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不能喝酒了。

从学生时代就开始喝,一直喝到现在,可能喝酒的历史比较了,但能喝酒、酒量大的历史,却犹如兔子的尾巴那么短。

甚至,感觉现在喝酒反而不如学生时代,可能那个时候身体好吧,吸收消化地快,解酒也快,没感觉怎么着。现在呢,喝酒不如那个时候,酒后呢,昏昏沉沉,头疼的很,会延续很长时间。

所以,每次喝完酒后自己就会劝自己,以后可不再喝了,太难受了,遭罪啊。

等到酒醒,身体不再那么难受的时候,自己也会劝自己,感觉自己还能再喝点儿,没问题啊,还得接着练啊,要不没酒量啊。

人的心态,此一时彼一时。

有句俗话说,好了伤疤忘了疼!

最近一个周很忙活,起早贪黑的,忙里忙外的,感觉身体空了,规律也没有继续保持,反而偷懒了几天。可能这就是人的惰性吧。

为什么流浪汉不愿意被收容所接纳?

宁愿四处流浪,风餐露宿的,挨饥受饿的,以地为席,以天为被?

境况如此恶劣,他们还是依然不愿意进收容所?

可能他们习惯了那种无拘无束的感觉,喜欢了没人约束,习惯了不按点吃饭,习惯了脏乱差的环境吧……。

当然,任何事物都不是绝对的,也有个例。有的人先前是一副境遇的样子,后来又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样子。

习惯了后者,忽略了或者说故意忘记了前者,也就是翻脸不认人的行为,这样的人也不在少数。

角色的转换,是心理的不同体验,是自我心理的一种调整和重新适应。适应自己,适应别人的目光和嘴巴。

人是善变的。你可以将这种变理解为正向的、积极的;也可以理解为反向的、消极的。

一个飞黄腾达的人的前后心理,是有天壤之别差异的。

是自己在变,也是周围的人和物在催促着自己发生变。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但也有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啊!

尽管内心是如何的坚定不移,但真碰上实际情况发生的时候,有几个是“我自巍然不动”的?!

我发现,有时候要毁掉一个人,可以来的直接些,但更可以选择一种温和的方式,捧他,然后慢慢地温水煮青蛙,先快乐后痛苦,想挣扎却没了动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做掉,却也无能无力,这是不是有些“杀人不如诛心”的意味?!

也就是说,活在别人的眼睛里和嘴巴里,真得不如活在别人的心里,当然还是在自己没挂掉的前提下。

实际是,我们都是凡夫俗子,都是为了追名利而来的。

也有不同的是,有的人是为了追求价值的体现而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