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福兮祸所伏

(哎,不是我说,为什么我的戏份越来越少?我不是主角的吗?怎么别人的专场这么多?还说,说好的我的爱情呢?真是个不靠谱的作者。)

第二天,我和夏雪,竹阳,段非四狗来到行政楼。

“一会进去了,你就别说话,剩下的我帮你就好。”夏雪对我说。

“为什么?搞得好像我被一个女生保护一样。我才不要。”

“你就听他的吧,那个孟一可不是好惹的。”段非说:“还有你,别冲动。”

竹阳一脸不屑,“切。”

孟一,听他们三个描述,孟一是法术学院的辅导员。按理来说辅导员也没这么大能耐,但他负责管理法术学院的学生会以及学院学生大大小小的奖罚。所以说,他可算是一把手。


“不批。你当咱们学校是什么?收容所?”眼前这个挺着小肚腩、肥头黄脸的狗,也就是孟一了。

“可是,我见过他救狗时的功夫,是个好苗子。而且,他救下的,可是猎狗帮的猎物。他明明有资格。”夏雪替我争论。

“功夫?还不是最后你救下来的。搞得自己还住医院。”他瞅了瞅我,然后说:“头脑简单四肢发达,跟体育学院的有什么区别。”

竹阳不开心了:“你这么说话,恐怕不合适吧。”

“哟,你不说话我还差点忘了。在这个节骨眼上,昨天比赛输得够精彩的呀。”他开始挑竹阳的刺儿。

竹阳显然很生气,但被段非拉住了。段非轻轻摇摇脑袋示意不要冲动。

孟一眼前这个瞅了瞅我和夏雪,然后对竹阳说:“算了,这件事以后再说。”

“你们几个,夏雪我就不提了。竹阳和段非,你说你们两个,能不能正事上多上上心?也不见你们两个多研究研究法术,就整天锻炼、唱歌,瞎耽误功夫。唱又唱不过艺术学院,踢也踢不过体育学院,你两个有什么用?早点放弃,早点回头。。。”

话还没说完,孟一接到了电话。

“啊,院长呀,那个事呀,可以,我记着呢。行,交给我,你放心吧。”满脸的堆笑,以及满是奉承的语气,真是让人感到恶心。

挂了电话后,孟一靠在桌沿思考着什么。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撤了。”段非说,显然,他已经不想呆下去了。

孟一点了点头,心思还在其他地方。

正当我们出门时,孟一叫住了我们,“哎,对了,你叫什么来着,雷狗是吗?”

“嗯嗯。”我点了点头。

“我想听听你的想法,你想不想来华北法术大学?”

虽然,我的内心是:本来很想,但看到你之后,完全不想来。

但,我看了看夏雪,她显然示意我快争取机会。

“每个人,都会有梦想。我也是,我想成为法术大师,但我的出身,显然,并不能做到。或许我应该老老实实去做个平凡的普通人,但我不甘心。我不想在我这个一生中最黄金的岁月,归于平凡。因为我还没有看到最美的风景,我还不配去说平凡可贵。。。我想要改变。。。”

“好了不用说了。你的批准过了。你接下来有一个月的考核时间,这个时间段内,你需要完成我对你的考验,最终达标,你即可留下,成为华北法术大学一员,去实现你的。。。不平凡。”孟一打断道。


回去路上。

“哦吼~~~我是不是很强?看到没!在我一番慷慨陈词下,他终于被我打动。”我已经兴奋到了极点。

夏雪也很开心,说:“你可要努力呀。”

“那是必须的~”我想我和夏雪的距离又进一步。

而段非却在一旁泼凉水道:“照我看呐,那家伙肯定有接到了什么难处理的事,保不准,明天就交给你去完成喽。”

“那挺好的呀,正好是展示我的绝佳时机。”

“拉倒吧,干得好是他的功劳,干的不好你就背锅。”段非仿佛已经看透了一切,说:“唉,虽然你在外面,会面临猎狗帮的追杀。但在这里,可能。。。唉。”

“你别总唉唉唉的行吗?”我有点看不惯。

“唉~”他又来了,“也不知道,拉你进来,是好事还是坏事。”

“对了,你昨天是尽力踢的吗?”夏雪忽然问竹阳。

竹阳一愣,慌忙答道:“尽力了呀,体育学院沐捌那小子,是真的厉害啊。”

段非在一旁看着竹阳,一脸狐疑地说:“你撒谎时,眼神敢不敢不要这样飘忽不定。”

“哪有?!”

“切,但愿你可别干傻事。我们快要毕业了,没必要为这里的屁事上心。”段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