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愿时光慢慢走

        开工第三天了,先祝大家开工大吉,大吉大利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白天喝多了浓茶,就那种草青的绿茶,我们老家的茶叶,越喝越清醒,还有就是晚上蛋炒饭吃得太饱,撑的慌,婷婷炒的蛋炒饭太好吃了,色香味俱全,吃完第一碗,歇了好一会了,婷婷也吃好了,歇了玩了会手机过后,婷婷准备刷锅洗碗了,炒锅里还有一碗多的饭,舍不得浪费,又盛了一碗呼噜呼噜吃完了。

        今天妹妹住院第四天了,生孩子这个事吉凶未卜。一家人,我爸、我妈、我妹夫、还有她公公和婆婆都在医院守着妹妹和我未出生的外甥(当然也可能是外甥女)。因为现在的医院规范得很,试探着问给小宝宝买深色衣服还是浅色衣服,都不带告诉答案的。当然不管是外甥还是外甥女,都一样的,我妈妈也是这么说的,我的爸爸妈妈就是儿子女儿一样养的,两个女儿都供了读了大学。话扯远了,转回来说爸妈在医院陪护妹妹待产的事。因为爸妈在医院,身份证都没有带在身边,老爸不记得老妈的身份证号码了,所以叫表哥问我娘亲大人的身份证号码是多少,因为娘亲做过心脏瓣膜手术要一直服用的药在老家的医院里买不到,要在上海中山医院买,因为是处方药,所以医生不一定给开,所以身份证号码和电话号码都要准备好。真的感谢表哥为了娘亲奔波劳累,brothers and sisters,uncles and  aunts记在心里了。到昨天才知道老爸跑船的时候是一个人开着千把几千吨的船在长江里跑江湖,那是三十年前左右的事情了,后来又带着我小舅舅学开船,再后来是不跑船了,改开拖拉机,最开始是手扶拖拉机,后来是小四轮农用拖拉机,这样从十几岁开始的就开始挣钱养家。因为十几岁的时候是做小鱼生意,从升金湖里打鱼半夜里赶路过渡船到对江的安庆去买鱼,就这样赚钱养家。小时候模糊的记忆里是有江边的船的,只是不知道老爸那么沧桑的历史,还从哥哥的口中知道了老爸学开船的师父就是家门口的金爷爷。以前闹不明白为什么每次他经过家门口老爸都要喊他来坐坐还要抽几根烟聊聊天的原因,现在是知道了,因为有一层师徒关系在里面。怪不得比起旁的人要亲切些。

        我现在有点开始懂我爸爸了,希望不是太晚,希望时光慢点走,希望爸爸妈妈慢慢的变老,让我有时间有能力去变得更好,有机会能够孝敬他们。不是找个诗里说的那样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只愿时光慢慢走,爸爸妈妈慢点老。等等我,好不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