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美人珊莎的悲惨人生

犹记得李延年的一首小诗: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在我眼中珊莎就是这样一位绝世美人。她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是一位标准的贵族淑女,然而,她的美丽使自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北方有佳人

(一)此生错之最

姿态美好,举止轻盈,正是十三年华,活象二月初含苞待放的一朵豆蔻花,看遍北方临冬城的街里巷外,没有人能够比得上她。世家小姐比不过她的高贵,家族贵妇比不过她的轻盈。在她最美的豆蔻年华前夕,遇到了她的初恋——英俊的王子乔佛里。都说初恋酸酸甜甜,美味无穷,而她却从未想到这便是她噩梦的开始,从她遇到乔佛里的那一刻起,再也没有好日子。

珊莎自小在临冬城长大,聪慧规矩,举止大方得体,不像她的妹妹艾丽娅活脱脱是一只跳出笼子的狼。在寒风凛冽的北方城,她像是一朵被精心雕刻的花。在劳勃国王到来之前,她对北方的生活是不满意的,时时刻刻想着逃离北方,逃离她的安然窝。

乔弗里的到来,让她尝到了初恋的滋味,劳勃为他们订婚,把她和艾丽娅连同奈德一起迎回了君临城。她此生做过最后悔的事情,莫过于和乔弗里看上了眼。

快乐的珊莎

狂暴自大的小魔王乔弗里哄人很有一套,他会说漂亮的话,做优雅的动作哄珊莎开心。去往君临的途中,瑟曦坚持让乔佛里陪伴珊莎。俩人散步的时候撞上正在和艾丽娅练剑的屠夫徒弟。乔佛里拔剑威胁屠夫徒弟,但是艾莉亚挺身而出和乔佛里对峙,她的冰原狼娜梅莉亚也咬伤了乔弗里的手腕。

在和劳勃国王对质时,艾莉亚说出了事实,但是乔佛里却撒谎,声称艾莉亚和娜梅利亚无故攻击他。珊莎不想背叛未来的丈夫说了谎,拒绝为任何一方的说法作证,说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

瑟曦要求杀死攻击乔佛里的冰原狼。而聪明的艾莉亚早已料到,赶走了娜梅莉亚。因此,为了平息王后的怒火,珊莎的冰原狼被做为替代品杀死,屠夫的徒弟惨死。剧情发展到这一步,珊莎还是极力维护讨好乔弗里,没有丝毫动摇。

(二)痛失至亲和婚变

那是在什么时候开始动摇对乔弗里的忠诚与爱慕之心呢?在她的亲生父亲奈德被诬陷是叛徒的时候,在奈德被小魔王疯狂斩杀的时候,在其被小魔王逼迫观看奈德的头颅挂在城墙上的时候,在她无数次被小魔王折磨的时候。

奈德被捕后,珊莎被迫承认父亲是叛徒。她向乔佛里求情,请他对父亲开恩。乔佛里答应慈悲的处理这件事,但是在贝勒大圣堂的讲台上,乔佛里下令将她父亲斩首,珊莎无助的目睹了处决的全过程而晕了过去,妹妹也在父亲被抓捕的时候失去了消息。此时的珊莎才意识到,原来美好的生活都已化为泡影,没有了从小养大的冰原狼淑女,没有了慈爱可亲的父亲,没有了捣蛋调皮的小妹,也没有了母亲哥哥和族人的庇护。

此时的她没有了往日的笑容,慢慢的成长,慢慢的成长,真的是很慢呢。

从珊莎离开临冬城的那一刻起,就觉得自己生来是要坐上王后的交椅的人,早已把自己和乔弗里不分一二,真诚相待对待瑟曦,除了换来至亲惨死分离还换来了乔弗里的抛弃。

剧情总是转换的很快,在她还没有发觉的时候,世界已变得再也认不清了。

前一秒还说着虽然奈德是叛徒,可还是会娶她的人下一秒就要娶提利尔家族的玛格丽,在兰尼斯特家族成功统治君临之后,珊莎和乔佛里解除了婚约。

我相信此刻的珊莎是开心的,终于不用再嫁给杀害自己亲生父亲的人,然而风暴并没有过去。愚蠢、反复无常的乔弗里虽然放弃娶珊莎为妻,却没有打算放弃她这个人,公开宣称要珊莎当自己的情妇,珊莎还是没能逃脱乔佛里的魔爪。

(三)再失至亲

风暴接憧而至,珊莎在玛格丽的说服下答应嫁给玛格丽的哥哥,那个漂亮的百花骑士,在她沉浸在喜悦之中时,泰温为了彻底掌控北境,要求自己的侏儒儿子提力昂娶珊莎为妻,此时的珊莎才刚刚十四岁。得知自己即将要嫁的是侏儒提力昂――一个兰尼斯特家族的人时,珊莎和玛格丽聊天的时候说到:“我在临冬城长大,一直想要逃离,来到国都,来到君临,看看南境骑士和漂亮的盔甲,还有天黑之后的君临城,和国都摇曳着的烛光。我真傻,愚蠢的丫头,做着蠢梦,永远都学不会吸取教训”。

她确实学不会吸取教训,本以为七神会听到她的祷告,减轻她的痛楚,然而七神似乎并没有打算眷顾她。在乔弗里结婚前夕,罗柏和母亲的死讯传到了君临。听到罗柏的死乔佛里非常高兴,他想得到他的首级,在他的婚礼上将它赐给珊莎,可怜的珊莎在得知罗柏和凯特琳死亡的消息后不吃不喝,悲痛欲绝。

绝望的珊莎

在和提里昂聊天的时候说道:“我整夜睡不着,睁大眼睛看着穹苍,满脑子想着他们如何惨死,你知道他们对我哥哥做了什么吗,他们把冰原狼的头缝在他的身上,还有我的母亲,听说他们割断她的喉咙,一直割到吼骨,然后把她的尸体扔到河里。”

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经历着本不该在这个年纪经历的一切,她绝望、悔恨,可无济于事。

(四)逃出红堡

在乔佛里的婚礼上,《卡斯特梅的雨季》被反复播放,似乎暗示了乔佛里的命运。在小魔王的婚宴上,乔佛里极力羞辱折磨珊莎――一个已经成为他舅舅妻子的14岁少女。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小魔王喝了被下了毒的酒,在群臣的目睹中死去。

瑟曦将此事归罪于珊莎和他的新婚丈夫提力昂,而珊莎在乔佛里的死亡所制造的巨大混乱之中逃出了君临。珊莎曾经认为唐托斯爵士是她的救星,但后来才发现唐托斯早已被贝里席收买,是贝里席指使他将珊莎拐走,也是贝里席联合提利尔家族在婚礼上杀死乔佛里,甚至是通过唐托斯爵士给她的、在婚礼上佩戴的头饰将毒药偷偷带进婚礼的。现实再一次让她大失所望。船上,贝里席以“这种醉鬼无法保守秘密”为由将唐托斯爵士射杀,珊莎绝望的看着宽阔的海面大叫,被贝里席威胁忍住哭声。

何其悲哀,本以为是救星,谁知道却是把自己推向另一个深渊罢了。

绝世而独立

(五)两个仁慈的人

在这部剧中,有两个人始终对珊莎很仁慈,一个是提力昂,一个是猎狗。一个是侏儒,一个相貌丑陋。在珊莎的眼中,都不是她想要的那个人。提力昂对她非常友好,终止了乔佛里对她愈演愈烈的打骂,并尊重她的意见。

有一次,乔佛里当庭令她脱光衣服羞辱她,无人为她求情,为她痛惜,幸亏被泰温任命为首相的提力昂及时赶到制止了乔弗里。之后,在提力昂向所有人说给可怜的姑娘一件蔽体的衣服时,只有猎狗把自己的袍子扯下来盖在珊莎的身上;在婚后,提力昂始终克制自己,他说,我不会和你上床,在你没有同意之前。这对绝望的珊莎来说,真是温暖贴心的一句话;在国王婚礼上,珊莎因为母亲和哥哥的死伤心欲绝,跟提力昂说自己想要离场,提力昂便试图带着她回家,对于珊莎来说,提力昂算是一个真心实意对待珊莎的人。

提力昂和珊莎的婚礼现场

珊莎和猎狗的关系很微妙。尽管猎狗言语粗鲁举止可怕,但是对珊莎出奇的温柔,并且拒绝乔佛里殴打珊莎的命令。私下里,他经常取笑珊莎天真的举动和言语,但是却对她的处境充满了同情。君临暴动中,本来应该在珊莎身边的骑士未能保护好她,而在提利昂以为珊莎走丢而暴怒时,猎狗挺身而出,从人群中救出了珊莎,使其免于遭受强暴;在黑水河之战后,喝醉了的猎狗提出在他逃离君临的时候把珊莎也带走,珊莎拒绝了,猎狗用刀强迫她为自己唱歌,猎狗是极少数能够想要带她脱离苦海的人。

提力昂和猎狗总是交替出现或者同时为珊莎解围,保护她,在孤独的君临城中,幸而有他们二人,然而,这两个人却都无法护她周全。

珊莎是个传统的美人,从母亲那里继承了徒利家族的高颧骨,生动的蓝眼睛和浓密的枣红秀发。当她长大后,她的身材修长而优美。珊莎从小接受淑女的教育,并且她拥有符合她高贵出身的传统女性魅力,她最喜欢柠檬蛋糕,对刺绣有着浓厚的兴趣,在临冬城和君临城可以多次看到她和修女及侍女一起刺绣。在她懵懂的年纪,对英俊的王子、高贵的骑士以及爱情有着天真浪漫的幻想,憧憬在故事和歌曲中描述的爱情故事。

然而生活总是跟她开着各种各样的玩笑,把她撕扯的支离破碎,只剩一个空壳子。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果真,她变成了一个人,一个只有躯壳,没有灵魂的俏美人。

(该人物评价仅限于《权力的游戏前四季》)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