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被子的伤

题记:它们原本是两条完整而独立的“被子”,有着各自的生活,各自的渴望。今生,他们注定,无法结合,如果勉强用针线把它们相连,这样的结合,一旦分开,留下的,便都是密密麻麻的伤!

01    小天

小天是天宇公司广告部的文案策划,他清秀,帅气,白皙而俊朗,青春的脸庞,如冬日阳光。  小天的策划,总是完美而精致的,无论公司接到怎样难做的广告,到了小天这里,都会迎刃而解,所以,小天,自然地成了公司广告部的顶梁柱,尾随在他身后的女孩子,似乎能有两卡车。

面对公司里众多为他献殷勤的女孩子,小天,仿佛偏偏是少了一根筋似的视而不见,她们的美丽与婀娜让他欣赏,让他观望,但是,却没有任何心动的感觉。直到有一天,他遇到白荷。

02  白荷

白荷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并不优秀,也不漂亮,她只是公司附近一个大型商场里的普通营业员,她所在的柜台极其简单,没有过多的装饰,柜台里所经营的种类也很单一,无非就是冰淇淋,饮料,以及珍珠奶茶。

南方的四季,都很燥热,小天习惯于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之后,独自到外面去透透气,他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那家商场,确切地说,是到白荷所在的柜台,买一杯珍珠奶茶,然后,找一个幽静的位子,一个人坐下来,一面闲适地喝茶,一面静静地观望,观望忙碌的白荷。

一年四季,小天都是如此,在忙完了工作之后,拒绝朋友们热情的邀请,一个人,喝茶,赏荷,感喟人生。

对于白荷,他应该是有一些喜欢的吧!他想。

03  蓝宇

公司在北方的项目落成了,为了这份新增的项目,老板又一次不遗余力的开始招兵买马。然而,在人才市场连打了几天的广告,进行了多次的面试,仍然没有招到合适的人选。

这一天,阳光正暖,做完手里的案例分析,小天抱着本子,匆忙地走出办公室,哪想到刚刚走上长廊,就和迎面的来人撞了个满怀。

小天抬头,发现站在他面前的这个男子,脸色黝黑,头发微卷,有着笑意盈盈的眼睛,肉感的唇,以及晶莹而漂亮的牙齿。

“你找谁?”小天随口问道。

“我叫蓝宇,是来你们公司应聘的,请问,你们董事长办公室怎么走?”

“哦,看到没,穿过这个长廊,一直往右走,就是了”。

“谢谢!”

男子笑意盈盈地望着小天,礼貌地道了谢,便顺着小天手指的方向走去。

望着男子消失的背影,小天的脑子有一刻的空白,他在心底说到:这小子,也太迷人了吧!

04  小天爱白荷

蓝宇成了公司项目组的项目总监,来到公司短短一个礼拜,他便显露出了他卓越的管理能力,他提出来的项目规划以及公司的远景计划,让老总赞不绝口,很快,他就成了公司上上下下人人敬仰的红人。

那些原本跟在小天身后并不断吃了闭门羹的女同仁们,又把爱慕的枪口对准了蓝宇,一个个如狼似虎地发起了爱情攻势,而蓝宇,面对一个个美女热情的邀请,直白的表露,以及讨好的媚眼,他只是笑而不语,不拒绝,亦不接受,更不回避。

没有人看见过蓝宇的女朋友,更没有人知道蓝宇的过去,总之,来到公司半年之久,蓝宇,从没有接受任何一个爱慕她的女子,他只是礼貌而绅士的生活在她们的周围,不远不近的距离,不咸不淡的人生。

而这时的小天,已经开始恋爱了。他和白荷的爱情很简单。不浪漫也不意外,就是理所当然的发生了。

习惯了每天来这里小坐的小天,忽然觉得自己应该恋爱了,而白荷似乎就是他喜欢的那种女子,所以,当白荷如每天一样,为小天沏好一杯珍珠奶茶,淡淡地递过来时,小天顺势连同奶茶一起抓住了这只温玉柔软的手。

“小荷,我注意你很久了,做我女朋友,好吗?”

面对小天唐突的表白,白荷有一刻的惊呆,她停在半空中的手,僵持了好久没有放下来。

05  白荷爱蓝宇

白荷成了小天的女友,当小天第一次把白荷带到同事举行的热舞派对现场时,同事们惊呆了,因为,他们一直不愿相信,不愿相信小天真的恋爱了,而且,面对白荷,他们更是不愿意相信,如此优秀的小天,如何会选择如此平凡的白荷。

“大家静一下,今天,我要隆重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女朋友,白荷。”

小天一边示意大家静一来,一边大声地介绍到。  顿时,屋子里安静下来了,大家的眼光齐唰唰的望向白荷。

白荷在大家的注视当中羞涩地抓着衣角,不安地望了身边的小天一眼,便紧张的低下了头。

身旁的小天,顺势轻轻地抓住了她的手,安慰道:“别紧张,不要害怕。”

就在这时,一双有力地大手伸了过来。

“你好,小荷,我叫蓝宇,认识你很高兴。”

白荷不安地抬头,正遇到蓝宇晶亮的眼睛,她小心地伸出手去,握了握蓝宇伸在半空中的手,只是这轻轻一握,白荷忽然感受到一种直入心扉的温暖。她忍不住再次抬头,细细地打量了一眼面前的这个男人。只见他面容俊朗,身材挺拔,笑意迷人,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在唇边划出了一道美丽的弧线,这是一个多么迷人的男生哦。

舞会开始了,朋友们成双结对的步入舞池,唯有蓝宇一个人,静静地坐在位子里,默默地吸烟,默默地看着起舞的人群,他的样子,忽然有一点落寞和感伤。

小天搂着白荷,夹杂在舞池中央。“天,你为什么喜欢我?”白荷低声问。

“没有为什么,就是觉得你好,如此简单!”小天吻着白荷的发丝,柔声说。

白荷感受着小天的柔情,幸福地低下头。

连跳了两个曲子,真的有些累了,白荷无意间回转头去,一眼看见了独自坐在靠窗的角落里,一个人喝茶的蓝宇。此时,他的孤独,让她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

“看什么呢?荷”小天俯在她耳边问道。

“没有,没看什么。”

这时,小天的手机响了,接起来,是老板。

“小天,你抓紧来公司一趟,公司新接了一个广告,需要你来做策划,时间紧急,你马上过来加班。”说完,不容他回答,老板就挂断了电话。

放下电话,小天无辜地望了望白荷。  “对不起,小荷,我又接到新的任务了,看来,不能陪你了。”

“没事,你要有事,就忙吧,不用惦记我。”白荷善解人意地说。

小天回头望了望正一脸落寞的蓝宇,忽然灵机一动,他拉着白荷的手,快步跑到蓝宇面前,不由分说地一把将他拉了起来。

“来,哥们,帮个忙。我一会回公司赶活,小荷呢,就麻烦你,帮哥们照顾一下。”

没等蓝宇回过神来,小天已经抓起外套,箭一般地冲了出去,回头时,还不忘对他们扮了个鬼脸。

待蓝宇明白过来时,小天已经没有了影踪。白荷的双手,一直尴尬地被蓝宇握着。直到她有了微微地疼痛。

“哟”。白荷叫道。

“怎么了?弄疼你了吗?”蓝宇紧张地问道。

“哦,没事,没关系。”白荷抽出手,然后,轻轻地对着蓝宇笑了笑。

“我们去跳舞吧,好么?”蓝宇轻声问。

面对蓝宇热情的邀请,白荷没有拒绝,相反,她却觉得,有一种淡淡的幸福,正从她的心底四溢开来。

蓝宇再次握着她的手,搂着她纤细的腰,滑入舞池,在低迷的乐曲中,蓝宇那张迷人而帅气的脸,在她面前,不断放大,直到,占据了她的整个身心。

06  蓝宇爱小天

公司的单身公寓准备重建,需要半年才能竣工,然而,独在异乡的蓝宇,一时没有更好的去处,他准备租一套条件好一点的房子,以他的经济收入,不成问题。只是一时半会,合适的房子,很难找到。

正在他发愁之际,小天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狠狠地在他的肩上拍了一记。

“嗨,哥们,发什么呆呢?”小天笑着问道。

蓝宇耸耸肩,深深地注视着眼前的这个阳光男孩。小天,是他来到这个公司第一个遇见的人,这个小他三岁的大男孩,秀气而阳光,俊美而不招摇,不知为什么,他总能从小天的身上,找到一种熟悉的感觉,但他一直说不清,这种熟悉的感觉,到底是什么。

“喂,我说哥们,你愣什么呢,我的脸上长花儿了吗?”小天再次调皮地问道。

“哦,不好意思。”蓝宇回过神来。“

我想找一个可以让心停留的地方。”蓝宇继续说道。

“哇,我说哥们你酸不酸呀,不就是一个住的地儿吗?哥们这有,我父母不和我一块住,我在南区有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收容你足够了。至于房租吗,呵呵,你看着给吧你。”

小天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蓝宇看着他明朗的眼眸,就这样和他一起,大笑起来。

07  谁是谁的谁  

很快,蓝宇就搬过去了,他正式和小天过起了“同居”生活。

小天住主卧室,蓝宇住朝北的小卧室。和小天住在一起后,蓝宇才发觉小天的更多优点,比如,他会做很多好的拿手菜,会调味道很正的红酒,会吹有情调的萨克斯,还会弹几首像样的钢琴曲。

小天有着很好的家室,他的父母都是市政府的高官,这套位于市区的房子,也是他的父母买来给他的。只是倔强的小天,不愿意依赖父母生活,独自一个人远离父母,一个人在公司里做事。而这一切,小天从来没有向单位里的任何人说起过,他的淡定和从容,让蓝宇又一次刮目相看。  最近,公司新接的项目很多,蓝宇的生活更显忙碌。相反,广告部却闲适下来,闲下来的小天,很少再去上班,最多的时候,去公司打个转,签个到。然后就回去四处闲逛,比如,和白荷去逛街,看电影,疯狂购物。然后,便是买一大堆吃的,喝的,然后回到家里,和蓝宇共饮一番。

这一天,蓝宇结束了一天的工作,有些焦头烂额,他疲惫地打了量的士,匆匆地赶往家中。一进门,就是扑鼻的菜香。  “哦,小天,你做什么好吃的了,这么香?”。蓝宇一边脱外套,一边笑笑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越来越依赖小天了,无论外面有多忙,只要一回到家里,看到小天,他就会觉得轻松许多,很多时候,他被自己的心态吓了一跳,但是,他又拿自己无可奈何。

“我在做你最爱吃的西芹百合,外加肉拌核桃仁,还有你最爱喝的宫褒鸡汤。”

小天一边说着,一边从厨房里走出来,手上,满满的揣着一大碗汤。

蓝宇匆忙走过去,一边接下小天手里的碗,一边说道:“小心点,小心烫手。”  “没有啦,我哪有那么娇气。”小天正说着,门忽然开了。来的正是白荷。

“你们做什么好吃的啦?屋子里这么香!”白荷一边脱她的粉色高跟鞋,一边兴奋地问。

“哦,小荷你来得正好,我们一起享用。”小天说完,解下腰间的围裙,顺势一下子系在了白荷的腰上。  调笑道:“你来了,我就无需那么累了。快去厨房,给我们哥们上菜,我们都累坏了。”  白荷点了一下小天的鼻子:“臭美吧,你。”  说完,回头看了看身后的蓝宇。当她接触到蓝宇闪亮的眼眸,忽然间,觉得心里一沉,眼神也跟着黯淡了下去。

“怎么了,小荷?”。小天关切地问道。  “没怎么,我去厨房,给你们端菜。”说完,转身去了厨房。  小天回头望了望愣在一旁的蓝宇,无奈地耸耸肩,说道:“女人的脸,六月的天,都变得这么快。”

开饭了,尽管小天的手艺非凡,但是,这顿饭,大家吃得并不开心,小天顾着白荷,而白荷的眼里,只有蓝宇,但是蓝宇呢,他最在乎的,却是小天。

0 8似是而非的爱情  

最近,小天的心情,十分不好,他一改往日的阳光,沉闷下来。

这一天,下了班的小天,进门就嚷:“蓝宇,出来,和我喝酒。”  蓝宇从厨房里走出来,一脸惊愕地望向小天。“你怎么了?不高兴!”

蓝宇这一天下班较早,他没有通知小天,他想早回家一会,给小天做些他爱吃的菜,以此回报这么久以来,小天对他的照顾。哪想到,今日的小天,竟然如此暴躁。

“宇,你知道么?小荷,她并不是真的爱我。”小天猛地喝干了杯中的酒,带着哭腔说。

“怎么会,小荷她也许有她的苦衷,什么事说开了就好。”

蓝宇一边说,一边按住了小天正要拿酒的手。“别再喝了,小天,你已经喝得太多了。”

“不,别管我,我好伤心,宇,你知道么,她不仅说,她不爱我,她还说,她爱的是你,宇,告诉我,你们,开始,有多久了。”小天疯了一样地嘶喊到。

“不,不要这样,小天,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但是有一点,我可以肯定,我和小荷,什么都没有,又怎么会开始。”蓝宇解释到。

“别骗我了,没有开始,她怎么会爱你,你告诉我,你到底用什么手段,把她骗走的。我恨你,枉费我把你当好哥们,我恨你,你知道吗?”小天疯狂地用手擂打着蓝宇的胸膛,眼泪大颗大颗的滑落下来。

面对如此疯狂的小天,蓝宇也忽然间崩溃了,他猛地一把抓住小天还在不断擂打的手。大声地喊道:“小天,你给我听着,我和她,跟本什么都不会发生,因为,我爱的人,是你。”

听到这里,小天惊诧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望向蓝宇。  嘴里喃喃地说:“你说什么,我没有听错吧,你再说一遍。”  “我爱的人,是你,一直都是。”蓝宇说完,轻轻地擦去小天脸上的泪痕,然后,默默地俯下身,他温暖的唇就这样覆盖在小天冰凉的唇上。

第二天,阳光正暖,窗外的柳树迎风摇摆,空气,清新怡人。小天疲惫地睁天眼睛,窗外,刺目的阳光,让他睁不开眼睛。

他翻了个身,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这一看,他惊呆了。他没有裸睡的习惯,而此时,却是一丝不挂。他的心里猛的一惊,拉了拉被子,昨夜的一幕,再次在眼前闪现。

“天啊,莫非……”  这时,蓝宇揣着早餐从厨房走了出来。

“小天,你醒了,快来吃早餐吧,我做了你爱吃的俄式早餐”。蓝宇笑意盈盈地说。  小天愣愣地望着蓝宇,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昨夜的一幕又一次不断闪现在眼前。

昨夜,因为小荷的离去,他喝醉了,醉酒后,蓝宇对他说了爱,然后吻了他,再然后,他们就糊里糊涂地一起滚到了床上。

“天啊,床上,上床,怎么会?。”小天在心底不断地反问自己,心里慌乱不已,他匆忙地起身:“哦,才想起来,我有一个文案还没有做完,我要赶着去上班,你自己先吃吧,我不吃了。”  说完,小天没有看一眼蓝宇,就匆匆地拉开房门,逃了出去。

这一天,小天的心,一直没有过安宁,他的眼前,一会出现的是蓝宇帅气的脸,一会是小荷温柔的眼,他的心左右摇摆,却没有答案。

这一天,蓝宇没有来上班。中午休息的时候,小天接到了小荷的电话。  “小天,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伤害你。”小荷哭着说。  “你没有必要道歉,我已经不在意了,真的。”小天淡淡地说。

“小天,你听我说……”电话里,白荷还想再继续解释什么。  而小天,已经挂断了电话。

此时,他真的不是怄气,他自己也奇怪,只是短短的一夜,小荷在他的心中,已经全然淡去,忽然间,他很想见见蓝宇。  匆忙拨通了蓝宇的手机。“宇,你在哪儿,我下班回去找你。”

“小天,我在飞机上,我向公司请了长假,因为有了昨晚的事,我怕影响你的心情,我想,我还是暂时离开一段时间为好。”  蓝宇挂断了电话,小天的心,也随着电话那一端传来的“嘟嘟”的声音,开始空茫起来。  下了班,小天回到熟悉的家中,家里,处处保留着蓝宇的气息,甚至,昨夜,一夜的缠绵,仍在眼前,甚至更为清晰,而此时,蓝宇,却没有了去向,他只是说他在飞机上,要离开一段时间,可是,他去了哪儿呢?  “宇,你到底在哪儿呢?”小天在心底轻轻地说。

夏威夷的海滩,风情靓丽,美丽的少女更是婀娜多姿,而这一切,并不能让蓝宇感到快乐,他离开后,置身于这座美丽的城市,身心,却倍感疲惫。  手机响了起来。接起,是白荷的声音。:“喂,是宇吗?”  “哦,是我?”蓝宇淡淡地答。  “我是小荷,你在哪儿?我想见你。”  “我在离你很远的地方,你见不到我的,况且,我并不想见你。”蓝宇说完,淡淡地挂了电话。  远方,那滚滚的海浪,一望无际,蓝宇的心,就在这个海浪的起伏中,渐渐迷茫。  一个星期过去了,一个星期,对小天来说,是何等漫长。短暂的七天,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家里,小天一次次地剖析了自己,一次次清醒地面对自己的心。然后,他决定,他要蓝宇!

几天之后,蓝宇的手机再次响起,电话里,传来小天熟悉的声音:“宇,回来吧,我会在原地等你!”

09 小天的父母 

当飞机徐徐降落,随着来往的人流,蓝宇拎着行囊出现在小天面前的时候,小天的眼睛湿润了。他不顾周围的眼神,兴奋地跑到蓝宇面前,一下子扑倒在他温暖的怀抱里。此时,正是初春三月,阳光正暖,花儿正香。蓝宇的世界,仿佛一下子,明亮起来。

蓝宇和小天,正式开始了他们的生活。在单位里,他们依然是一对好兄弟,但是,回到家里,他们就是一对最甜蜜的爱人。蓝宇搬到了小天的主卧室,和小天腻在一起,为了盖得暖和些,小天把两条单人被子用针线缝了起来,变成了一条自制的双人被。

小天一边缝,一边笑嘻嘻地说:“瞧,宇,我们有张双人床,有两个枕头,现在,又要有一双自制的双人被了。” 

蓝宇一边温暖地着着嘻笑的小天,一边幸福地笑。 

每天,小天依然给蓝宇做他爱吃的西芹百合,肉拌核桃仁,还有宫褒鸡汤。而蓝宇,依然会陪小天一起,看球赛,下棋,侃大山。周末,两个人一起开车去很远的地方,看瀑布,泡温泉,在那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他们可以很快乐地牵手,拥抱,甚至是亲吻。

每当蓝宇深情亲吻小天的时候,小天都会忧伤地说:“宇,我们的爱,会永远吗?  

“会的,小天,我们会永远在一起”。蓝宇深情地答。

“可是,宇,为什么我的心,总会如此不安?我怕有一天,我们会分开。” 

 “不会的,小天,你要相信我,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永远都没有人,会把我们真的分开。”  

蓝宇说完,更紧地抱住小天。希望以此来给予他一份温暖。

日子就这样继续了。

最近,公司要接一项很重要的项目,要外派蓝宇到美国一段时间。什么时候回来还不确定。得知消息的蓝宇,并没有半点开心,因为,他放不下小天。

这一天,下班比较早,为了给小天一点补偿,蓝宇决定,早早地回家,为每日为他忙碌不停地小天做一顿丰盛的晚宴。  

蓝宇正在厨房里忙碌,突然传来敲门的声响,蓝宇疑惑地走过去,打开房门。

门外站着的是一对中年夫妇,大概有四五十岁的样子。男的英俊刚毅,气质不凡,女的穿金戴银,珠光宝气。

“请问,您二位是……”蓝宇问道。

“哦,你就是蓝宇吧。我是小天的母亲,他是小天的爸爸。”

女士说完,不等蓝宇反应过来,就推门走了进去。

女士并没有坐下来,她四处环顾一圈,不觉皱起了眉头。

“你和小天住一起。”女士问道。

“哦,是的,伯母。”蓝宇低低地回答。

“我常听小天谈起你,说你对他有多么多么好。我还从没有从我家小天的嘴里,听到他那么用心夸赞一个人,特别是一个男人。”

女士说完。犀利地眼神定定地望向蓝宇。蓝宇的心猛地缩紧。正不知如何是好时。门“吱”地一声开了。小天回来了。

“宇,晚饭好了没,我都饿了呀,门外停了辆车,我还以为是我爸妈来了。”

小天还没说完,一眼就看到了站在客厅中央的父母,然后就愣住了。

“爸,妈,原来,真的是你们,你们怎么来了?”

“怎么了,不欢迎。我花钱,供你吃喝,供你玩乐,给你买房,难道来看看你都不行了。”

“妈,你看你,说什么呢?”小天不耐烦地说。

“告诉我,他是谁?”小天的母亲指着蓝宇,厉声问道。

蓝宇紧张地向后退了退。小天抬眼望了望蓝宇。

“妈,我不是跟您说过了吗?他是我的一个好哥们,蓝宇呀”。

“好哥们,恐怕不止如此吧,你们单位里的很多同事,都向我反映过你们的问题,小天呀小天,你可知道,现在外面,都怎么传你们。你爸爸和我在政府里面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不要做事只想着自己,给父母的脸上抹黑。”

“妈,您别说了,我怎么解释,您才会信。”

这时,蓝宇解下腰间的围裙,走上前,说道:“伯母,您不要为难小天,都是我不好,如果您不喜欢,我可以马上搬走。”

“不,宇,你不要走。”小天走过去,抓住蓝宇的手。

“你给我过来,不要碰他。”小天的母亲大喊道,并且用尽全力将儿子拉了回来。

“妈,您别这样,您听我说。”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父亲,终于按捺不住开口了,他的声音大如洪钟,震得小天的耳膜都要碎掉了。  

“你这个孽子,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说完,父亲将一大摞照片甩到了他的面前。” 

小天惊恐慌地拿起照片。照片中,都是他和蓝宇在一起的场面,有拥抱,亲吻,甚至,还有床上。

看到这里,小天崩溃地蹲下身子,无助地大哭起来。

父亲大喊道:“不许哭,有种给我站起来。你知不知道,你这些照片,全都被寄到我们单位,并且,成了别人勒索和威胁我的证据。现在,你让我们的老脸往哪搁。”

说完,父亲气得大口地喘气,并且剧烈地咳起来。

小天的父亲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并且,常年依靠药物维持,在官场多年,小天的父亲早已把很多名利纷争看得很淡,但是,小天的这件事,给他的打击很大,就在前两天,他还气犯了病。好在,医生来得及时,才没有造成危险。

父亲还在一旁大骂个不停,越骂越气,越气越骂。站在一旁的蓝宇,脸色由红变白,由白变紫。小天抬眼望了望站在一旁的蓝宇,他的脸色和不安,让小天莫名的心疼。

忽然,他爆发似地站起来,大喊道:“你给我住嘴,你骂够了没有,我怎么给你丢脸抹黑了,你为官这么多年,只想着自己的利益,你关心过我吗,考虑过我的感受吗?我不用你管我们的事,我就是爱他,我今生跟定了他,你能怎么样?

父亲没有想到小天会如此绝决。他气得说到一半的话,吐不出来,半张着嘴。愣愣地望着小天。最后,他狠狠地说道:“好哇,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东西……”  话没说完,一口气没上来,便捂着胸口,直直的倒了下去。

10  你是我永远的伤

小天的父亲,离世了。

因为过度的抑郁和气愤,120来时,已经断了呼吸。望着一夜之间老去的母亲,小天,无声地哭了。

父亲离去后,母亲没有再责骂小天,安葬了父亲,母亲便申请了提前退休,办理好手续之后,母亲便一个人去了云南,临走时,她告诉小天,如果他喜欢,他可以按照他想要的生活去做,只是,将来,不要后悔。

母亲没有再阻拦什么,父亲也不会再来骂他了。而小天,却倍感孤独。似乎一瞬间,生活,全都变了样。这期间,白荷来看过他,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在小天的床边放了一束纯白的百荷,就离开了。

蓝宇精心地照顾着小天,一口口地喂他吃饭,给他擦脸,然后小心地为他掖好被子,看着睡梦中,他依然流泪的眼。蓝宇的心,深深地痛了。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蓝宇便早早地起床,为依然在睡梦中的小天,做好了他最爱吃的俄式早餐。

“小天,也许,这将是我今生最后一次为你做早餐了。”

望着睡梦中的小天,蓝宇苦笑道。  

轻轻地把早餐放在餐桌上,轻手轻脚地走到床前,蓝宇俯下头,深深地吻了吻小天依然冰冷的唇。有两颗大滴大滴的泪珠,沿着小天的前额,滚落下来。

蓝宇轻轻地将一张便条留在餐桌上,拎起行囊,拉开房门,不舍的转身,最后深情地凝望了一眼,依然熟睡的爱人。

“别了,小天,别了,我的爱!”。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小天紧闭的眼里,流下了两行泪。

餐桌上,是蓝宇留下的便条。小天拿起时,看到了这样的一行字:“小天,我们原本是两条完整而独立的“被子”,有着各自的生活,各自的渴望。今生,我们注定,无法结合,如果勉强用针线把我们相连,这样的结合,一旦分开,留下的,便都是密密麻麻的伤!

小天,我走了,但愿我的离开,对你,是一种解脱,我不想因为我的存在,而让你失去更多,曾经拥有你,我已知足。祝你幸福。保重!

望着便条上熟悉的字迹,小天,再一次泪流满面。

后记:数年后,小天,有了新的女友,那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好似一束清新的香水百合,在母亲的祝福声中,小天和女友携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

 一年后,儿子降生了。小天给儿子取名叫“蓝宇”。  也许,现在的他们,生活得很幸福,但愿他们是,真的幸福!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