡……

“紫诺……”他仰天长啸,早已分不清天边是红云还是她燃起的火焰,是尘缘是梦魇是劫灰还是她燃起的炊烟。“大哥,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赶尽杀绝。到底何时才是终点?哪一念才能不灭?”这次刺杀的惨痛后果让冷墨明白不能在这样懦弱下去了,这次是紫诺,下次又会是谁呢?

五年之后,皓月当空,照亮天涯。最后冷墨终于得到了蒹葭;江山嘶鸣战马,他却只在乎昔日怀抱中那寂静的喧哗。刀戟声共丝竹沙哑,城外厮杀血染了白纱。兵临城下,六军不发,冷墨登上九重宝塔,不动声色边饮茶边看着这场盛世烟花,温柔地抚摸着怀中紫诺的画像,“这一场血染江山的画,又怎能抵你眉间一点朱砂呢?负了天下也罢,始终不过一场繁华。碧血然就这一片桃花,但我却只想再见你泪如雨下……紫诺,我好想你……”,听刀剑喑哑,远方城墙奄奄一息倾塌。风过天地肃杀,容华谢后,冷墨终归君临天下。但他最终并没有杀了冷厉,只因她说过不想他手中沾满鲜血……

冷墨登第当天夜晚,夜空西天星光格外耀眼,冷墨登上九重宝塔,目睹这一场六星飒踏。“紫诺,幻化成西天星光,是你轮回的终点吗?寂灭到永生沙漏,流转了多少时间;你在三途河边凝望我来生的容颜;我种下曼陀罗让这世的回忆深陷;多少离别才能点燃梧桐枝的火焰,我在尘世间走过了多少个五百年,曼陀罗花开时谁又能够记起从前,我应了你的劫,你永远是我的执念”.“紫诺,你说你喜欢曼陀罗花,你看,这是我为你种下满园的曼陀罗花,现在花开了,你能看到吗?”。“紫诺,有没有剩下燃尽的流年,羽化成思念,让我在回忆里始终伴你左右……”。

那天晚上,冷墨做了一个梦:梦里回到了那一刹那,岁月无声也让人害怕;枯藤长出枝桠,他才发现原来时光早已翩然轻擦。梦中楼上月下,站着眉目依旧的紫诺,他为紫诺拂去衣上雪花,并肩看天地莫名浩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青岛印象, 黄沙白帆,碧海蓝天,厚重历史文化积淀的城市。宏伟的西方宗教建筑,随处可见浪漫情调的小咖啡店,韩国...
    sea颜汐阅读 1,004评论 13 4
  • 很多人都说:朋友走着走着就散了。尤其是少年时期的朋友,长大以后,到了不同的地方上学,有的人可能假期能见一两面,有的...
    当额咧阅读 419评论 0 0
  • Yousuf Karsh 1941 The strength and power of Churchill's f...
    思践于人阅读 934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